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出走日記》劇情及結局解析:​​廉家三姊弟、具先生如何在解放的路上與自己和解?

《我的出走日記》大結局,第16集為​​廉家三姊弟,琦貞、昌熙、美貞及「具先生」具子敬做了「解放」的安排。而在劇終結尾,有一些隱喻,以開放式結局處理,畢竟人生就是要不停地解放,與自己和解,而在出走解放的路上,沒有終點,該如何找到自己的幸福和人生目標?先回到自己找到問題點!這部韓劇,看起來平淡無奇的生活劇情,卻十分耐看,每集故事一直堆積角色情感變化,評價與收視逐集拉高,演員孫錫久、金智媛、李民基及李伊,更成了熱搜話題。

愛德華建議如還未追這部韓劇,可以留意演員飾演的角色心境,平常的對話,談及的故事,以及畫面鏡頭聚焦的事物,如果看不太懂,可以回看,或者到了情節有變化時回看,你會發現,之前的細節安排,角色的金句台詞都有些意義,這是一部用心拍攝的人生韓劇,編劇是《我的大叔》的朴海英,導演是《耀眼》的金錫允。接著愛德華《我的出走日記》結局解析及心得分享,會有劇透,請自行斟酌閱讀。

1.廉家相處氣氛的改變

《我的出走日記》劇情最大的轉折在13集,廉媽的猝逝,來得突然,也讓這一家經歷了悲傷,而後三姊弟搬離山浦到首爾,父親也再娶。在幾年後的一次父親生日,她們三人返回老家給父親祝壽,一起吃飯,也大方和阿姨聊天,而原本傳統嚴肅的父親,開口說了自己的感受,他一直以為是自己在照顧支撐這個家,原來是老婆和孩子在照顧他。

他認為三個孩子即使沒結婚,一個人過生活也無妨,因為孩子都比他有能力。父親不再拘泥過去的世俗觀念,肯定自己的孩子,追尋自己的幸福方式,話中充滿著感謝情懷,家人共同把心中的愛和關心說出,這是以往廉家沒有的氣氛。廉媽的離世,對家裡每個人都是打擊,也讓每個人重新思考這個家庭該如何走下去,唯有彼此相互關懷,家才能持續。

2.廉琦貞與斷頭玫瑰

大姊琦貞(李伊飾演)原本要與泰勳(李己雨飾演)結婚,但泰勳的兩個姊姊和女兒,成了她們相處的難題,琦貞的個性很容易愈想愈多,話也不吐不快,有時幼稚不太成熟,但這就她,可是在泰勳家,愈來愈難以做自己,忍著一切,只因泰勳的關係。第15集時,在餐廳和友人閒聊訴苦,有如第1集時的尷尬,這時琦貞抱怨自己可能得等到泰勳女兒成年,才能與泰勳結婚,而那時她已50歲了,想著要到50歲,才完成結婚大事怎麼辦?充滿著年齡焦慮和不安。

結果這段話傳到另一桌50俱樂部的大姊們,雖然琦貞焦慮的話,帶點年齡的貶義,但50歲的大姊,自信告訴她,不管幾歲都一樣,不需為年齡感到不安,重要是自己該如何過好。最後一集,琦貞與泰勳好一段時間沒有談心,這次把話談開,她不在意一些閒語和誤會,甚至要不要結婚。後來泰勳送的那個折斷的玫瑰花,看著斷頭的玫瑰,她如自己當初相親說的話,「可以接住頭!」放下困住自己的雜念,開心做自己想要的,接受當下的愛情。

3.廉昌熙成了禮儀師?

昌熙(李民基飾演)是母親離世後,廉家改變最大的人,或許他感受到了更多生死和生命的無常,包括和賢雅的關係,雖然劇中兩人交往分手(有點可惜),看似沒有結局,但仍是朋友關係,未來隱藏著復合的可能?他過去愛抱怨,防衛自己不怎麼樣的工作和收入,已近中年,卻一事無成的樣子。母親猝逝,是他第一個發現的,而殯葬燒骨的過程,他也全程處理,在赫修哥病末,也是他相陪。他在後來扛起家中長子的責任,主動幫父親相親找伴,個性變得更沉穩,不再有口無心,決定接受自己平凡又實際的人生路。而買車,他的初心是想帶家人一起遊玩,而非有車才能交女友結婚的藉口。

他回想當初具先生說的硬幣故事,發覺自己不像是一韓元的硬幣,反而應該像那座硬幣堆成的山,像一座山意味著他找到人生的方式,不需盲目羨慕首爾的「蛋黃」人生,也不用在意別人的目光,他接受了現在的自己,處之泰然,就像原本想去上一門藝術史的課,結果誤打誤撞,是禮儀師的課程,而他接受了這樣的安排,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4.廉美貞的出走,有各階段的體悟

對於美貞(金智媛飾演)來說,她的人生是在遇見具先生之前,以及遇見具先生之後。當內向沒有存在感的她,對具先生大膽說出,「崇拜我吧,讓我的心被填滿!」這樣赤裸的言語,有些奇怪,但這是她壓抑已久的改變開始。從與沈默的具先生相處,她可以沒有壓力的將心中的話都說出,她需要傾聽的人。而後成立出走社團,訂出「不假裝幸福」、「不假裝不幸」及「誠實以對」的談心原則,真誠的面對自己的人生,她原本沒有帶情緒和情感生活的人生,愈來愈彩色。

美貞是很有自己想法的小妹,只是因為內向,不太喜歡表達,而她的出走有階段的體悟,先是「收集王八蛋」,前男友欠債,她一直未有行動,是要找一個可臭罵的出氣對象,證明對方有多差勁,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可是和具先生分離三年後,再次相遇,她換了工作,對出走,解放自己又有了另一個層次思考,她不想再收集王八蛋,而是要主動成為別人喜愛的人,她覺得「解放」的全貌,是要找到自己的問題點。對於不如意的事,沒有什麼好怨恨的了,收集幸福的快樂時光,反而能讓自己更有價值。

5.具子敬從酒精的麻醉中走出了嗎?

喝酒是具子敬(孫錫久飾演)忘記傷痛,逃離現實,麻痺自己的良藥,遇見美貞後,他逐漸從人生低谷走出,那個在農田的驚天一躍,證明他對美貞的愛,已在心中萌生,也代表著他仍有不廢的身手,可以突破困境。重回黑幫討債的生活,並不是他願意的,但再遇到美貞後,美貞並未嫌棄她,就如之前不知他的過去,美貞一樣欣賞著他。

美貞告訴具子敬自己收集幸福時光的方式,就是一天只要五分鐘喘口氣,就能夠撐下去。在遭到黑幫兄長的情義背叛,結局結尾,他先電話留言臭罵對方,接著帶著一堆鈔票出門,是要幫對方還債嗎?(是美貞出走的第一階段方式,讓王八蛋自己慚愧),還是他決定將幸福的時刻累積,和美貞在一起,遠離黑幫生活?由於是開放式結局,而美貞最後洋溢幸福微笑的畫面,所以看你怎麼想,都可解釋。

至於具子敬走出便利店,口袋掉出的500元韓幣,竟未滾入水溝孔中,而是停在鐵條上,撿起硬幣的具子敬,將手中酒瓶給了街友,瀟灑自在的前往與美貞約會的路途。

這個硬幣或許可以比喻具子敬自己,回應他的硬幣故事,看似應掉入水溝中,卻未掉入,或許老天也開另一扇窗給他,要珍惜當下,好好活下去。或許他也想到美貞希望他活得像人樣的提醒,決定不再喝酒,而放下酒瓶。看完《我的出走日記》,你也找到屬於自己當下的幸福和收集享受片刻的幸福時光?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