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我是遺物整理師》:「天堂移居」的遺物整理故事,給了我們哪些生命啟示?

韓劇 電視影集

《Move to Heaven:我是遺物整理師》這部好看的韓劇,在Netflix線上熱播,10集的故事,每集都有亡者角色各自的劇情,主線則是在患有亞斯伯格症的韓可魯(陳俊翔飾演)與叔叔曹尚久(李帝勳飾演)相處與一起經營「天堂移居」遺物整理公司的故事,劇中金句台詞不少,透過整理亡者遺物,帶觀眾反思生死課題,在感動中讓人有不少生命啟示的觸發。

先說這部影集會成功的原因,劇本、角色連結得相當好(雖然有些刻意的安排,還有營造的催淚情節,但不會讓人感到突兀,戲劇有說服力),同時也帶入不少韓國的社會議題,包括壓榨工時、同性戀、孤獨老人及送養棄嬰等,而演員選角也相當成功,陳俊翔把可魯的角色,詮釋十分有感染力,他沒有太多情感的表情(未掉過一滴淚),反而逼出觀眾的眼淚,從《愛的迫降》北韓的小兵,到近期主演的《羽球少年團》,都可見其多變的演技。

李帝勳的演技,本來就不必多說了,2007年大學休學,出道從影以來,即獲多個影視大獎肯定,《那一夜,青春褪色》、《祕密之門》、《Signal信號》及《朴烈》等,都是得獎的代表作。與《我是遺物整理師》同時上檔的《模範計程車》,一樣拿到高收視的好成績。他與陳俊翔叔侄間的配戲,搭擋得相當好。

「就算講話很兇,能夠理解他人心意的就是好人。所以叔叔是很難懂的好人。」

在韓可魯眼中,叔叔曹尚久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如果外人,一開始感受,多少如尹樹木(洪承希飾演,愛德華也很喜歡這個可愛的角色)的觀察相似,覺得曹尚久像流氓,不是什麼好人,擔心可魯受到欺負。但是可魯與叔叔的相處後,他的觀察是「叔叔是很難懂的好人」。

可魯應該發覺叔叔有許多內心世界,並未透露,所以可魯說,「就算講話很兇,能夠理解他人心意的就是好人。所以叔叔是很難懂的好人。」在一次次的互動,最後一集,叔叔離家,可魯到拳擊場找回叔叔,送醫調養後回家,他為叔叔準備了位置,上桌與他和留給已逝父親韓靜佑(池珍熙飾演)的位子,共吃早餐,已將叔叔認定是世上最親的家人。

「眼睛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只要你記得,就永遠不會消失。」

《我是遺物整理師》貫穿全劇的重要金句台詞,即是韓靜佑對可魯所說的,「眼睛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只要你記得,就永遠不會消失。」不只是從清理、整理亡者的遺物中,用心感受到亡者生前想說的話,而後為其轉告給在世的親人,甚至對親情、感情的私下付出,更是代表另一份情感深層的溫度。

如果說《我是遺物整理師》劇中最暖心的人物,就是韓靜佑了,他串起可魯與弟弟尚久的親情線,也默默連結自己對弟弟情感的看重。

第8集,揭開尚久與哥哥失聯的情感謎,也是全劇最具戲劇的一集,尚久看到哥哥每年依約買的球鞋,那段真的逼哭不少觀眾的眼淚吧。因為這些原因,讓尚久心裡釋懷,也漸漸了解哥哥請他擔任可魯監護人的用意。

「自從來到這裡,第一次覺得,我的人生好像也沒有那麼糟。」

尚久最初對擔任姪子可魯的監護人想法,多少是自利,想貪圖靜佑留下的資產,他帶著「人在這世界上,都是為自己而活,哪有誰會照顧誰?」的看法,來到「天堂移居」。結果從可魯執著的工作,還有亡者的故事,他內心黑暗面也逐漸有了反省,這也證明可魯認為「叔叔是很難懂的好人」,至少叔叔的心地並不壞。

「自從來到這裡,第一次覺得,我的人生好像也沒有那麼糟。」當他發現自己當年埋怨哥哥未能守約的真相,感受到哥哥每年不曾忘記的約定,理解哥哥多年心中一直藏著對他情感,回想自己一直怨天尤人的人生,有些傻得無理。是啊!人常常未能仔細去了解事情背後的真相,而以情緒誤判埋怨,反而自陷其中。

「雖然希望自己被記得,但同時也擔心自己的真實面讓人失望,更對當下的人生狀態感到心寒與憤怒。」

第9集馬修葛林的故事,最能理解馬修的逃避處理,或許是尚久了。馬修的遺憾,不敢跨越真相的一步,在於「雖然希望自己被記得,但同時也擔心自己的真實面讓人失望,更對當下的人生狀態感到心寒與憤怒。」這也是尚久在服刑期間,不願見靜佑的原因。

人害怕自己的現狀,無法面對自己所愛的人,但反而留下懊惱的悔恨。勇敢面對現實,只要先接受自己,不要在意旁人的眼光,而真正愛你的人,是不會去計較過去,懂得接納現在的你。

「如果有人問我,人生最美好的回憶是什麼?我會回答,成為可魯的父親。」

《我是遺物整理師》最後一集,可魯的父親靜佑以影像代替遺言,給可魯最後的父親告白,情感相當真摯,也是世間最可貴的愛。他和妻子,都視養子可魯是生命最好的禮物,帶著感恩的心,成為可魯的父母,劇中他對可魯的教育方式和理念,也值得父母教養的思考。

第10集的故事結局,預留未來第二季劇情發展的空間,如想了解更多內容,可繼續閱讀:《我是遺物整理師》結局解析:蝴蝶少女「車恩星」是誰?故事預留第二季劇情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