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玩具總動員4》:如果玩具有生命,他的人生價值是什麼?

《玩具總動員》系列動畫電影三部曲結束後,本以為故事已到了尾聲,沒想到時隔9年《玩具總動員4》,再次將「玩具有生命」的命題延伸,而且更有深度的討論到「生存價值」與「自由意志選擇」等課題,結局更讓未來電影宇宙的故事,有了多元進展,是相當成功的一部續作。這集編劇之一安德魯史丹頓即是《瓦力》的編導,《玩具總動員》系列的故事及編劇,他都有參與;而導演喬許科雷則是《腦筋急轉彎》的編劇之一,同時也執導過續集短片《萊莉的第一次約會》,如果看過他們先前的作品,就不意外他們掌握戲劇的功力,為何《玩具總動員4》在「重逢」與「離別」的情感戲安排,這麼能觸動觀眾情緒了。

如果你是大朋友,在人生的求學階段,曾有與最好的朋友離別,各走上不同的旅程;或是人生已有多年的職場歷練、在中年離開相處已久的同事,轉換新工作的經驗,看《玩具總動員4》,一定有不少共鳴和撞擊;如果是親子共賞這部電影,有一些搞笑的場景,相信小朋友定會哈哈大笑,不過有些胡迪成長的轉折,孩子不一定能懂,家長可進一步與孩子解說討論。以下愛德華將簡單敘述、解析劇情,並且分析《玩具總動員4》4個重要角色的心境,包括叉奇、牧羊女「寶貝」、蓋比蓋比及胡迪四個玩偶的人生思考與變化,如未觀影,請自行斟酌閱讀。

《玩具總動員4》劇情仍是一場冒險行動,但結局已不再是大團圓的歡樂!

《玩具總動員4》故事一開始的敘述場景,拉到9年前,安迪(安弟)還是個小男孩時,在一場大雨,他的遙控車掉在水溝中,玩具們奮力展開救援,而後沒想到原是安迪妹妹苿莉的玩具牧羊女「寶貝」要與他們離別,因為苿莉不再需要而將她送出,雖然胡迪想把她拉到安迪的手中,但寶貝婉拒了。接著時間飛逝情節敘事相當的流暢且不拖泥帶水,幾個畫龍點睛的畫面,安排安迪與玩具們快樂相處,也長大上了大學,最後銜接到《玩具總動員3》的結尾,他把玩具們送給了一樣愛玩具的小女孩邦妮。(這段的畫面處理,讓愛德華想起了《天外奇蹟》剪輯的手法)

邦妮是小女孩,所以她喜愛的玩具有別,她會選翠絲當警長,而胡迪則是被冷落在衣櫃中,但胡迪天性就愛助人,對邦妮頭天上學,有如他當年護著安迪般追隨,害羞的邦妮在學校做了自己的玩具,並命為「叉奇」。

從垃圾變成有玩具生命的叉奇,不太能理解「玩具的價值」,其後在邦妮家的公路旅行中,玩具們歷經了一場冒險。在旅行途中,叉奇想逃離,胡迪去營救,而後兩人進入「第二次機會古董店」,遇到了蓋比蓋比和恐怖的阿本,但從這裡也意外遇到了舊愛好友寶貝。

另外在露營車的玩具們,以巴斯光年和翠絲為首,巴斯光年為了找胡迪,自己困在遊樂場,巧遇了活寶鴨霸與兔崽子雙人組,之後再碰到胡迪和寶貝一組人,為了拯救被扣押的叉奇,寶貝找了卡蹦公爵助陣,但「第二次機會古董店」的大貓和阿本的看守,使得救援失敗。這一段的過程很精彩,同時也被迫角色必須面對自己內心的思考。

《玩具總動員4》結局是帶些痛楚的,因為胡迪必須二選一,選擇當遺落玩具,還是回到有小主人的身邊。如果看過《玩具總動員》前三集,可以知道胡迪與巴斯光年這對哥倆好的情誼,而最了解胡迪的人,就是巴斯光年,他不以自己的友情做為羈絆,綁架胡迪未來的人生,他以放下的心,告訴老友,傾聽自己的內在聲音,好好與牧羊女去過未來人生,走另外一條更可以展現自己光采的人生路。

雖然這集巴斯光年的戲份不如前三集,但他仍是重要的幫手,由於這集故事聚焦在討論生存價值與自由意志選擇的內容上,必須著重幾個主角的思考觀點,所以前三集,蛋頭夫婦、三眼怪、彈簧狗、抱抱龍,甚至翠絲等玩具角色,出場時間比較少。

四個主要玩具角色的心境與抉擇

再來,愛德華就來解析《玩具總動員4》主要角色,叉奇、牧羊女「寶貝」、蓋比蓋比及胡迪的心境變化與抉擇。

叉奇從不認同自己的身份到認同玩具的存在價值

叉奇(Forky)是邦妮在幼兒園用廢棄的叉子和一些廢棄材料所做出的玩具,他擁有「玩具生命」是被再造的,而如果說他再生父母是邦妮,那創造他生命的起源就是胡迪,因為是胡迪幫忙邦妮度過新生生活的不安,創造出可撫慰自己的玩具。

但「玩具」和「垃圾」的身份,叉奇選擇自己的原生,他認為自己是垃圾,無法理解「玩具」的價值,和被賦予的生命意義。在一連串的冒險過程,他漸漸懂得胡迪跟他述說與小主人安迪的情誼,還有「玩具」被創造的責任與生命價值,就是「服侍小主人」,陪伴他的成長。不過如果把這樣玩具的生命態度,放大到這集的價值觀,這只是玩具生命最初階段的人生規畫,甚至是玩具人生的選擇之一。

蓋比蓋比渴望實現陪伴小主人的夢想

但不是每個玩具,都能如此幸運地找到小主人,可以盡玩具的本分,陪伴小主人,蓋比蓋比(Gabby Gabby)就是極度渴望與自己認定的小主人妮妮共度快樂時光。《玩具總動員4》中,蓋比蓋比看似反派,其實她並非是反派的設定,而是玩具在面臨人生不完美與被遺棄的失落呈現。她以為自己因語音盒壞了,無法說出討喜的話,所以不被喜愛,當見到胡迪時,她覺得自己未來人生可能有改變的機會,而非一直待在第二次機會古董店,過完玩具的一生,所以想設計奪走胡迪的語音盒,只是當她拿到語音盒,有了討喜的發聲,沒想到妮妮仍不想要她。

胡迪再次發揮暖男的熱心,想將她帶到邦妮身邊,不過在嘉年華會時,她見到一個迷路的小女孩,蓋比蓋比在胡迪等人的協助下,讓小女孩看到蓋比蓋比的價值,這也是玩具的功能,在小主人害怕驚慌時,給予她溫暖的心靈撫慰。

蓋比蓋比是想實現玩具人生的玩具,古董店像是一個等待被認養的中繼站(在遊戲場中一樣也像是個中繼站,玩具們期待有機會被小孩射中領養回家),而她的選擇是玩具們心中認為人生最好的路,就是有小主人,自己是主人所認養的,而非四處流浪的遺落玩具。

牧羊女寶貝開創玩具未有的自由人生路

那做遺落玩具沒有尊嚴嗎?如果在人類世界,這好比是被世俗判定不被祝福的人生般,但牧羊女寶貝(Bo Peep)打破玩具人生的定律,她經歷過玩具從被認養到被拋棄的人生路,學會自我獨立,這樣的選擇是過去《玩具總動員》系列動畫電影未有過的玩具人生抉擇,等於玩具是有自由與獨立自主性的,為何得依附在人類身上才能過活,寶貝以自己的歷練和磨練出的街頭智慧,證明不需要人類,玩具也可以走自己的路。

牧羊女寶貝是《玩具總動員4》打破玩具人生思考框架的了不起角色,也是這集故事讓許多觀眾喜愛的角色,她自立自強,用更寬廣的心去認識世界,而她也是促成胡迪改變的重要人物,胡迪因為有了寶貝,開拓玩具人生不一樣的視野。

胡迪走向更寬廣的玩具世界,幫助更多玩具找到人生幸福

胡迪(Sheriff Woody)原本以為的玩具人生,就是一直有「小主人」的豢養關係嗎?他認為玩具生來本來就是用來服侍小主人,所以他是忠心的,如果小主人有他,真的很幸運,同時玩具也要有好的小主人照顧,但這樣的思考,如果情形改變了,玩具不該意識思考自己的存在價值和被需要的功能是什麼嗎?

原本胡迪僅管失去被寵愛的價值,但他仍想留在邦妮身邊,如果與牧羊女寶貝的思考對比,再加入玩具應有自由的選擇意志,那胡迪一開始的思考是帶點奴性的,這樣的思考並非不對,只是胡迪也有另一層考慮,擔心離開一群好伙伴,再來是他灌輸自己價值觀,刻板意念告訴他,當有小主人的玩具,比遺落玩具的地位高,亦有尊嚴。

那胡迪為何最後會有了重大的改變?除了巴斯光年要他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最重要讓他成長的就是寶貝,寶貝讓他見到原來遺落玩具是有更多自主性的,他原本就是熱心助人的玩具,如果變成遺落玩具,在遊樂場裡,反而可幫到更多想找到幸福人生的玩具。

「助人為快樂之本」是胡迪信仰的玩具價值觀,他的熱心讓玩具世界更美好(比擬在人類世界也一樣,世界有更多胡迪,可以變得更美好),當他勇於選擇玩具的人生路,將自己服侍小主人的警長工作,傳承給翠絲,等於卸下了一個玩具人生的階段,再進化的他,玩具人生的世界更寬廣,他不再是安迪的胡迪,或是邦妮的胡迪,而是玩具世界的胡迪,他為自己創造了更多被需要的價值。

《玩具總動員4》有片尾畫面,如想進一步了解這些彩蛋的安排用意,可閱讀:《玩具總動員4》片尾彩蛋連發,結局後還有什麼新故事展開?《玩具總動員4》致敬彩蛋與字幕結束後的隱藏片尾畫面

 

精選閱讀推薦


【小額贊助愛德華,打賞優質創作內容】

斗內連結:https://p.ecpay.com.tw/A9982


【看電影,必備的信用卡推薦】

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點我辦卡及了解相關優惠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