Don't Miss

【劇評】《花甲男孩轉大人》:蛻變前,先學會接受失敗的人生!

《花甲男孩轉大人》這齣戲應該會讓你在追劇的過程中,心情充滿矛盾拉扯,既期待一集接著一集趕快看完故事,但又深怕快到最後一集,故事結束沒劇追,心裡變得有點空虛。愛德華不常看台劇,追劇感在《花甲男孩轉大人》中意外得到了滿足,尤其這不是偶像愛情劇,而是一部草根味十足的「鄉土劇」。會吸引迷人,除了鄭家家族的故事有趣,雖然荒謬,卻帶魔幻寫實的刻畫人生百態,演員的表演精彩,老中青三代,幾乎都能把自己的角色詮釋得宜。

盧廣仲根本是鄭花甲,第一次演出當主角,還得與資深演技派的演員蔡振南、龍劭華及王彩樺等對戲,相當不易。飾演阿瑋的嚴正嵐,中性的角色,光表情和造型,應該男女通殺了。劉冠廷飾演的鄭花明,幾場內心戲,令人為這七逃囝仔的角色動容,而謝盈萱氣場十足飾演史黛西,雖然戲份不多,但每回在檳榔攤出場,胭脂的江湖粉味,不得不讓人注意她的演技,況且不時還佳句連連。

愛德華看完第一集時,還沒有哭點,到了第二集在有創意的「繁星五號」同學會中,四叔(柯叔元飾演)為失去兒子的痛那場戲,開始鼻酸,而後每集幾乎都有不少催淚的情感戲,不論是父子親情、兩性的愛情及生離死別,流淚下,也讓人有些省思。

人生就像是一場不斷經歷失敗的旅程?

在劇中鄭花甲一開場檢視自己27歲的人生,形容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場不斷經歷失敗的旅程,他讀大學7年都未畢業,不知未來,人生沒有目的,認為自己是「魯蛇」、「失敗者」。其實劇中每一個角色都有自己要面對的人生課題,而這些課題都是遭遇失敗挫折的下場,然後呢?角色開始面對的態度都會自怨自艾,不然就選擇逃避,但他絲豪未發現身旁仍有值得珍惜的人事物。

像鄭花甲真的很幸運,一路有阿瑋在旁支持幫助他;花甲爸鄭光輝(蔡振南飾演)不斷自責自己的過去造成妻離子散,被看不起的撿角人生,卻沒想過身旁一直護著他的史黛西;四叔鄭光昇因喪子之痛,而頹廢了人生,卻從不敢正面與妻子溝通情感,也忽略自己有更多的才華可以做更多事。

而看似人生勝利組的鄭光煌(龍劭華飾演)及二子鄭花亮(曲獻平飾演)皆愛面子、膨風,看似自認為各房最成功者,卻是殘破不堪的父子關係,因為長期忽略了家人彼此所要了解的關心。

卵葩的自以為是,男人真的很幼稚?

《花甲男孩轉大人》最草根的是將台語一些性器官用語直接了當說出,除了表演富本土味外,也從這些性器官用語,了解劇中為何這些男大人們,如此愛爭權、愛計較?其中從劇中最愛講「沒卵葩」一詞,就可知道傳統的男性父權社會的自戀,還有以男性思考的政治狂熱,自以為有權掌握一切,可卻不知真正能讓鄭家在地方守住,讓人稱讚的局面,都是花甲阿嬤的默默行善與付出。

當男性自以為在家說話聲音最大,所以事都得以他為中心配合下,家庭、親情關係的問題就易浮現,因為家,不是以一人的專制無理來相處。在劇中也做了不少兩代的價值翻轉,到了花甲、花明及花亮一代,可以看出現代女性已有權決定自己的事,不管是愛情或是婚姻上。也因此在兩代的價值思考上,差距極大,不管是花甲和父親對罵的同性問題,花亮對父親抱怨的模範生教養標準。

而幼稚的男人最大的敗筆,即是愛面子,做錯事,道歉又無法說出口,甚至只會惡言相向,只把溝通的對話,淪為情緒的發洩。當自大的男人對兒子,自大的男人對女人說話,又不願承認過錯,堅持以自己為中心,對方的心只會愈走愈遠。

為什麼要叫告別式?

當最後一集花甲阿嬤離世時,花甲不喜歡「告別式」這個名稱,阿瑋回他,「不要叫告別式,叫一同去旅行好了。」在劇中花甲在阿嬤清醒後,有創意的帶她「環遊世界」,算是完成阿嬤的心願之一,這也是他能為阿嬤做的最後一件生前樂事。花甲對待告別處理得很有意義,尤其還設著粉絲專業分享,並代替阿嬤向生前的七仙女告別。

而花慧(林意箴飾演)在與罹血癌男友離別時,男友要她微笑,不要流淚開心過日子,繼續走自己的人生,也是一個懂得說道別的愛,但相對下,四叔處理喪子的人生離別,12年來無法放下,折磨自己,終究只能困在無法走出的人生。

而在阿嬤彌留時,原本愛面子的二叔,想把喪事辦得浩大,最後在阿嬤離世後,也有了檢討,因為喪事不是辦給別人看,告別式最重要的是對已逝家人的互相珍重。

當「49%的男生,還有51%的女生」女人遇上「51%的男生,還有49%的女生」男人

最後一集阿瑋對花甲說,「每個人身上,都有男生的靈魂,還有女生的靈魂。像我,可能就有49%的男生,還有百分之51%的女生。你咧,就是有百分之49%的女生,還有51%的男生。所以,我們才會一直有這麼多話好聊,而且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知道彼此在想什麼。我真的很開心可以遇見你,我要我們在一起。」這就是契合的愛情。

雅婷(江宜蓉飾演)其實也是個好女孩,但她靈異的古靈精怪,似乎就太適合能走入花甲生命的女孩,而她過去遇到不好的男人對待,使她害怕過往的傷口,卻不敢面對也有些好感的花明,在花甲在瑞安宮入監禁閉一段可看出,花明其實是和雅婷契合的,他懂得宮廟文化,更知道雅婷的所有喜好,但花甲卻不知。愛情是要找契合的人,而非附和別人的興趣,或者存在外界的眼光生存,就像花亮和姿萱活在別人的眼光下去,都無法讓愛情走得長久。

導演瞿友寧形容告別《花甲男孩轉大人》,「像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因為這齣劇每一個角色都很有故事,在劇中也都各自有圓滿的局,就像年夜飯的團聚歡樂。而家,是最初也是累了就該回歸的地方,千萬不要輕易放棄的家的情感。

愛德華覺得《花甲男孩轉大人》用不少比喻或台詞來形容人生,如第一集一開始的卡夫卡《蛻變》,暗喻著該如何重新思考自己的存在價值?而在咖啡館中,更以「先苦再回甘的人生」來比喻。 而更重要的是,劇中告訴你,在蛻變前,先學會懂得接受失敗人生的道理!

還有放下比較和選擇,就像第四集舞台劇《荼靡》阿瑋說的,「我不想再做選擇了。人的一生,一直在做選擇,又總是在後悔自己的選擇,反反覆覆。有時候,我想學會珍惜,應該比一直想要重新選擇,還來得重要吧!」

x

Check Also

【劇評】《派遣女醫4》:公式化的劇情,加入PPAP神曲、強國元素情節

有時戲劇即使劇情完全公式化,你也能猜到結局,但仍會開心地收看,日劇《派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