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驚奇隊長》:為漫威宇宙奠定前傳基礎,開啟「復仇者」由來的關鍵角色

《驚奇隊長》這部漫威電影宇宙的第21部作品,是第三階段結束前最後一部獨立英雄角色電影,由安娜波頓和瑞安弗雷克這對夫妻執導,他們擅長剪接,可以看出《驚奇隊長》在敘事跳接比較快,除此畫面呈現上,有不少剪輯技巧的運用。在劇情及故事的安排上,並非像過往漫威電影或其他超級英雄電影,有著相似的英雄起源敘述手法,即從凡人的成長,遇到擁有超能力的關鍵事、引起心境的變化,伴隨著反派的興起必須挺身對抗,最後再解決危機和衝突,成為一個超級英雄,即這類公式化的結構。

《驚奇隊長》反倒是用主角卡蘿丹佛斯現在已有的超能力(但還未能完全控制),搭配未知模糊的身份,倒敘找出為何她會變成為現在的模樣,以及該如何面對既有身份的轉變,重新找回自己的信念與價值。愛德華對這部電影作品的處理方式,甚至劇情交待,感覺漫威想架構出的格局很大,不只想趕在《復仇者聯盟4》前,介紹這個強大的超級英雄登場,更帶有想為未來第四階段,甚至《驚奇隊長2》做一些鋪路安排,甚至更想串起漫威電影宇宙之前的未說清楚的故事,填上「復仇者」由來的歷史,所以這部電影看來有不少使命要完成,既是前傳,又是新起的獨立角色故事,因此整部電影的劇情脈絡,自然不像一般超級英雄電影般有順序、完整性的故事,反而像是一部承先啟後的作品,解答了過去一些漫威宇宙的問題,也留下不少未說的劇情。

除此,漫威為了讓故事、劇情,跳脫觀眾已知的漫畫情節,甚至已被認定的劇情結構,過去在電影作品上,就會做些與漫畫不同的敘述,而《驚奇隊長》更大幅更改了原始漫畫的角色起源、故事背景,甚至相關角色的身份。(可參考:關於《驚奇隊長》,你會想了解的5件事!

再來,漫威依舊有系統的用無限寶石,串起自己的宇宙故事,此次在《驚奇隊長》宇宙魔方這顆空間寶石,就扮演著重要的情節推動器功能,建議如看完電影,對宇宙魔方的安排不太能理解的讀者,可閱讀:「宇宙魔方」在《驚奇隊長》的安排,漫威如何串起故事時間線?

《驚奇隊長》電影一開始,佛斯(布麗拉森飾演)從夢中的記憶醒來,一心想成為克里軍隊星際部隊的成員,接受指揮官楊羅格(裘德洛飾演)的訓練,但她對自己的能量似乎還不能完全掌控,之後接受克里人領袖至高智慧的召見,帶點洗腦般的告訴她,以克里人為榮,她的力量是來自一種恩賜,並且要知道敵人是對克里人有威脅的史克魯爾人。

從電影的開局,可以了解佛斯對自己時常出現的夢境感到不解,但她並未再去追究太多,因為她已自認是克里人,一個高貴高尚的戰士,是克里人的英雄,而她只要接受任務,擊潰惡棍史克魯爾人。接著到托法星,參與找尋克里軍隊失蹤臥底蘇能的任務,並追查潛伏的史克魯爾人。結果中了史克魯爾人領導者塔洛斯(班曼德森飾演)的偽裝術,在短暫被困期間,史克魯爾人以科技裝置讀取她的記憶,觸發佛斯對自己過往的好奇,到底自己是誰?為何有個相似的人,一直出現在她的記憶中?而後與史克魯爾人追打到星球C-53(即地球)。

這時是地球的1995年,因為跌入洛杉磯的百視達出租店,驚動神盾局探員尼克福瑞(山繆傑克森飾演)與菲爾考森(克拉克格雷格飾演)至現場調查,那時他們真是年輕(考森在《復仇者聯盟》時,被邪神洛基所殺)。在地球追殺史克魯爾人這段期間,她與尼克福瑞像辦案似,從不信任到漸漸信任對方,而她為找躲藏的史克魯爾人,自認正義想為星際解除危害,卻也漸漸對所處的地球環境,感到既陌生又熟悉,她從一名史克魯爾人遺留的資料晶片,發掘了自己的過去。

而最熟悉她的過去,即是過去一起為空軍服役的飛行員好友瑪麗亞(拉沙納林奇飾演)及其女兒莫妮卡,經過她們的解說及留存的照片,才知自己消失在地球6年的原因。

一切就從1989年,那場墜機事故說起,原來那場失事意外的駕駛員是她,後來塔洛斯找到戰機上的黑盒子,更證明那場意外是被攻擊的結果,那時機上她載著研究光速引擎的羅森博士(安妮特班寧飾演),楊羅格帶密涅瓦(陳靜飾演)追殺她們,因為要搶奪光速引擎,這光速引擎是透過宇宙魔方所研發出的能量機,可以做為戰爭武器。

羅森博士告訴一同墜落地表的她,自己真實的身份是克里人邁威爾,但千萬不能讓武器落入克里人手中(到後來卡蘿才明白她的苦衷與仁慈的心),就在楊羅格殺害邁威爾後,佛斯用槍摧毀了光速引擎,卻吸收到了爆炸的能量,但她失去記憶,被楊羅格帶回哈拉星,再改造成一名可用的戰爭武器。因她名牌被燒毀,原來名叫卡蘿丹佛斯的名牌,僅剩「佛斯」兩字,而後被克里人誤為是名字稱呼。

當卡蘿丹佛斯補足自己消失的記憶,也明暸真正迫害別的種族是克里人,轉而協助史克魯爾人。最後結局,卡蘿丹佛斯突破自己情緒的枷鎖,自制控制能量,啟發了飛行的能力,展現出開外掛打爆敵手的超能力,擊退至高智慧的攻擊,大破楊羅格的星際部隊,嚇走「控訴者」羅南(李培斯飾演)帶領的大軍。而她等於繼承「邁威爾」羅森博士的遺志,保護被欺壓的史克魯爾人,之後協助他們在宇宙找一個家。

《驚奇隊長》在卡蘿丹佛斯的角色塑造上,其人性的成長階段,只用從小到大的成長畫面,快速呈現她跌倒再爬起的毅力,找到自信的模樣,並沒有太多的故事敘述,或交待她的成長背景,或許未來續集會再補她的一些成長故事,而布麗拉森在這角色上,不少表情以沒有喜色的表情或臭臉、冷酷的模樣,應是為了詮釋這角色遭到壓抑的情緒,所以她沒有太多情感,接近冰冷的人格,只有服從命令,但在接連的事件,引發對自己過往的好奇與存疑、加上自認高尚戰士,而不時有高傲的神情,也因此才有這樣的演出方式(愛德華不覺得她演得不好,只是電影後頭,她強大的超能力進化得太快了,確實出乎驚奇)。

至於尼克福瑞一角,則有與過往獨眼神盾局局長不一樣俏皮的演出,山繆傑克森有不少有趣的演出,特別與萌貓「Goose」的互動。電影片尾有兩段精彩片段,透露了一些《復仇者聯盟4》的劇情發展,想了解更多,可閱讀:《驚奇隊長》片尾兩彩蛋,帶有哪些特別涵意?

《驚奇隊長》的故事有著銜接填補「復仇者」名稱由來,交待這段過去漫威宇宙未說清楚的歷史背景。卡蘿丹佛斯的出現,等於讓神盾局尼克福瑞更相信有超級英雄的真實存在,原本草擬「保護者計畫」,思考未來地球可能面對外星人的威脅,看到卡蘿空軍執勤的座機有著「復仇者」(Avenger),於是改名這個計畫,這也等於是「復仇者聯盟」的起源,並也解釋了後來尼克福瑞為何會積極尋找各路超級英雄,將他們加入這計畫中。

這部獨立電影,是為漫威宇宙奠定前傳基礎,而「驚奇隊長」是開啟「復仇者」由來的關鍵角色。從《驚奇隊長》到《復仇者聯盟4》,卡蘿丹佛斯還有24年的故事並未交待,這些空白的時間,都預留著未來發展續集的伏筆。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