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美女與野獸》:玫瑰的情緣

《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翻拍自1991年的動畫電影,故事改編自1740年的法國童話,所以劇中的故事發生地在法國,有一些簡單的打招呼台詞用語是法語,大致就是這個原因。不過《美女與野獸》這個故事不只有在法國流傳,義大利也有不少版本,後來故事演變也融合了各地的傳說,影響了《鐘樓怪人》、《歌劇魅影》這類型的故事創作。或許觀看《美女與野獸》時,大致已知道劇情發展,能有預感一些感動的橋段安排,但是觀影時,仍會被電影營造的氛圍所帶動,這也許就是真人版和音樂歌舞劇的魅力。

尤其《美女與野獸》的經典曲及配樂,幾乎是該劇不可或缺的靈魂,如果把《美女與野獸》當作音樂劇來看也很值得,片尾結束再次將亞莉安娜格蘭德和約翰傳奇重新詮釋的經典曲「Tale As Old As Time」及席琳狄翁演唱新曲「How Does a Moment Last Forever」播放一遍,簡直像是看音樂劇後的安可謝幕。

好康推薦專區


【輸入優惠碼:friday66,免費看熱門影劇!】

點我參加,免費看30天!


【看電影,必備的信用卡推薦】

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點我辦卡及了解相關優惠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1年的動畫《美女與野獸》在音樂上有不少成就,除了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原著配樂及最佳原創歌曲兩項大獎,電影原聲帶更是橫掃各大音樂獎項,主題曲由美聲天后席琳狄翁和靈魂樂歌手皮波布萊森演唱的「Tale As Old As Time」,已是迪士尼的招牌經典曲,這次電影在音樂配樂似乎更上一層,除了劇中演員能演能唱外,由亞莉安娜格蘭德和約翰傳奇重新詮釋經典曲也不差,另外美國歌手喬許葛洛班演唱另一首新曲「Evermore」代表野獸的心境,也有味道。

至於在劇情的推演,「玫瑰」是劇中很重要的道具象徵。從丹史蒂文斯飾演的王子,狂妾自大的舞會開場,至女巫化身乞討的醜陋老婦人送上一朵紅玫瑰的魔咒,告誡他,「千萬別被華麗的外表所蒙蔽,因為真正的美是來自內心」,要他在玫瑰花瓣掉落前,學會愛人並找真愛才能解除魔咒,否則將永世變成野獸,而一群僕人也被牽連懲罰變成城堡的傢俱裝飾。

為何老婦要給王子玫瑰?因為玫瑰是愛的連結,王子心中缺了愛。而玫瑰也是希望、思念的象徵,當艾瑪華森飾演的貝兒在父親(凱文克萊飾演)出門時,提醒父親帶回一朵玫瑰,劇情也有了推進,貝兒喜歡玫瑰是因為從小把玫瑰當成母親的思念(後來她穿越時空,回到巴黎的出生地,拿回母親玫瑰飾品的遺物),而父親也因要摘取野獸城堡的白玫瑰,被野獸認定是小偷,將他囚禁,貝兒的救父情節,即起因於玫瑰。

《美女與野獸》的電影是玫瑰牽起的情緣,最後在一片玫瑰掉落前,野獸經歷了愛的學習,與貝兒譜成戀曲。愛德華寫這篇影評時,原本想下的標題是「文青的愛情童話故事」,為什麼想這樣下?因為除了玫瑰的道具外,故事中,書的閱讀是串起兩人情感的關鍵,故事中貝兒被村子認為古怪是因她識字,喜歡看書,而野獸雖被困在城堡中,卻飽讀群書,兩人在聊了莎士比亞名劇《羅密歐與茱麗葉》,甚至《亞瑟王與圓桌騎士》後,因為有共鳴和交集,愛情的因子也產生。

不過感覺「文青」兩字,近年已轉為有點嘲諷味,所以作罷,但貝兒與野獸確實是愛好文藝的青年。《美女與野獸》的童話故事,原本有很強的「內在美才是真正的美」寓意,不過變成真人版後,夢幻的「愛情戲」似乎搶了故事的核心,或許這是給成人看的愛情童話。

雖然《美女與野獸》以女主角貝兒為主要敘事重點,但此次2017年真人版的電影,劇情上也在野獸身上增加一些合理的劇情鋪陳,讓「野獸」的情感更能打動貝兒,深入「野獸」的內心隱藏的哀傷。劇情讓野獸也愛看書,同時增加了女巫的魔法鏡子,讓觀眾看到野獸原來有一個傷心的童年為伏筆,接著安排貝兒重返巴黎的童年出生過往,才知父親因母親瘟疫,不得已帶她離開巴黎的原因,而兩人都一段傷痛的回憶,這也是情感能相依的基礎。

再來解答,為何僕人們會不離不棄,守護在野獸身旁?真人版借貝兒的疑問,「為何他這麼壞,你們還對他這麼好?」來切入野獸的童年故事,茶壺夫人回答了這個重要問題,她進一步敘述了野獸悲傷的童年過往,因失去母親後,在父親的教育下才變得冷酷無情,而僕人們不忍小主人無人陪伴。這段說明,讓貝兒對野獸的觀感有了不一樣的評價,觀眾也能理解,原來他內心是善良的。

《美女與野獸》除了艾瑪華森的氣質出眾,適合演出「貝兒」外,劇中一票金獎演員擔任傢俱配角,使得電影的卡司相當華麗。艾瑪湯普遜飾演的茶壺夫人、伊恩麥克連飾演的壁爐時鐘管家葛士華,還有伊旺麥奎格飾演的燭台僕人盧米亞,雖然真實露臉的時間不多,但靠聲音演出都相當到位。

而劇中的大反派獵人加斯頓由路克伊凡斯飾演,後半段演出愈來愈使壞,詮釋傲慢、由愛生恨的性格,是劇中一些緊張、恐怖的製造者。至於先前一直被疑慮的同志情節,「雪寶」喬許蓋德飾演加斯頓的僕人來富雖然有些曖昧的神情,不過劇情並未刻意去強調,反而先前媒體炒大,其實並未那麼嚴重。

 

精選閱讀推薦

在家追劇,美食推薦


【老媽拌麵,網路宅配】


【快車肉乾:南門市場30多年肉紙老店】


【滋養製菓日式點心】


【林園雞腳凍】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