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驚濤佈局》:一場遊戲是自我合理的真相結局?

《驚濤佈局》(Serenity)是2019年初上映的一部懸疑驚悚電影,編導是史蒂芬奈特,演員則有馬修麥康納、安海瑟薇、黛安蓮恩、傑森克拉克及吉蒙韓蘇等明星的陣容組合,理當這部電影應該很有看頭,但上映後的評價卻不是如此,各大影評網的分數都是低分負評,爛番茄僅有20%上下,IMDb也只給5.3的不及格分數,到底這部略帶前衛,劇情充滿奇妙轉折,結局更是讓人看完會發出「驚呼」的電影,有這麼糟嗎?

愛德華建議如未觀影,下面的分析內容,待觀影後再來閱讀,但提醒觀影《驚濤佈局》得有些耐心,否則你會覺得這部電影在搞什麼?為什麼故事角色這麼突兀?這部電影如果以劇情設計來說,也像是對觀眾的觀影在進行一場遊戲實驗。只是這場遊戲,到最後浮出檯面的真相,就看觀眾有沒有辦法忍受編導所安排的翻轉及角色投射的反應。

《驚濤佈局》的劇本有些新意,但可惜在角色翻轉的重心,一下從小男孩的觀點,又跑到漁船船長貝克迪爾(馬修麥康納飾演)身上,再來是這個故事的格局不大,就是一個家暴衍生的謀殺案,小男孩想殺繼父,又扯到AI判決的故事。

故事的前段,明顯呈現許多漏洞和不完整,漸漸你也會感覺「正義」的大鮪魚,船長不停的搏鬥,應有什麼隱喻暗示,再來是凱倫(安海瑟薇飾演)怎莫名其妙登場,小鎮的居民也怪異到不行。

這些前段劇情出現的問號,你會想知道答案,到底故事在玩什麼把戲?不過,這段觀影過程是有些折磨到觀眾,因為處理得有些不細緻,疑點太過明顯又奇怪。

而後,劇情開始翻轉,也揭曉這些不合理的怪異設定,原來前段的這些故事,真是一場「遊戲」,是小男孩派崔克所創造出的虛擬故事和人物,他將已逝的父親生前形象投入到遊戲中的迪爾船長,將真實生活中,母親遇到家暴,與自己不滿繼父(傑森克拉克飾演)的情緒放射到遊戲中,他想問AI,究竟他該怎麼決定改變自己與母親的命運,而這命運就是他到底該不該殺掉不斷毆打母親,甚至可能毀掉他人生的繼父。

《驚濤佈局》比較爭議的設定,應該是結局的安排,到底虛擬的迪爾船長,意識是自我機器學習而下的判讀,還是仍是小男孩的意識貫徹,小男孩殺了繼父,只是找個理由?如果這遊戲過程中,出現多個角色來影響迪爾船長的決定,某些程度也是派崔克自己心理的呈現,或是猶豫不決?但最終仍下手了,他也透過遊戲,重溫自己與已逝父親的一些情感。

只是這樣謀殺犯罪,又是自衛殺人的問題,是自圓其說嗎?這些是電影沒有去解讀的地方,也因此《驚濤佈局》故事就少了「人性」、「角色」的深度,或許這些就是讓觀眾看完,不知如何說服自己的理解,而給負評的主因。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