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寡婦》:弱勢被逼到絕境的反撲

《寡婦》(Widows)是英國導演史提夫麥昆執導的力作。2014年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他以《自由之心》成為首位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裔電影導演,此次《寡婦》電影,他與《控制》原作者吉莉安弗琳合作劇本,取材改編自1983年英國同名的電視影集。這部偷盜電影,帶些驚悚和懸疑,愛德華覺得在劇情及演員上,均有極佳的表現。

電影在爛番茄影評網的評價有91%的新鮮度,不過在觀眾分數上只有62%的熱度,或許有不少影迷,仍將史提夫麥昆的電影視為藝術電影,其實《寡婦》有不少商業電影的元素,而且還能保有藝術電影的技巧。

《寡婦》在不少鏡頭切換及連戲上,相當緊湊,每一個畫面幾乎都帶了巧思,人物角色雖然不少,但都能很快切入到角色的特質及重點。從一開場維若妮卡(薇拉戴維絲飾演)與哈利(連恩尼遜飾演)的床戲,穿插著搶案,之後很快的介紹愛麗絲(伊莉莎白戴比基飾演)、琳達(蜜雪兒羅莉葛茲飾演)以及貝兒(辛西婭艾利沃飾演)與參與搶案丈夫的家庭關係,還有黑幫曼寧兄弟,哥哥賈邁勒曼寧(布萊恩泰瑞亨利飾演)想藉參政洗白,而弟弟傑特米曼寧(丹尼爾卡盧亞飾演)則是冷血的打手壞蛋(後面一段,他與寡婦們的交手,黑吃黑的過程,極有戲劇化)。

故事再扯上地方的政治世家摩里根家族,議員的選舉對老爸湯姆摩里根(勞勃杜瓦飾演)來說,相當重要,他想要延續家族長期政治力的榮耀,傳承給兒子傑克摩里根(柯林法洛飾演),在檯面上與檯面下,傑克與新勢力曼寧兄弟角力。《寡婦》電影中將原影集的故事,從倫敦改為芝加哥,也暗諷不少美國當今政治和種族歧視的問題。

而連結到這場政治角力的戲,就是一開始的搶案,因四個寡婦的丈夫搶了曼寧兄弟打算用來競選的經費200萬美金,而因丈夫在搶案中被警方擊斃,四人在車上與這筆錢命喪火海(其實案情不單純,後來電影的結局有回尾槍),曼寧兄弟無法忍受被搶後,錢不翼而飛,要求主謀哈利的太太維若妮卡在期限內還錢,維若妮卡在被威脅下,找了其他三個失去丈夫的寡婦聯手,準備從哈利的另一本筆記的計劃搶案著手,完成價值500萬美金的搶案。

只是要完成這500萬的搶案,並不容易,維若妮卡必須說服其他三個寡婦,最後也只有愛麗絲及琳達參與。而貝兒未參與,卻也因與哈利有婚外情,反轉了第一起搶案的真相。最終這起500萬的搶案,被搶的對象則換成曼寧兄弟的對手摩里根家族,寡婦們看似無端捲入一場政治角力風波,卻又能全身而退。

她們憑藉的是什麼?是一種被逼到絕境的反撲,是男人忽視女人的能耐,更不認為長期依賴男人、丈夫的她們能做到這起搶案,就如維若妮卡所說,「身份是我們最大的優勢,因為沒人認為我們有種幹這一票。」別小看女人、寡婦,她們看似被男人欺壓的弱勢,只要運用被看輕的身份和能力,反轉就會成為一種優勢。

《寡婦》的主角是維若妮卡,因她的組織與運籌,讓另兩個合作寡婦,重新回到正常生活的軌道,而她也因這起搶案,重新檢視了自己的生活,包括喪子之痛與先生哈利的情感,究竟她只是哈利算計中的棋子之一嗎?後來她被逼迫到對哈利開槍,也是另一種情感轉折的覺悟。

在電影中,除了主角維若妮卡帶有不少故事敘述外,愛麗絲一角的故事也有不少刻畫,特別是高挑的伊莉莎白戴比基飾演,她詮釋得相當精彩,長期被家暴,沒有謀生能力,只有臉蛋和身材,想依賴男人,但最後她選擇改變自己的人生,改變自己長久被定型、瞧不起的人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