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私法正義》:你相信「司法」,還是「私法」?

1446

「如果有一天,你信賴的司法無法替你伸張正義,你會選擇私法的協助嗎?」,「如果你尋求了私法的協助,可是私法需要你以暴制暴,需要你還過去協助的恩情,你該怎麼辦?」《私法正義》(Seeking Justice)這部電影探討的就是這樣的問題。這部電影是2011年尼可拉斯凱吉主演的片子,飾演片中的妻子一角是珍妮艾莉瓊斯,而執行私法的這個組織的分支領導則由蓋皮爾斯飾演。

尼可拉斯凱吉飾演高中英文老師的威爾,原本和妻子過著幸福的日子,結果有天妻子遭受強暴性侵,求助司法,卻無法將做惡多端的歹徒判處重刑,在他氣憤難平,蓋皮爾斯飾演的私法神祕組織賽門找上他,告訴他有辦法私法將那個性侵犯處決。威爾猶豫下答應了,但答應這組織,卻得回報接受該組織的任務。

2782

當威爾發現自己下不了手,組織又一直強迫你去殺人,怎麼辦?威爾只好硬著頭皮想去交待一下組織交付的事,沒想到因錯陽差,「殺」了一個人,威爾成了通緝犯,後來為了證明清白,威爾展開一連串的追查「餓兔跳」這個私法組織。

62

《私法正義》中「餓兔跳」指的是人道、天理、正義,這個組織要針對性侵犯、戀裡癖等罪犯進行私法制裁,但要被害者家屬無條件加入組織的任務。

14145

如果有一天,社會如片中這樣的組織橫行,好嗎?片尾,威爾發現這組織的力量很強大,連警方、報社記者都是組織的一員。為什麼人會不相信司法,而選擇私法,相信在悲憤情急的時候,就像威爾的妻子說的,換成是她也會選擇私法。

但以暴制暴下,沒有公平的依據,變成一人的獨裁,就像賽門在片中騙威爾殺害一名欲揭發「餓兔跳」記者,那他的生命不就是無辜的嗎?而此時的「正義」似乎變成一種私欲的制裁,賽門和這個私法組織,已成了「順我者」即是正義但有代價,「逆我者」則需要受到私刑威脅,這種行為,只是假「正義」之名,進行剷除異己的手段。

411

珍妮艾莉瓊斯飾演的妻子蘿拉在創傷後,選擇買槍自衛,這樣是好的選擇嗎?這反應出人性在受到不平及暴力迫害後的本能反應,因為害怕再次遇到同樣的威脅,而這種創傷在受暴者的心理,呈現難以平復的憤怒,也許用理智的心態看待,覺得不應如此反應,但如果真的遇到像蘿拉的遭遇,實在需要有很大的勇氣,走出陰影。

《私法正義》反應了司法不公,法律漏洞,使得受害者希冀有私法能幫他實現正義,甚至報仇的機會。當社會出現不公不義的事件,法律又無法保障被害者,結予犯罪者應有的制裁時,像劇中尼可拉斯凱吉飾演的威爾,尋求「私法」協助的心,即可能出現,這也代表對法律的不信任,對司法單位的失望。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最優惠的信用卡:點我辦卡→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新戶享更多好禮!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