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遊戲夜殺必死》:真假虛實間,猜對了嗎?

《遊戲夜殺必死》(Game Night)是一部有創意的「喜劇」,但把電影完全歸納為「喜劇」,也不盡然,因為電影中夾雜著驚悚與推理的元素,讓觀影情緒會又驚又喜。如果跟著劇情走,在瘋狂的「遊戲夜」中,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會隨著角色被設計搞得團團轉,甚至到最後一刻,因為翻轉太多次了,你可能還會懷疑納悶。

傑森貝特曼飾演的麥斯與瑞秋麥亞當斯飾演的安妮,這對銀幕夫妻組合,有不少的笑點,傑森貝特曼一向是冷面笑匠,而瑞秋麥亞當斯有傻大姊的氣息,其中一段在處理槍傷的過程,讓人捧腹大笑,而且在笑中,還挑起你膽戰心驚的情緒,台灣片商翻譯加「殺必死」,意有所指這部喜劇電影有加料的「service」,即喜劇還附加上驚悚、懸疑的刺激驚喜。因為《遊戲夜殺必死》有懸疑的情節,愛德華以下的影評內容,涉及部分劇情分析與討論,請自行斟酌閱讀。

《遊戲夜殺必死》一開場就快節奏的從益智遊戲問答,成了麥斯與安妮的邂逅,後來結婚,但卻生不出寶寶,原來麥斯有個嚴重的心理問題,因為菁英的哥哥布魯克斯(凱爾錢德勒飾演),事業成就,讓他有著被比較的壓力,這種奇妙的兄弟競爭情結,使得他無法自在做自己。而最能讓他快樂的時光,大慨就是在「遊戲夜」的表現。

每個星期的一個晚上,夫妻倆會找朋友結伴到家來玩「遊戲夜」的益智遊戲,而鄰居蓋瑞(傑西普萊蒙飾演)是個警察,因為他有點怪異,老是陰森抱著小狗,加上過去玩遊戲有點讓人掃興,後來他的妻子離他而去,使得麥斯與安妮想躲著他。

如果說《遊戲夜殺必死》好笑又驚悚,那劇中蓋瑞這個角色的塑造,算是很成功,因為他每回的出現,都有線索和道理,電影最後,也讓這角色在「自導自演」一次。

而當麥斯的哥哥布魯克斯再加入遊戲夜後,把遊戲夜的玩法,變成了瘋狂的綁架遊戲,結果在這遊戲裡,時而真,時而假,讓電影中三對男女,為了追線索找答案,各使絕招,而三對男女也在解謎團的過程中,修補自身的愛情關係。

當遊戲與現實的界線,完全模糊,故事的角色也就有不少笑點,而角色也有意想天開的行徑。像安妮找到了歹徒,但不知是真槍還有綁架,要歹徒跪下學「嬰兒式」的瑜伽動作;還有一群人亂入豪宅,參與富人賭博的「鬥陣俱樂部」,有點瞎,但很搞笑。

當故事的角色愈找到謎團,愈能看到人性的虛假,原來布魯克斯是個大騙子,並非菁英,而麥斯在這場混戰遊戲中,救了哥哥一命,另外,每個角色也得到自己欠缺的生命答案。最瞎的是一對黑人夫妻,因為妻子無意中,說出自己曾與某個好萊塢明星發生關係,後來妻子暗示是丹佐華盛頓,讓丈夫吃酷不已,結果證實,妻子被假冒的丹佐騙了。

《遊戲夜殺必死》的片尾隱藏片段,再次開了丹佐華盛頓的一個玩笑。愛德華觀影後,離開戲院,聽到不少人狐疑著,那真的是丹佐華盛頓嗎?因為太像了。那答案是?當然不是丹佐華盛頓,是一個模仿丹佐的演員,很刻意模仿的演出。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