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魷魚遊戲》:當單純的童玩遊戲,變調為血腥的生存遊戲!

韓劇 電視影集

《魷魚遊戲》韓劇好看,在Netflix線上播出後,成了全球熱門榜的首位,也是首部達成此成就的韓國影集。劇中6道關卡的遊戲,「一二三木頭人」、「椪糖」、「拔河」、「彈珠遊戲」、「過墊腳石橋」及「魷魚遊戲」,均來自韓國孩童的遊戲,但在9集的故事劇情中,卻成了殘忍血腥的競爭遊戲,456個參賽者,只能有一位存活下來,贏取456億韓圓的獎金。

所有參賽者,都有難以回到現實社會的壓力,他們可以說是社會的底層,被遺棄的一群人,同是底層人,卻在《魷魚遊戲》中,自分階級,必須再爭個死去活來,看到他們的處境,每個角色,都有想要活著離開,拿到獎金的理由,只是愈到後來,獎金的誘惑,回不去的現實,遊戲的輸家必須面對死亡等因素,看似「孩子們的遊戲都很單純」的簡單遊戲,卻激出人性複雜,最醜陋、暗黑貪婪的一面。

相信有不少人會拿日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與《魷魚遊戲》相提,不過愛德華覺得,《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重點在闖關遊戲上的設計,而《魷魚遊戲》在遊戲上的設定,比較簡單,畢竟是童玩,但重點放在人性上的考驗,與角色代表的背景故事上,有更多人性與社會階級的問題省思。可參考:《魷魚遊戲》6關遊戲玩法介紹

《魷魚遊戲》第二集可以說是全劇與其他闖關遊戲,在轉折點的設計上,有不一樣的巧思,讓456個原本生活有難關的人,在參與第一關「一二三木頭人」遊戲後,歷經255人的死亡淘汰,生存下來的人自行投票決定去留,當他們嚇到不想再玩第二關時,回到現實世界後,就活得比較好?當初困擾他們的難題,各主要角色,奇勳(李政宰飾演)與尚佑(朴海秀飾演)各面臨的債務壓力、阿里非法移民打工被剝奪、姜曉(鄭浩妍飾演)脫北者的問題等,這些現實都存在著,不比當時在遊戲中的難度容易解決,甚至比在遊戲世界,更像活得像地獄。

至少在遊戲世界中,他們有被平等對待的機會,回到遊戲世界,他們還有機會一搏,贏到金錢,重回現實世界,這也是大都參賽者再次收到組織的名片,想再回到基地的原因。這樣來看,《魷魚遊戲》就像是一場人生賭注,有如主角成奇勳的賭徒性格,只是當他自己感覺像是被賭生命般的戲弄,甚至親臨死亡的壓力,還有好友一一離開,決定反悔中止,但已無法結束這場6關的遊戲。

如老人吳一男所言,沒有逼這些人來參加,只是參與這場遊戲,就必須有遊戲規則和代價,很顯然的,規則是出錢做莊的人所制定,這個遊戲雖然一直在提平等,但這些平等的制度,都是組織說了算,在最後一集,老人與奇勳談話,老人認為富人與窮人到了極致,就有共同點,那就是生命變得無趣,所以他想藉由遊戲,找尋一種娛樂,這種娛樂的遊戲方式就必須極端,才能引起富人的興趣,窮人也能放手一博,這也是6道關卡設計的最初意義。

當然這樣的言論,對奇勳來說,自然氣憤不過,因為他的生命不是被拿來玩弄的對象,但老人所說的,不就是一種各取所需的代價,只不過是富人只花個錢,窮人的生命隨時可能被宰割,但諷刺的是,這群參賽者,回到現實世界,能活得比較久,還是生不如死?這也是參賽者心理一直矛盾的地方。

導演黃東赫執導和編劇《魷魚遊戲》,這個原創故事藉由童玩的純真遊戲,變成殘酷的死亡竸賽,或許多少也帶著現實世界的生存競爭,面臨生存的壓力,不容許你天真,不容許你反悔,即使是平等,也是一種被階級制定的平等寓意,但該如何看待不公平的世界,如何改變被扭曲的價值?人性在這些考驗下,有的變得更為邪惡,不折手段,有的如奇勳,似乎漸漸反省,找到自己的良善的一面,未來他有機會消滅這樣的血腥遊戲組織嗎?

《魷魚遊戲》結局未完,留了不少未來續拍第二季的伏筆,如想了解結局及特別的角色安排,可參考閱讀:《魷魚遊戲》結局解析:誰才是生存遊戲的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