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供》結局解析:無罪的清白?

《翻供》電影結局,解答了開場黑白畫面的懸疑,這部韓國電影如「法內情」般,在一樁謀殺案,衍生案外案,透過一場法律訴訟,發現親情已超越了真相,而謀殺案的犯罪,似乎已非單純的動機,申惠善飾演的律師,從為裴宗玉飾演的失智母親花子辯護,一路追蹤案情的源頭,究竟家鄉小鎮藏了哪些秘密?這秘密其中也牽扯到她的人生。

愛德華覺得《翻供》的劇本不差,演員演技也有不錯的發揮,電影的故事到結尾處,才全部完整揭曉謀殺案及案外案的真相,而令觀眾感動的是電影中,母親無法說出的秘密,帶著保護女兒又心懷歉意的母女親情拉扯。接著愛德華將解析《翻供》結局及電影帶來的省思,如未觀影,建議可先閱讀:2020暑假電影,有哪些熱門大片選擇?

《翻供》劇情帶有懸疑的推理辦案,整起案件解答了小鎮惡人的禍心,還有女主角律師貞仁的身世,在訴訟過程中,貞仁從父仇到真正的為父復仇,也為母親成功翻供。當然結局發展的結果,母親無罪釋放,並非代表真的清白,她仍犯下毒殺案的殺人罪,只是女兒以高超的論辯,與自閉的弟弟串供,運用影片及小鎮土地利益衍生的可信證據,說服了法官,將謀殺案兇手,合理導到已死的繼父身上。

電影中檢查官雖是惡人一方的代表,最後質疑貞仁,也有一些省思處,貞仁認為母親已經得到該有的懲罰了,即罹患失智,不過這樣翻供,母親並未接受法律的制裁,這樣的做法對嗎?如果你是知道全案真相的律師,撇開有親情及父仇的貞仁角色,你會怎麼做?

這確實是有些正義與私法的掙扎?惡人一樣也該有法律的保護嗎?申惠善參演韓劇《秘密森林》的檢查官辦案故事,其實就帶有這些問題的思考,只是自己用私刑處理惡人,而在惡人背後,一樣有無辜的親人受到親情離世的傷痛,到底私法的報仇對嗎?執法者可以做上帝的角色?

不過《翻供》並沒有衍生到加害者的周遭親人,而是聚焦在母親為何會犯案的原因。當然花子的處境令人同情,原本可能有的幸福生活,被一群貪婪的惡人破壞,當她知道自己的愛人被謀殺,女兒從小更是受到不平的對待,在充滿父權的小鎮上,她找誰求助?積壓30多年的命案真相,她最後用激進的方法,毒殺這群加害者。

貞仁悲慘的童年,她是整起案件衍生的無形受害者,從小又背負著弟弟變傻的罪人,心理折磨到自己長大,最後高中離家出走,到外地生活,她失去的是父愛,母親壓抑的親情,還有原本一個完整的家庭。為母親脫罪,或許有親情的羈絆,但處理案外案,為父親的謀殺案翻案,才是重點。

無罪不一定是清白,但面對這群惡人,尤其最壞的市長依舊逍遙法外,如果未能受到法律的制裁,那什麼樣才是正義,如何讓人信服?法律如果只保護這樣的惡人,你服氣嗎?如對《翻供》有興趣,可繼續閱讀:【影評】《翻供》:父仇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