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無雙》:以假亂真的故事,誰才是「畫家」?

《無雙》是編導莊文強繼《無間道》三部曲編劇、《竊聽風雲》系列編導後,再構思出的一部犯罪動作電影,這次《無雙》故事燒腦,最後結局還來個大反轉。劇中人物就如電影故事,難以分辨的「偽鈔」般,以假亂真,讓人費解到底誰才是背後的大魔王「畫家」?是李問,還是秀清,或是阮文?愛德華先不分析劇情謎題,先說《無雙》在演員演出的部分,單看他們的表演就值回票價。周潤發的演技精湛,自然不用說,在《無雙》一段的演出,有如當年「小馬哥」持雙槍的風采,令人回味;郭富城裝傻、裝懦弱般的演技,不停地說故事表演唬到觀眾;張靜初的演技帶著堅毅的特色,又要詮釋分身的心境,相當不易。

其他配角演員,包括廖啟智、周家怡及馮文娟等,都成功為主角搭戲,十分對味,讓《無雙》刻意製造的「畫家」謎題,更顯得撲朔迷離。如果以開放式的說局,或許「畫家」的身份,有幾個角色都可能成立,不過答案仍應該只有一個,愛德華以下的影評,說出自己的解答,因涉及劇情的解析,如未觀影,請自行斟酌閱讀。

如果從《無雙》故事的翻轉開始前,開頭會認為「畫家」就是偽鈔集團主腦吳復生(周潤發飾演),畢竟他是李問(郭富城飾演)面對督察何蔚藍(周家怡飾演)訊問在故事中提到的主角,只是到了最後結局,開始有了大翻轉,吳復生是李問憑空捏造的虛構人物,他才是真正的「畫家」。不過或許有人不認同這個答案,因為秀清(馮文娟飾演)和阮文(張靜初飾演)都有可能。

秀清被迫易容成阮文,但她愛著李問,在和李問間的情感,三番兩次要不到真心,在飯店中,李問對她說,「有時候假的會比真的好,只要我們盡量愛得真一點。」,「盡量」二字令她不悅,而選擇最後在小艇同歸於盡,但她可能炸死,還是詐死?如果最後出現在加拿大的不是真「阮文」,而是她,那她不就才是真正的大魔王?

而最後片尾,解開另一個真相,就是李問與阮文的關係,除了本不是情侶外,從重到尾都是李問幻想的暗戀,她們之間的關係只是工作住所的鄰居,但鑫叔(廖啟智飾演)的話,又耐人尋味,「記住,你和世界上所有人一樣,是觀眾,主角沒你的份。」有可能李問只是阮文的替死鬼,因愛而保護著,畢竟「畫家」,三代造假,從未被抓。

《無雙》看似有不少費猜疑處,如果未來要拍個前傳或續集,都是可以有的伏筆,因為莊文強真的很會編故事。不過愛德華認為,大魔王「畫家」仍只有一個,那就是李問,因為造假的故事,都是他帶點分裂人格的自我合理化。

李問在自己編造的故事中,以「畫家」為自己走偏的價值觀,做的錯事,自我合理,他因得不到阮文,如同鑫叔在片尾(即應是一整個故事的開啟),認為他的身份根本追不到阮文,所以他借畫家之口對自己說,「所有能成大事的男人,都是為了女人。放棄愛情的男人,沒一件事幹得好。」,因而確立要重操舊業,那就是家族過去做偽鈔,否則他只能做收入不高的複製畫師。

李問自己對心裡的「畫家」說,「任何事做到極致就是藝術,有心,假貨也可以做的比真貨好。」,於是更認定了舞台,「這個世界上一百萬人中只有一個主角,當主角的都是能夠達到極致的人,可首先要找到對的舞台。」這舞台就是做偽鈔。

至於,在泰國的一段,即是李問要為父親報仇,因為父親在荷蘭被結拜兄弟泰國將軍(高捷飾演)設計,被俄國人打死。這也可解釋父親離世後,他之所以從香港到加拿大沉潛,為了找製造美元偽鈔的油墨等相關資源,而東山再起。至於被易容的秀清在泰國,由愛生恨出賣了她,但最後又來保釋他,這些都是秀清放不下自己對李問的情感部分。

《無雙》在劇中也再帶了另一段偽鈔專家李永哲(王耀慶飾演)與何蔚藍的感情關係,這段情感也加深了何蔚藍一角為何會鍥而不捨地想找到殺害李永哲的真兇,另也加了最後假阮文(秀清)來保釋李問時,假阮文與何蔚藍兩人間對話的懸疑性。

《無雙》的電影片名,也可以說是一個謎題的解答關鍵,莊文強取名《無雙》源於小時看的港劇《無雙譜》(1981),而「無雙」的中文意思,獨一無二,這也意即畫家只有一個,看似有畫家和李問兩個角色身份在周旋,但其實只有一個兇手,那就是李問。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