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危城》:強權壓公理?公義有人做才存在!

《危城》電影的時間背景設定,與陳木勝先前作品《新少林寺》相同的時代,一樣是民初軍閥割據的亂世,在這亂世的時代,僅管軍閥橫行,強權霸道,人命如苟蟻,仍然需要有正義的普世價值與精神,陳木勝這次的《危城》,仍要講的是正義的故事,只是面對強權,面對人命,是否還要堅持正義?

陳木勝的電影風格,動作是強項,在商業電影中,仍想帶點教育價值,雖有時說教,人物也過於扁平,但觀影時很容易被劇中人物情懷感染。這次的《危城》有不少黑澤明《七武士》的影子,尤其在劇情上對俠義的思考及人心的苟且偷安,有了相近的處理。

在《危城》電影中,幾個人物在亂世中,有自己處世的態度,劉青雲飾演的普城保衛團團長楊克難是完全堅持正義公理的代表,他恨亂世有強權沒公理,相信世上仍有公平與正義,但公義需要有人去執行。

而彭于晏飾演的馬鋒,原本當押鏢鏢師時,心中的公平與正義與楊克難類似,只是經過現實的磨難,他對現實環境失望,成為一個浪人。而他的師兄吳京飾演的張亦,則完全體認現實環境,跟著強權的路線走。

《危城》劇中讓每個人有正義選擇題的麻煩人物,是由古天樂飾演軍閥的兒子曹少帥,古天樂在劇中天性就要使壞,他8歲就殺人,他殺人沒有別的原因,純粹只是為了好玩,這個角色是近乎變態的人魔。

故事中普城的百姓生命都與曹少帥相關,都掌握在他手中。只是他隨意殺了三人,然後還囂張,完全不受制裁,這樣有公理嗎?可是如果制裁他,全城的百姓生命都得陪上,在這種時候,絕大多數人是沒有勇氣面對的,即使與楊克難共事30年的兄弟廖甲長(廖啟智飾)仍選擇低頭,但楊克難仍堅持著,今天脆下,明天起得來嗎?

當強權強壓時,如果一直低頭,只會一直受欺凌,尤其當公義被破壞,公義變成是強權所定義,楊克難更無法容忍。

電影結局的全城抗暴,是一場公義的執行,只是回想,一開始就要有執行公義的勇氣,敢嗎?

《危城》的幾場打鬥戲在洪金寶的洪家班設計下,場景很精采,像有一幕在橋上,惡霸用竹竿圍籬搭成陷阱要殺害楊克難,最末馬鋒與師兄張亦在酒罈堆上的對決打鬥,是有巧思的兩段武戲。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