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噤界》:末日無聲,親情有淚!

如果說2018年開春以來,以小成本製作,創造高票房及好口碑的電影代表,那就是《噤界》(A Quiet Place)了。拍片成本約在1700~2100萬美元之間,上映四周,全球票房就已超過2億美元。《噤界》的成功,得力於好的故事劇本及聲音運用的情境,設定外星怪物入侵,人類不出聲才有機會活命的恐怖背景,加上導演約翰卡拉辛斯基及妻子艾蜜莉布朗首次大銀幕合體演出,三個童星融入角色的性格搭配,打造出有淚點的恐怖片,在驚悚的氛圍中,藏著感人溫馨的親情。

電影在親情戲的刻畫上,感動了觀眾。一家人的情感,父母保護孩子的愛,無聲的表露在情節裡,重要的主軸及愛未說出口的親情是隱藏線,落在父親李(約翰卡拉辛斯基飾演)及聾啞的女兒瑞根(蜜莉生西蒙飾演)情感衝突上。不能發出「聲音」,除了是害怕外星怪物的必要防範,更加深父女情的變化,藉著「聲音」這條線的鋪陳,最後女兒了解父親默默一直守護她的結局,令人動容。愛德華以下的內容,涉及部分劇情安排及討論,請自行斟酌閱讀。

《噤界》一開場的安排,就設定了一個荒涼末日的無聲場景,很快的帶觀眾進入電影所設定的未來世界,而且不到10分鐘的安排,就讓觀眾能理解電影中角色們,為何不能出聲的設定,以及外星怪物會突然出現的恐怖氛圍。

電影一開始設定時間,已是外星怪物襲擊人類的89天,全球各地都有傷亡,而失蹤人口海報,凌亂無人的街道場景,都說明了已被外星怪物攻擊的事實。李一家人為了找大兒子老二馬克斯(諾亞朱普飾演)的藥物,還有補給品,在商店找尋,而小兒子還小,約3、4歲年紀,想像如能有太空梭就能逃離地球,躲避怪物。於是他想拿太空梭玩具,但父親告訴他,玩具會發出聲響,並取出電池,不可帶走。小兒子很失望,聾啞的姊姊看到小弟失望的神情而不忍,於是偷偷的塞給他,只是沒想到他一併帶走了電池,之後走在路上,就釀成了悲劇。

一年多過去了,一家人躲避在郊區的地下室,李的妻子艾芙琳(艾蜜莉布朗飾演)懷孕,但小兒子被外星怪物殺害,一家人的心情和說不出口的複雜情緒,一直擱在心裡,尤其聾啞的女兒一直自責害了小弟,也自我認定父親對他不諒解和疏離。在幾次對外找食物,相對膽小的二弟,她都想自我的主動出擊,但父母擔心她的安危,甚至父親禁止她的行動,她也排斥父親為她製作的助聽器。(《噤界》在電影中,設計的一些道具,都像是情節的推動器般,對後來的劇情都有影響)

《噤界》最後的20分鐘,更是精彩具張力的結局,尤其父親為了救兒女一段,自我犧牲,在發出大叫的長聲,相信很多人眼眶泛紅。躲在車上的女兒,看著父親用手語打出,「我愛妳,我一直都愛妳!」是整部電影的高潮,也是最感人的一幕,象徵著父親對女兒的親情與一直想呵護的愛。

之後,女兒和兒子回到地下室,和母親會合,在地下室,女兒再次感受到父親愛她的證明,父親努力為她做出合適的助聽器,想找出怪物的弱點,盡心盡力的想保護全家人的安危。

最後助聽器的干擾音波,也成了外星怪物的剋星,電影留下一個開放的結局,在母親拿著步槍上膛結束,也給未來發展成續集電影的空間。

《噤界》台詞不多、配樂也不多,有時幾近默片,卻靠著好的故事、聲音的運用、情節的張力及演員的演技,組成一部好看的電影,不得不佩服編導約翰卡拉辛斯基的創意與故事發想。而電影藉著無聲的情境,寓意著父母對孩子不變的愛,有時真的無聲勝有聲。親情的愛,有時難以說出口,甚至無法三言兩語就能解釋,除了需要彼此了解和包容外,更需要相處互動的尊重與體諒。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