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神力女超人》:阿瑞斯的人間種子

《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在美國試映後,參與的媒體及影評,幾乎給了相當正面的評價,甚至有影評認為可與DC的經典《黑暗騎士》並列,是DC自《黑暗騎士》以來最棒的電影,愛德華看了《神力女超人》後,感覺確實是如此。為什麼說《神力女超人》好看?

除了先前期待的蓋兒加朵化身外,不得不說克里斯潘恩飾演的間諜史帝夫崔佛起了很大的化學反應,包括人性、也包括愛情及勇氣,再來是歸功導演派蒂珍金斯,她導了一部不一樣的超級英雄電影,她把神話拉回到人間,讓「神力女超人」黛安娜的「神格」從人間開始歷練與感受。(以下文章會有部分劇透,如怕影響觀影,請自行斟酌閱讀。)

電影從《蝙蝠俠對超人》片尾蝙蝠俠手中的黑白舊照片,送達黛安娜普林斯手中說起。鏡頭切入黛安娜的童年,天堂島的場景,黛安娜從小被母親希波呂忒女王(康妮尼爾森飾演)隱瞞身世,聽著母親告訴她戰神阿瑞斯的故事,阿瑞斯是宙斯的兒子,但痛恨人類,他認為人性是惡的,他的嫉妒,引發了殘忍、血腥與戰事,逼使宙斯創造的另一個族人亞馬遜族起身平亂,後來亞馬遜族就安居在有隱形護罩的天堂島上,但她們卻深信著阿瑞斯終究會再來臨,所以島上每名都是女戰士,黛安娜從小耳濡目染,並接受阿姨安提厄普(羅蘋萊特飾演)的訓練。


【看電影,必備的信用卡推薦】

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點我辦卡及了解相關優惠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未經人世的黛安娜是單純的,她一直相信世間萬惡都是阿瑞斯所引起,只要消滅阿瑞斯,就能帶來和平。直到有天,史帝夫崔佛因一次世界大戰的行動曝光被德軍追殺,飛機失事掉落天堂島海域,卻也帶來戰事,阿姨安提厄普捨身救下黛安娜,黛安娜第一次理解戰事的可怕,她加速自己長大,認為不能置身事外,必須消滅阿瑞斯,僅管母親不捨,她內心的正義,驅使她拯救世界的決心。

《神力女超人》漫畫塑造的反派阿瑞斯是藉喻古希臘神話中的戰神,他是人類禍亂戰事的化身,而電影也加深這個傳說在黛安娜身上,於是她到了人間,迫不及待要找到阿瑞斯,阻止世界大戰。史帝夫崔佛則是理性的看待這場戰爭及所要完成的任務,他和黛安娜在互動的過程中,經過一次次的大小戰役洗禮,某個程度,他是黛安娜的愛人,卻也是帶她慢慢了解人間善惡的導師。

黛安娜篤信人性應該只有善,惡都是阿瑞斯引起,但史帝夫崔佛告訴她,人性本來就有善有惡,戰爭是人類自己引起,德國的將軍艾瑞希魯登道夫(丹尼休斯頓飾演)是此次戰爭的主謀,變態的「毒藥博士」瑪魯(埃琳納安娜亞飾演)是幫兇。黛安娜本以為艾瑞希魯登道夫是邪惡的阿瑞斯化身,結果當她殺死了艾瑞希後,發現戰事依舊,她陷入茫然,原來人類世界不是神話般的單一,而是複雜多變的。

《神力女超人》對戰爭的心理層面也有些描述,藉由黛安娜拯救一個小鎮,小鎮得到短暫的和平,又被毒氣毀滅,她心理的反轉、打擊很大,也更讓她未來理解出史帝夫崔佛所感受的,人救不完,要救只好取捨,選擇能救更多的人。

除此在史帝夫崔佛規畫行動,招募自己的組員,其中狙擊手查理(艾文布萊納飾演),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也讓黛安娜理解戰爭的無情、無理與帶給生者的痛楚。

最後當假藉和平調停的派翠克摩根爵士(大衛休利斯飾演)再次出現,才讓「神力女超人」驚醒誰才是「阿瑞斯」。而阿瑞斯也藉由自己對人類的恨,告訴黛安娜,等毀滅這世界,再來一起重建。他甚至直指人類的惡是自己造成,他舉例自己只是告訴「毒藥博士」如何製造毀滅武器,只是在人間播種子,結果人類的惡就會自己發酵。也因阿瑞斯,她才知道自己的身世(她是宙斯的女兒,阿瑞斯的妹妹),也才發現自己有著半神的力量。

不過人類不是「善」與「惡」的一元分法,而是有善也有惡。讓黛安娜完全理解人類的善和惡,還是從史帝夫崔佛身上理解,史帝夫崔佛不顧自己的性命,將毒氣炸彈與自己同歸於盡,他捨兒女私情的小愛,選擇解救戰事帶來和平的大愛,他犧牲自己的勇氣,激出「神力女超人」未發揮的神力,他告訴黛安娜,「我拯救了今天,但妳可以拯救世界。」也使原本單純信念人性是善的黛安娜,面對發現不是阿瑞斯,人類自己就會生惡的真相,陷入猶豫,打破自己原先來到人類世界的價值,重新再思考人性的光輝是什麼?為何要去營救世界的意義?愛德華覺得《神力女超人》的好看,也在史帝夫崔佛的角色,安排出的撞擊。

《神力女超人》的戰鬥畫面,有另一種力與美的慢動作呈現,當然劇情不是完全超級英雄式的戰鬥場面,而是包裹著一個愛情故事及戰爭省思的劇情電影,《神力女超人》沒有片尾彩蛋,但是最後的字幕畫面及片頭畫面,DC有了不一樣的表現手法,還有小提醒,進場記得帶一包面紙,有幾個橋段會令你感動。

 

精選閱讀推薦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