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刺客聶隱娘》:殺與不殺間的抉擇

看《刺客聶隱娘》( The Assassin),先前準備一些功課,舉凡人物背景、角色關係,甚至故事內容,都有助於在觀影時進入狀況。千萬不要抱著是武俠片或動作片的期待來看《刺客聶隱娘》,因為說實在的,它是藝術片,步調很慢很慢的藝術片,光劇中演員走一小段路、女人穿戴頭上的金釵、作揖行禮等動作,都很緩慢的演著,細膩到寫實。

侯孝賢導演的風格一向是寫實的,他完整的將1200年前,唐代安史之亂後的藩鎮割據時代重現。舉凡場景、屋內家具擺設、皇室、農村等都忠實的想完美呈現,連演員的對白台詞也精簡的近乎文言文式(接近唐人的用語)。

《刺客聶隱娘》的情節流動很平,搭配的背景音樂也很輕,只有小聲的鼓聲,不時畫面帶到田野、山巒、樹林、雲彩、山嵐的景色,偶有飛鳥蟲嗚聲,有一種安靜壓抑著情感,企圖營造一種訴說著聶隱娘的內心隱藏著情緒氛圍。聶隱娘常在遠處和高處觀察人。

有一幕聶隱娘聽著母親講嘉誠公主出嫁和玉玦的故事,舒淇飾演的聶隱娘是用巾掩面而泣,而不是鏡頭帶著她流出眼淚,用眼睛哭的樣貌,可見內心有多麼壓抑,不想自然的流露情感。

《刺客聶隱娘》常有一些迷濛婆裟、燈火閃爍的不明畫面,似乎不讓人看清,意味著人心難以捉摸?

故事一開始,兩段聶隱娘(舒淇飾)的刺殺就可看出她的性格。如果她觀察到欲殺的人有孩子等親情交織,她就會心軟,因為聶隱娘缺了一塊親情的愛,她會藉由別人身上發生的親情互動故事而產生憐憫,後來的田季安(張震飾)亦有帶著一點這樣的成分,只不過她對田季安帶著多一點說不出的愛情。

《刺客聶隱娘》捨棄劇情的高潮起伏,甚至不讓演員的表演極度鮮明,包括有與觀眾交流的內心戲(不灑狗血),像是平淡沒有溫度,但又有一種壓在抬面下的底蘊,想說些什麼似的。就連電影配樂,也壓到片末,才有強烈的節奏樂曲出來。

在演員的表演上,舒淇飾演的聶隱娘,臉部表情沒有太多情緒,有殺手的樣子。張震飾演的田季安,算是劇中唯一有演出憤怒的表演。周韵飾演田季安的妻子,但同時也是一個武功高強的殺手。阮經天在片中田季安貼身護衛,但並沒有太多的表演空間。國際知名舞蹈家許芳宜飾演聶隱娘的師父。謝欣穎飾演田季安的寵妾,算是劇中比較豔,有勾引力的角色。妻夫木聰飾演磨鏡少年,這角色有點可愛,片末最後說出唯一一句的台詞,就兩字,「隱娘」。

侯孝賢導演喜歡用長鏡頭來表現,想留空間,給觀眾想像,這樣的意境很高。寫實的呈現,用一種遠觀的高度來表達人性思考。

人心真的很難刻畫,情感不是三言兩語就說得明白,尤其聶隱娘在壓抑的成長背景下,要她在殺與不殺間做抉擇,她不敵人倫的一面,不是用一堆敘述和表現就能草率說出,而且直白的表現反而有點做作和刻意,或許有時用「慢」和「空白」的手法,更能有另一種層次,或許這就是無聲的意境更高。聶隱娘最後選擇「放下」退隱江湖,像是一種思考和哲理,留給觀眾沉思,就像電影最末畫面停留在天地悠悠間。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