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結局解析:性暴力受害者,變成加害者的惡性輪迴?

《無聲》結局的手法,留給觀眾另一股不安的想像。為何性侵受害者,會變成加害者,而且在校園像是惡性的循環?《無聲》電影的劇情描述,雖然未進一步深入探討性侵受害者的心理陰影,但其犯罪動機,多少也有了解答。劇中「一起玩」的遊戲,隱藏在校園的霸凌問題、性侵害問題,至今仍然存在,不時也登上社會新聞版面。

就在電影《無聲》上映的隔周,社會新聞就有一起校園性霸凌事件,某國中國三學長毆打國二學弟,在宿舍寢室,逼學弟當眾「打手槍」,而受虐的國二生從國一即受同名學長霸凌。我們的校園一直不平靜嗎?這類性霸凌事件能消失在校園中嗎?還是成為永無休止的惡夢輪迴?如果從《無聲》電影發展出的結局,對於人性的黑暗面,或許答案是悲觀的。

《無聲》電影在真實事件發生近10年後,以戲劇改編的方式呈現。劇中的真實事件,取材自2011年爆發的「台南啟聰學校集體性侵」案件,當年這起事件被人本教育基金會揭發,新聞如連續劇不斷延燒,調查發現,學校在8年內,即發生164件師生集體性侵害與性騷擾事件,受害者達92人。有媒體把《無聲》比喻為台版《熔爐》,因為電影取材的事件有相似處。

2011年韓國孔劉主演的《熔爐》,改編自同名小說,取材真實「光州仁和聾啞學校的性侵害事件」,當年這部電影在韓國口碑與票房極佳,也對韓國社會有重大影響,上映不久,在民間及百萬網友連署下,讓這起過了9年的案件重審,也促成了「性侵害防治修正案」(即「熔爐法」)。

《無聲》或許沒有如《熔爐》那般在韓國社會吹起的種種改革,但勢必也讓台灣社會再次關注這類的校園問題,我們也許並未能從電影找到解決問題的答案,但透過電影,可以讓我們思考問題,如果身為一線的教育工作者,是不是不該如校長(楊貴媚飾演)一再的包庇掩飾?而是該有老師王大軍(劉冠廷飾演)揭發真相的勇氣?甚至更該早點通報有關單位第一時間處理,並對受虐學生做好保護及完善的心理輔導?

從《無聲》故事中,整個一連串的事件開端,是「狼師」翁老師(汪建民飾演)從小學時就性侵小光(金玄彬飾演),小光在封閉的特教體系裡,受到性侵的委曲,人格愈變愈扭曲,長大成了自己都無法原諒的「變態」。

小光只是「一起玩,不能說」遊戲的魔鬼代言人,而非創始人,這個遊戲在學長時就已傳下,他心裡不平衡,當他成為學校的老大,認為自己有權才不會被欺負,也轉移自己是被欺負的對象,因此變成加害者,欺負貝貝(陳姸霏飾演)、挾同儕力量,霸凌張誠(劉子銓飾演)、寶弟。觀影時,多希望貝貝和寶弟就是最後一個受害者,就到他們為止,未料,這個遊戲,還在循環?

性暴力受害者,變成加害者,從心裡的不平與報復的動機,寶弟只是接替小光的黑暗路。《無聲》結局,最後一幕,寶弟的表情相當憤怒與猙獰,他已找到下手的目標?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鈦金(悠遊)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