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銀翼殺手2049》:想要「做人」的複製人

《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在丹尼維勒納夫執導下,是一部成功的續集作品,風格延續前作的迷幻,而且場景更有空靈孤寂感,電影的敘事核心,更是緊扣35年前雷利史考特《銀翼殺手》的命題,「怎樣才算是『人』?『生命」到底又是什麼?」,從複製人這個被人類發明的人種,探索成為人的條件及生存價值。

如果與前作相較,《銀翼殺手2049》把思考的問題更擴大了,尤其落在複製人想成為「人」上,渴望獲得和人一樣的生活和生存權,在劇情的設定安排,用了許多巧思,連前作留下最被爭論的話題,哈里遜福特飾演的瑞克戴克到底是人類還是複製人,也有很高明的事件設計,讓影迷可自行發揮的答案。

愛德華在寫這篇影評時,標題設定也有些安排,看過電影的影迷,應該能懂得標題的暗示。下面愛德華要解釋一些電影相關的內容,會涉及不少劇情討論,如未觀影的影迷,建議先閱讀:看懂《銀翼殺手2049》的故事背景?5個你必須了解的「複製人事件」!

《銀翼殺手2049》的劇情幾乎跟著新一代的銀翼殺手K(雷恩葛斯林飾演)來走,一開始他追捕舊型號「連鎖八型」的複製人謝波摩頓(戴夫巴帝斯塔飾演)。為什麼要追捕「連鎖八型」的複製人?因為新一代的複製人有服從性,有序號方便管理,而舊型號的複製人,曾在2022年大停電,做了反叛人類的大事,所以需要被退役(即結束生命)。

在除掉謝波後,K無意間發現一顆樹,埋藏了一個箱子,解密後,發現箱子藏著白骨屍體,還有產下嬰兒的跡象,而這具白骨竟是舊型號的複製人,如此案件非同小可,因為如果舊型號的複製人有生育力,那會增加人口,造成更嚴重的糧食短缺問題,同時舊型複製人有反叛心,未來的世界恐怕會有革命,終將被進化的複製人所占領。

所以K必須解開這白骨謎,同時找到那個被產下的嬰兒,只是在偵查的同時,他也逐漸挖掘自己的記憶,嚮往成為人類,而《銀翼殺手2049》從「做人」(雙關語)開始,就有兩條線進行,一條即是到底是誰「做人」(懷孕造人)?另一條即是K想要「做人」。

在劇中屬於統治者的華勒斯陣營(傑瑞德雷托飾演),知道這消息,自然不能放過,因為這威脅到了他的統治權,傑瑞德雷托雖然戲分不多,但每次登場總帶著恐怖陰森的氛圍,很有戲劇張力。

而華勒斯一角是想做上帝,他要創造新一代服從的奴性複製人,不使他們有生育力,除此因舊型複製人創造出新生命(等於新的物種),對未來新的複製人技術有突破性發展,於是他派了最忠誠的複製人樂芙(希薇亞荷克絲飾演)跟蹤此案發展,必須抓到那個被生下的新生命。

想要做人的K與複製人的自覺

在《銀翼殺手》系列電影的世界觀中,複製人都被植入假記憶,而記憶會塑造他的人格與個性發展,逐漸養成的人格,似乎就成了軀體的靈魂,有了人性,新一代的複製人K會去追尋,探索自己的人生也是如此,他因記憶與現實發生的事物連結,愈來愈感覺像是真實的過往,而如果有此真實過往,那他似乎就是真實的人類。尤其在追案中,他愈來愈感到自己就是那個被丟棄的嬰兒。

《銀翼殺手2049》的節奏雖然也偏向緩慢,但劇情像是小火燉煮,愈滾愈熱,謎底愈是接近,故事愈是高潮。對K來說,記憶給了他希望,又帶來了絕望。他握著小木馬玩偶的記憶看似真,卻是別人的記憶。(劇情設計很有意思,接近中場出現的記憶植入師安娜史特林博士成了電影轉折的關鍵人物)

而K在被複製人反抗軍營救後,知道自己真的不是那個嬰兒時,失落的孤寂感,可想而知,在此之前,他一度以為戴克是他的生父,他還以為找到自己的出生及親情歸屬。

不過k不像人嗎?至少在AI情人嬌伊(安娜德哈瑪斯飾演)相處認定上是,他的長官喬希(羅蘋萊特飾演)也相信他是新生命,因為複製人有人性的自覺。嬌伊和他的相處,精神上的相愛,相知相惜,最後嬌伊給了他人名「喬」,並給予人的做愛行為,找了有型體的複製人,與他結合,他們兩人在意志,都想擁有「人」的生活,雖然軀體不是,但靈魂是人。

戲中也額外衍生AI情人的探討,嬌伊有生命嗎?她是0與1的結合,是華勒斯企業販售的雲端情人商品,但在K的心中,因為情感累積,她是有生命的,最後被摧毀時,K是摧心的。

《銀翼殺手2049》從K的人生追尋,可以理出怎樣才算是「人」的條件,其實在《銀翼殺手:2022大斷電》的動畫前導短片也有類似的答案,當一個生命(人種)誕生,有了思想,他要的是同一相近物種,相同的生活和存在尊重,這是屬於人性的自覺。

瑞克戴克到底是人類還是複製人?

《銀翼殺手2049》很有設計的「做人」劇情,延續上集瑞克戴克與瑞秋(連鎖六型的複製人,這集用VR特效重現西恩楊)相愛,這集設定兩人有了愛的結晶,但要保密將這孩子藏起來。只是這集將前集兩人相遇,進而相愛,透過華勒斯的解答,說成是被泰瑞公司設計過的,因為目的是為了讓兩人進一步發展出關係,生下新生命,再將新生命做研究。(這些解釋可以合理劇情的發展,戴克知道新生命會被政府及複製人公司鎖定,所以躲起來,也把新生命做了祕密安排)

如果從這看來,戴克是人類,可以解釋得通,因為人類與複製人生出的新生命,對未來的科技研究有相當重大的突破。

但也可解釋戴克是複製人,而且他是連鎖八型(不然怎存活了30年到2049年還不死),而兩代的複製人,產生的新生命,一樣有相當可觀的研究性。《銀翼殺手2049》的故事仍藏有許多細節可延伸,如果未來還有續集,不少人物關係,都可更進一步發揮。

 



精選閱讀推薦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