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律師文森佐》結局解析:卡薩諾家族的私刑正義,文森佐如何證明惡比善更加強大?

韓劇 電視影集

《黑道律師文森佐》結局在20集完結,一開場緊張的劇情,從19集的結尾展開,因為主要的角色,有了生死的安排。這部韓劇在Netflix線上,是多個國家中,熱門排行榜的第一位,最後一集的大結局,在韓國收視率也到達14.636%,收在全劇的最高點,是宋仲基近年最佳的戲劇作品代表。雖然最後幾集,兩方勝負已分,18集開始,文森佐對張漢碩(玉澤演飾演)玩起遊戲,自己喻為吃飽的貓,抓到老鼠會玩弄一整天再吃了牠,不過留給張漢碩活路,卻也種下結局的一些不安。

文森佐雖然一直掌控全局,但張漢碩偷偷出獄反撲,綁架了洪車瑛(全汝彬飾演)與張漢書(郭東延飾演),文森佐前去救援,也深陷危機,在亂鬥逃跑過程中,洪車瑛救了文森佐,以身體擋了張漢碩一發子彈,生死一線,就留在20集開場。接著愛德華下面的內容,《黑道律師文森佐》結局解析,有不少劇透,如還未追劇至20集,請自行斟酌閱讀。或先閱讀:《黑道律師文森佐》劇情概要及演員角色介紹

《黑道律師文森佐》劇中,主要的反派有四人,分別是巴別集團的張漢碩、張漢書,及友像律師事務所崔明熙(金麗珍飾演)、韓勝赫(趙漢哲飾演),其中最壞的兩人是張漢碩與崔明熙,完全合作,而張漢書倒戈文森佐,韓勝赫則是牆頭草,另搭起朴升俊議員(李璟榮飾演),喬到檢察長位置。而這四人的下場,相信有不少觀眾,對張漢書最為不捨。

張漢書在亂鬥中,犧牲自己阻擋了張漢碩再開槍射殺文森佐,這個角色其實很可憐,從小活在病態的大哥張漢碩控制下,做個傀儡,在大哥一次次的殘暴行為下,內心希望巴別走向正途,轉向請文森佐幫忙,過程中他奮發學習,做為內應,幾次救了文森佐,對文森佐有哥哥情誼的崇拜,這種情誼,是他從小缺乏的父兄之愛,還有亦師亦友的同伴相處。

在洪車瑛送醫後醒來,文森佐為解決這場惡鬥,決定24小時內處理這些垃圾,他也為自己付出被通緝的代價。他先讓韓勝赫與崔明熙再分裂內鬥,崔明熙被放出後,很快與張漢碩聯絡,不過全程都被文森佐掌握,安基錫(林徹洙飾演)負責追蹤張漢碩,徐薇梨駭客(金允慧飾演),負責切斷其金流。

韓勝赫因出賣張漢碩、崔明熙,反被張漢碩買兇,在法院前如電影般的戲劇,被當眾處決刺死。而崔明熙想逃出國境,卻被曹社長(崔英俊飾演)及文森佐所抓,最後以殘酷的極刑,潑灑汽油,點火燒死,諷刺的是,配著她最愛的倫巴舞跳到死。

而張漢碩在逃亡中,錦加大廈的李哲旭(楊慶元飾演)、卓弘植(崔德文飾演)及朴錫道(金英雄飾演)等人,搶先追到張漢碩,結果李哲旭被張漢碩暗藏刀械刺到重傷,文森佐趕到時,開槍制止了張漢碩,而李社長與文森佐的對話,希望他成為未出世女兒的教父,帶些感傷,讓人真以為這耍寶的角色也要被編劇賜死,還好他只是重傷有得救。

至於最大的壞蛋張漢碩,文森佐決定以到俄羅斯黑幫學到的極刑,「贖罪之矛」的電鑽方式,每5分鐘折磨他至死。而後文森佐也離開韓國。在這一年中,洪車瑛為文森佐已逝的母親還冤,將新廣集團夫人,訴訟入監,而她與文森佐的愛情呢?似乎成了牛郎織女的相會。在一年後的義大利與韓國建交展中,兩人相遇,文森佐也擁吻她,表白自己,「惡徒絕對不會分手」的愛。

《黑道律師文森佐》這條愛情故事線,在14集時,兩人假扮情侶潛入美術館,為取得館長信任,文森佐當眾向洪車瑛求婚,並被起哄親吻,當下兩人反應很自然,也很快進入狀況,看得出愛苗早已在心中引燃。在18集時,文森佐原本突然要返義大利處理事務,在機場時,洪車瑛學了一段義大利文,告訴文森佐:「所謂朋友,就是一個靈魂,分別處於兩個軀體。」可見兩人的友情,而18集結尾,文森佐即時返回錦加大廈救洪車瑛,可見他已對洪車瑛有超越友情的依戀。

文森佐買下馬爾他中的一個小島,成了島主,有自己的家族,那是用那些黃金買來的,而黃金當初移藏在洪車瑛家中。《黑道律師文森佐》從一開始,文森佐原本只是想盡快處理完錦加大廈地底的黃金,而後走人,未料自己的人生有很大的轉變,心境也有了變化。

《黑道律師文森佐》最後一段的結尾,是文森佐對自己的自省與惡徒告白。先是暖藥寺住持給他的開示,住持告訴他,他就像是佛教四大天王中的多聞天王,雖然面帶兇惡,卻是領著夜叉、羅剎這些惡鬼,一起守護佛道和眾生,雖然無法成佛,但還是能得到佛祖稱讚。

這部韓劇有著以暴制暴的復仇戲碼,全劇的配角結合成卡薩諾家族,一起對抗財閥巴別集團,並一次次給予惡人痛擊,執行卡薩諾家族的私刑正義。

文森佐最後用一席話,為自己內心的矛盾與掙扎,做了最後的註解,也是他為自己的私刑對付惡徒的辯解。

他說,「我依然是一名惡徒,對於正義一點興趣也沒有,正義既脆弱又虛無,正義鬥不過任何惡徒,如果這世上存在冷血的正義,那我願意俯首稱臣,惡徒也希望世界和平,但這一天不可能到來,所以我有了新的興趣,收拾垃圾,垃圾若不收拾,人類最後就會被淹沒。最後還有些身為惡徒想說的話,『惡』比善更加強大」,這也等於回覆文森佐自己過去說的台詞,「我不是什麼正義使者,我只是個收拾垃圾的垃圾,因為我無法容忍身邊有比我更噁心垃圾的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