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她的危險遊戲》:病態的人格其來有自

看完《她的危險遊戲》(Elle)後,還未想討論劇情,腦子最直接浮現的問題是,「這劇中有哪一個角色不病態的?或是比常正常而不扭曲的?」應該是沒有,尤其最後結尾鄰居太太的一行話,冷冷地對女主角說,但卻也是充滿詭異的病態。

一開場的強暴戲後,女主角蜜雪兒(伊莎貝雨蓓飾演)不太像被施暴後驚恐的心情,兒子來看他,她仍冷靜的未訴說臉部傷痕的真正原因。有意思的是蜜雪兒竟在一次與前夫、好友合夥人安娜及其老公的晚餐聚會上,淡淡地脫口而出,說自己被強暴了。但是她絲毫不當一回事,在場三人神情都比她來得緊張,覺得要報警處理,而蜜雪兒卻是不在乎這建議,認為自己會親手抓到這強暴犯。

蜜雪兒是控制和性欲極高的女人,從這場餐會後,故事會觀眾知道,這三個人全跟她有性關係,蜜雪兒是雙性戀,而且無道德及羞恥感。在她的遊戲公司,她用的全是男性的工作人員,一日公司電影似乎被病毒入侵,傳播著滿是她被SM的變態遊戲玩弄的色情畫面,她看了也很冷淡,找了一個工程師要他私下找到兇手。

蜜雪兒在劇中兩起與她相關的「性」事風波,她都自己來當偵探,不選擇報案。這樣不合邏輯的思考,在劇中有間接說出,原因來自於她不正常的成長背景,十歲那年,她身為天主教徒的父親突然持槍殺死了二十多個鄰居,還有六隻狗和幾隻貓,接著還拉著她到處放火燒房子,喪心病狂的行徑,被判處無期徒刑,但是這個事件,蜜雪兒從小一直被這案件「幫兇的陰影壟罩著,她必須忍受受害者家屬長期的攻訐,出門吃飯也會被潑灑物品洩憤,不過蜜雪兒遇到這種事也能冷靜,真是心理已有了不正常防備與自我催眠的思考。

蜜雪兒恨父親讓她的人生有了極大的創傷,父親留下的殺人債,全交由她來還。而從小似乎就獨立的她,和母親的關係也不好,母親也行徑奇特,都已步入黃昏之年,還對性事不寂寞,養個像牛郎的小男人,年紀至少相差40歲以上,還想著要嫁給這小男人,而蜜雪兒就看不慣母親這種行為。

只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蜜雪兒的性對象也是一團亂,她很喜歡搶別人的老公,私下和安娜老公有腿外,鄰居的老公一直是她性幻想的對象。只是一日,先前性侵他的歹徒再次要來犯時,被她抓下頭套,當知道就是她暗戀性幻想的對象時,蜜雪兒是相當不悅的。但這個不悅沒有多久,居然她在出車禍的路上,未打給警察,在找不到其他人協助,居然又找上性侵她的鄰居老公。

而當她找到公司散布合成她SM不雅照的工程師,居然是她委託找線索的人,她的處罰方式,是想看那工程師的性器做給對方的懲罰。

種種的病態都還不及於最後她沒有罪惡和羞恥感的對閨密安娜承認,她和她老公上床。而後更扯的是,安娜也沒怪罪她,反過頭來,兩個女人更要好如初,同居相依在一起。或許只能說蜜雪兒的人生雖以被父親毀了,但父親造就她異常的人格,使她必須獨立靠自己,隨時採取主動攻擊的欲望,所以她在性事上,也是主動勾引的角色。

而後鄰居的太太其實一直知道自己先生是病態的性侵犯,她知道先生要透過施暴才能滿足性的快感,也縱容先生這樣的行為,自己則躲進宗教的庇護中,逃避尋求平靜,鄰居太太的行為一樣也是病態的。

要演出這個病態女強人蜜雪兒的角色,並不好演,要露奶要演出被強暴的緊張神情,但之後又一派無事的心境模樣,是有點難度和挑戰,據說當時導演保羅范赫文想找好萊塢女星來演,但大部分女星看到劇本都婉拒,結果找來法國影后伊莎貝雨蓓。伊莎貝雨蓓也是戲精,她的演出像是在玩一場變態遊戲般的自然。2018年,伊莎貝雨蓓在另一部電影《侵密室友》,亦有驚悚的演出,可閱讀:【影評】《侵密室友》:病態的控制狂,無辜的口香糖!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