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影評】《牠》:小丑啃創傷,直擊內心最深層的恐懼

《牠》(It)改編1986年史蒂芬金的同名小說,1990年曾翻拍成電視電影《靈異魔咒》,當年的技術還無法做出一些精緻的怪物特效,不過仍營造出恐怖感,此次由《母侵》導演安迪馬希提執導,將小說中的惡靈小丑,在下水道浮現的影像,呈現得更驚悚,尤其電影加深陰暗氛圍,用特效變幻出各種隱藏在孩子心中的恐懼模樣,扣緊小說塑造小丑亦是童年創傷陰影所製造的心魔。小丑不只是小丑,是每個人內心最深層的恐懼與焦慮。

《牠》從首波預告上線,就吸引不少影迷目光,24小時內即達到1.97億的觀看次數,比當時《玩命關頭8》還高,北美試映後,評價也不差,被媒體評為最接近史蒂芬金恐怖世界原著的改編電影之一。愛德華在台灣參與試映,電影公司罕見的希望影評部落客簽署保密同意書(9月6日下午2點後才能發表完整評論),另外,觀影時也有保全公司大漢在每一角落緊盯著觀影者,不時錄影存證,擔心有人偷拍,可見發片商對《牠》相當重親,也在意之後評價及票房的反映。

不過近期一些電影試映都有類似的操作,雖然算是行銷手法,搞神祕的一環,在國外也有運用這種方式,多少有想防制「爛番茄」的擴散效應的問題,因為萬一新鮮度不高,首周票房至少還不會被影響過多。而《牠》從試映後,應不用擔心口碑評價的問題,至於劇情或劇透,看過小說或看過1990年的《靈異魔咒》的影迷,大致已知道劇情內容梗概,不過驚嚇橋段的畫面,倒是很難預測,連作者史蒂芬金看過,都覺得超乎自己的預期想像,所以影像萬一被盗錄,可就麻煩,這點請保全,確實也有些必要。

如果《牠》和近期另一部改編史蒂芬金小說《黑塔》相比,《牠》的電影改編,似乎更能完整說出整個小說的故事情節,除此,完全達到驚悚片的效果,扮演怪物小丑的比爾史柯斯嘉(父親是資深演員史戴倫史柯斯嘉,大哥是《泰山傳奇》的亞歷山大史柯斯嘉),從化妝到特效,十足嚇人。據說,導演在拍攝前,刻意將他飾演的小丑與其他孩童演員隔離,當他一出現,參與拍片的童星們,有些在現場看到,發抖驚嚇不已,所以電影呈現出逼真緊張感,不過,拍完片後,比爾還得安撫嚇到的孩子就是了。

如果觀影前看過預告,「You’ll float too!」(你也會飄浮)那段真的很洗腦,觀影時再看到這一段,還是會覺得很毛。

記得看《母侵》時,最後一段鬼魂出現,觀影產生的恐懼感,《牠》的電影中,小丑不時以不同怪物身形現身,或電影營造的陰森場景,就是這種毛毛的感覺,尤其小丑突然飛出。不過,小丑潘尼懷斯不是鬼魅,牠是小說中,傳說的邪惡怪物,每27年就會出現,是詛咒德瑞小鎮的惡靈,會變化成心魔,攻擊孩子。

《牠》從開場就以下著大雨的詭譎氛圍,慢慢帶出故事的軸心,還有兩兄弟的情誼,看完,你會知道後來說,「You’ll float too!」(你也會飄浮)的震撼和隱喻。在營造恐怖背景下,其實也帶著現實校園霸凌和大人們對孩子情感的冷漠,雖然觀影不時會被嚇到,音效也很能製造緊張的情緒,不過愈到後來,恐怖的情緒會讓你收斂,接著會關注在「The Losers’ Club」(魯蛇俱樂部)7個孩子的情感友誼上。

史蒂芬金當初寫這本小說的主題,是以「記憶童年創傷」、「傳統小鎮冷漠醜陋的價值觀」為書寫命題,《牠》的電影也把這部分的想法帶到,觀看《牠》後,會感觸人性怎麼會有這麼壞的一面,以及了解自身最大的恐懼,竟來自於心魔,當你愈恐懼,心魔就愈啃食壯大,這也像《新世紀福爾摩斯:地獄新娘》,告訴你不要逃避恐懼,要面對牠,要有戰勝心魔的勇氣。

7個孩子團結在一起,用愛與友情對抗黑暗的小丑。

7個孩子在劇中,各有遭遇不平與受到歧視的困境,比爾(傑登里柏赫飾演)是7個孩子的領導,他為了尋找失蹤的弟弟喬治,不畏懼恐怖的小丑,一一組合起「魯蛇俱樂部」的向心力;貝弗莉(蘇菲亞萊莉絲飾演)是唯一的女孩,給了男孩在青春期的夏娃幻想;班恩(傑瑞米雷泰勒飾演)雖然胖胖憨憨的,但有文采與成熟,富研究,在圖書館發現小鎮的祕密,電影中,這角色很有戲。因為大人不理會怪物,小鎮失蹤的問題一直無解,唯一能抵抗小鎮咀咒的,就是他們7個人。

《牠》是第一章,這次是孩子版,27年後,當小丑再來襲時,長大的他們該如何去救小鎮?《牠》在史蒂芬金的小說裡,精彩的也在於有成人發展後續的部分,敘述這些孩子的長大的樣貌,對比孩童時的經歷,這些更精彩的成人版故事,或許《牠》的電影第二章會來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