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結局解析:兇手不難猜,致敬彩蛋回應經典!

電影專題 電影彩蛋

《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電影結局,有不少致敬的彩蛋出現,雖然沒有片尾,但從結局的走向,似乎也為未來《奪魂鋸10》做了一些劇情的想像空間,如果主角還是以克里斯洛克飾演的齊克的話,他會再如何進一步追兇?這次《奪魂鋸9》展開的新遊戲故事,並沒有出現過往系列電影,騎腳踏車說著,「I want to play a game.」的比利木偶,卻仍有不少回應系列電影的彩蛋出現,甚至致敬首集《奪魂鋸》彩蛋的巧思。

2004年,溫子仁編導《奪魂鋸》(Saw),開創了這一系列的恐怖虐殺電影,此次《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導演由戴倫連恩布斯曼接手,他曾是這系列電影《奪魂鋸2》、《奪魂鋸3》及《奪魂鋸4》的導演,所以對《奪魂鋸》系列電影的世界觀及經典畫面,掌握性很高。過去續集都會選擇在萬聖節推出,這次第9部《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則在5月中上映,只可惜台灣新冠疫情升溫,近期好不容回溫的電影院,又受到影響。愛德華提醒要進電影院觀賞電影的影迷,仍要留意各地影城的防疫規定。接著愛德華下面內容,有《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結局解析,會有不少劇透,如未觀影,請自行斟酌閱讀。

《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電影劇情從「拼圖殺人魔」(The Jigsaw Killer)」的模仿犯展開,而這次兇手虐殺的對象都是警察,之後警探齊克搭著菜鳥威廉(麥克思明格拉飾演)開始緝兇,只是到一半,威廉也被虐殺了?到底這一連串的血腥案件兇手是誰?犯罪動機為何?

這次劇中「漩渦」(Spiral)即是致敬木偶「比利」臉上的漩渦彩蛋,也是《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殺人魔的象徵符號。在辦案過程,出現在警局的線索牆上,則有最後一次出現在《奪魂鋸:遊戲重啟》的「拼圖殺人魔」約翰克拉瑪,是這系列電影大魔王的照片。

當結局齊克被綁在廢棄屋時,他用腳邊鋸子想鋸開手銬的動作,則是完全致敬首集的彩蛋。而這次兇手以豬頭頭套和豬頭拉線木偶,都是回應過往系列電影大魔王的虐殺手法。原來兇手早在身邊,相信不少觀影到一半的影迷,應該猜得出來,那就是菜鳥威廉,雖然追兇過程中故布疑陣,但從威廉並未有被虐殺的畫面,還有他一開始與齊克的談話,多少電影已有暗示安排。

《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是一個復仇的故事,是菜鳥威廉為遭警方殺害的父親,做的一連串報復。10幾年前,當時社會風俗敗壞,齊克的父親馬可斯(山繆傑克森飾演)擔任隊長,大力推行第八條款,讓警案辦案的權力少了約束,雖然有減少犯罪案件,卻導致員警違法亂紀。威廉的父親就是在一次舉發案件中,被惡警所殺,年少的他親眼目睹父親被殺的過程,長大後決定進入警界為父親報仇。

《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整個遊戲,是設計給齊克,玩弄警方辦案。威廉要讓齊克嘗受身為人子喪父的父痛,還有那時他與彼得辦案,未保護好父親的疏失,至於濫權的警方,他要一一整束。已退休的馬可斯雖不是殺害威廉的兇手,卻是整起事件,被威廉認定的元兇,所以不讓他有好下場,全劇最大虐殺的高潮,應該就是齊克要面臨救父的抉擇,還有馬可斯被一堆警察亂槍擊斃,山繆傑克森罵著連珠炮「mother fucker」的髒話,而後響起系列電影的經典配樂。

至於《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故事完結了嗎?威廉主動現身,交待了一連串虐殺死亡遊戲的關連,但是並未被抓到,隨後在電梯全身而退,並對齊克比了一個「噓」的手勢(那是連結當年威廉目睹父親被殺時的手勢),未來齊克會繼續追捕威廉嗎?如果《奪魂鋸10》主角還是克里斯洛克飾演的齊克,或許會有進一步的故事發展。如想了解《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的角色安排和劇情,可繼續閱讀:【影評】《死亡漩渦:奪魂鋸新遊戲》:拼圖殺人魔模仿犯,血腥復仇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