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登月先鋒》:登陸月球的意義是什麼?

《登月先鋒》(First Man)如果以商業娛樂片的角度來看,評價一定不高,因為電影幾乎沒有像商業大片那樣,能夠引起觀眾期待的科幻感,也沒有高潮激昂、振奮人心的勵志故事,甚至連像《樂來越愛你》的浪漫愛情樂章也沒有,導演達米恩查澤雷幾乎捨棄了刻意的戲劇元素與公式,近乎寫實刻畫、聚焦在登月第一人尼爾阿姆斯壯的心路歷程與那一段在1961~1969年的人生經歷。

這樣的選擇,達米恩查澤雷有別於商業元素改編的傳紀電影,也非以紀錄片式的完全寫實,而是在寫實中,帶入戲劇的藝術,尤其最後在月球上將女兒凱琳名字的手鍊,撒落在月球上,代表阿姆斯壯長期壓抑的心靈與對愛女思念的情感宣洩(這一段在真實歷史上,並未詳載,但編劇喬許辛格從詹姆士R漢森為阿姆斯壯生前唯一授權的傳記《登月第一人:尼爾阿姆斯壯的一生》中,找到想像的空間)。

《登月先鋒》偏向以阿姆斯壯的視角看登月計畫,但劇情非著重在整個登月計畫上,因為真實阿姆斯壯本人的個性,比較屬沉默寡言型,似乎比較不擅於表達自己的情感與立場(像劇中的記者會,他發言簡短),他是實事求是的人,所以《登月先鋒》相當貼近他真實的性格,即使最後阿波羅11號的登月小艇登陸月球,他踏上月球的一小步,也沒有異常的激動,他相當平靜。像第二個登上月球的伯茲艾德林,就顯得興奮,還小跳躍一番(不知真實的艾德林是否如劇中,甚至有時說話不懂人情世故,性格比較外顯白目)。

雷恩葛斯林飾演阿姆斯壯,將他內斂的個性演了出來,有幾段哭戲,突顯阿姆斯壯不太會直接表達情感的性格,他一個人在房裡含著淚水。而這些悲痛是累積的,從愛女凱琳兩歲得了腦癌而離逝,他一直有著難以癒合的傷口,像是工作狂般的想上太空,多半也帶點情緒轉移,另也帶著想給愛女一個登月的夢想。

而苦的是妻子珍妮,不時擔心阿姆斯壯的工作安危,不時又得忍受他悶著的脾氣,她們的相處隱藏著裂痕,克萊兒芙伊飾演珍妮,一樣有把妻子那種擔心,又要獨立、不時給自己要有接受意外來臨,那一面的緊繃的精神狀態演出。劇中那段原本聽著雙子星8號的動態無線廣播,後來因情況危急,NASA斷線,她氣沖沖跑到NASA,想了解情況,飆罵主管迪克(凱爾錢德勒飾演),把那種不安,隨時可能得承受丈夫離開的壓力心境詮釋出來。

最後結局,阿姆斯壯回國後,接受隔離檢疫,珍妮前去探視,兩人隔著玻璃窗,似乎有種千言萬語在心頭,卻默默無語,阿姆斯壯的手與珍妮的手隔著玻璃窗互觸著,帶著彼此關懷的祝福。電影未再繼續解釋阿姆斯壯與妻子的情感,而真實的事,阿姆斯壯與珍妮後來離婚了,最大原因,如同劇中已暗藏著相處的問題,珍妮想過安穩平靜的生活,而阿姆斯壯的工作有著難以預料的風險。

《登月先鋒》阿姆斯壯登陸月球究竟代表什麼意義?劇中一段,也敘述著當時政治背景、民眾反對大量預算,投入看不見成果的太空競賽上,而有段黑人諷刺白人主義上月球,而生活辛苦貧窮的一面;另外,也有約翰甘迺迪的太空計畫演說,看似所有登月計畫的背後意義,有著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創舉,人類偉大的探險夢想行動等精神,但背後真正是帶有政治上與對手蘇聯較勁的意味。

只是這些意義,對阿姆斯壯來說,都不是他想完成登月夢想的目的。他的夢想動力,有著自己與為太空計畫犧牲的太空人同伴的目標,更有一部分即是他在月球上憶起自己愛女的剎那,登月帶著他對女兒,在心底許下的承諾。從喪女的打擊開始,一直鎖著阿姆斯壯的心,直到登月,撒下愛女的手鍊,他的心痛才釋懷。

《登月先鋒》可以說是阿姆斯壯私密的故事,如對電影中的登月計畫過程,想要有更多了解,可閱讀:關於《登月先鋒》,你會想了解的5件事!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