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神探蒲松齡》:「倩女幽魂」的奇幻莫名版

《神探蒲松齡》是2019年成龍帶來的新春賀歲喜劇電影,從90年代左右,幾乎每一年的賀歲檔都能見到成龍的作品,這也是他連續24年,推出作品在這個重要的華人電影檔期上映,只是這次奇幻華麗的古裝大片《神探蒲松齡》,說是致敬《倩女幽魂》,故事劇情雖想創新,可惜評價一如去年的《機器之血》,慘遭負評。到底是成龍的魅力不再?還是這部電影又出了什麼問題?

成龍這些年在台灣和香港,因政治意識問題,早已有許多年輕觀眾不太買單他的作品,但這兩年,他在中國電影市場,票房似乎也開不太出來,撇開政治問題,愛德華以一個從小看成龍大哥作品長大的影迷來評論,覺得成龍在電影作品上,仍保有他的堅持,喜歡嘗試各種不同類型的電影風格,不過必須說實話,觀眾對他印象最深刻的仍是在武打動作電影上,成龍大哥的歲數已不小,以武打明星來說,他能走紅至今,在影壇保有一定的地位,真的是傳奇了。

當然看得出成龍一直想轉型成全方位的演員,只是賣萌的喜劇、感性的文藝片,不是說他不適合,也不會演,而是取決於劇本的角色,到底適不適合他。上回《機器之血》,他賣命的挑戰動作,但票房、口碑很糟;這回《神探蒲松齡》,他搞笑以討喜的方式演出,卻一樣口碑和票房皆輸,關鍵真的還是落在劇本和角色的塑造上,近幾年,他評價及票房都算不錯的電影是《英倫對決》,原因是故事的角色,適合他的年紀,除此也滿足觀眾想看他動作片的風采。

《神探蒲松齡》雖有《捉妖記》般的奇幻感,但劇情和角色有點混亂,甚至故事邏輯有點不合理,原本設定看似清代蒲松齡寫《聊齋》,〈聶小倩〉這篇的故事,但不知蒲松齡(成龍飾演)帶著小捕頭嚴飛(林柏宏飾演)是局外人,還是聶小倩(鍾楚曦飾演)與甯采臣(也是燕赤霞,阮經天飾演)這對人、妖戀情 侶的破壞者,最後再硬湊這對苦命鴛鴦的分離,然後再寫「來世有緣來世遷」的評論,有點奇怪吧。

再來是原本好好聶小倩的故事,改得有些荒腔走板,故事奇幻到莫名其妙。從聶小倩本來不是妖,硬與蛇妖(是燕赤霞嗎?)交換,然後那個角色又是她愛上的甯采臣,小倩為了成妖就得傷人(因為少了蘭若寺大魔王黑山姥姥的大反派元素),而鏡妖(林鵬飾演)也突然的出現一下,就被收服了。

最離奇的是最後一段結局, 寧采臣為了救小倩,搶走了蒲松齡的陰陽判官筆,在陰府大爆走,鬧得亂七八糟,連蒲松齡想制伏也無法(奇怪他不是沒判官筆了嗎?怎也能帶嚴飛進得了陰府),最後兩人看戲,而小倩說服寧采臣,然後兩人自殘而灰飛煙滅。

如果看過經典1987年版的《倩女幽魂》,會想見《神探蒲松齡》哪裡叫致敬,簡直像是有點惡搞的鬧劇。當時王祖賢演出聶小倩、張國榮演出甯采臣,午馬演出燕赤霞,不只演員組合讓人難忘,就連故事至少也合情合理,令人感動。

而成龍的蒲松齡沒有武打,就一枝判官筆、多次重複唸著咒在畫符,阮經天雖有痴情的演出,卻因角色塑造得空洞,使得情感不知為何而流淚。據說,《神探蒲松齡》有意成一系列電影,所以原電影名為《神探蒲松齡之蘭若仙蹤》,是有「蘭若仙蹤」的副標題,如果第一部的序曲是這樣發展,那續集真的要好好調整架構。只是如果片商看到《神探蒲松齡》這樣大投資玩特效的成本(約3.5億人民幣),收到慘烈的票房成績,想再拍續集,恐怕要很有勇氣再冒一次險了。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