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決勝女王》:把撲克牌遊戲,當成人生策略的贏家哲學

《決勝女王》(Molly’s Game)是金獎編劇艾倫索金首次執導的電影作品,電影改編撲克牌女王茉莉布魯的奇特人生際遇及真實故事。潔西卡崔絲坦飾演茉莉布魯,從20多歲演到35歲,原本曾有機會代表美國參與冬季奧運的滑雪選手,在選拔資格賽中,不幸比賽中發生意外而受傷,隨後結束了運動生涯,到洛杉磯找工作發展,一次在夜店打工中,認識了一個常客,並做他的業務助理,未想到工作內容竟有協助他籌設私人賭局,經營地下流動賭場,這也意外開啟茉莉打進上流權貴的博弈人生。

在真實的茉莉布魯人生裡,1978年次的她,在2005~2010年期間,她用極佳的社交手腕,經營地下高額的撲克牌賭博活動,因牌局賭金愈開愈大,不少政商名流穿梭於此,引起聯邦調查局和俄羅斯黑幫的注意,惹出了麻煩。

在她的自傳回憶錄及媒體報導中,曾參與賭局的常客名單有不少好萊塢A咖明星,包括: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麥特戴蒙、班艾佛列克、陶比麥奎爾等,而劇中麥可塞拉飾演的角色,曾演出超級英雄電影的「玩家X」,真實明星是陶比麥奎爾,而暗示的一位洋基球員,則是當時美國職棒薪資最高的球員A-ROD。

到底她是如何贏得這麼名人信任,開出一場場高額的賭局,讓賭客都願意砸大錢下注,又如何規避法規,賺取極高的小費?電影裡,有一些茉莉獨到的經營細節,比方她得知道什麼酒、什麼點心能夠吸引名人,還有營造賭場氣氛的芳香蠟燭等,並且與賭客有一定的原則規定,做到公平、保密,讓賭客安心在她設的牌局交友、玩牌。

看似賺到大錢,走到人生高峰的她,又因感到迷失自己而收手。在一次FBI突襲的行動,因被控過去非法經營地下賭博,使她面臨可能入監服刑的牢獄之災,究竟她如何在FBI指控的官司中脫困?電影在幾次法庭攻防裡,由伊卓瑞斯艾巴飾演的律師查理賈菲,從原本不願背書,到最後為她找證據,但茉莉對自己保密客戶的信用極為堅持,使得在律師為其辯護上難以使力,但她似乎已了解大局,有了認罪打算。

而茉莉布魯「不服輸」、「有操控權勢男人的欲望」、「想做一個人生贏家的雄心」,是《決勝女王》編導艾倫索金所要探討的人性重點,從一開始的快節奏,潔西卡崔絲坦像連珠砲的旁白,解說主角自己過往的滑雪選手生涯,從小的教育等,不然發現凱文科斯納飾演的臨床心理學家父親,是影響茉莉傳奇人生際遇的重要因素。

茉莉在與律師談到父女情時,告訴律師,「知道有多少奧運女選手,背後有個嚴格的爸爸?全部!」這簡單的話,說明了她與父親有種敵對的隔閡與疏離,尤其她無法諒解父親的外遇行為。

父親對她的教育是成功的嗎?或許在好勝心及遇事不退縮的人格上有絕佳的養成。一次小時候,她滑雪累了,父親認為如果她想休息,就必須說一個可與「累」相近的同義詞,她回答,「弱者」,接著自己又繼續去滑。從小她的教育就是要拿冠軍,目標就是贏,認為只要能達成自己設定的目標,就是自己的英雄,這種強者的性格讓她後來在地下博奕圈打滾,僅管被老闆污辱、賭客嘲諷,她仍能在風險極高的環境中生存。

凱文科斯納雖然戲份不多,但最後再次出現溜冰場的那場戲,卻是父女情的高潮,以及茉莉能化解心中最大裂縫的重要戲。雖然這場戲在劇情的安排有點突然,但也暗示著父親一直關心女兒在紐約的生活,還有面臨的官司。父親用三個問題答問,想做心理治療,不只治療茉莉,也修補自己與女兒的親情。

苿莉是氣父親的,覺得自己在三個孩子中,最不受竉,但父親告訴她,其實一直愛著她,至於為何父親偏心弟弟,父親回答了自己難堪的答案,原來苿莉5歲時,發現父親外遇,父親從此羞愧自己,不敢面對她,導至兩人的情感疏離。父親一樣誠實面對自己當時的錯。最後,並未怪罪茉莉在紐約惹出地下賭局的麻煩事,反而站在愛護女兒的立場,想找動手毆打女兒的俄羅斯黑幫算帳,父親更感性說出一件讓茉莉人生轉折,並在意的那場意外賽事,父親說,她的人生沒有錯,唯一出錯的是那次小草意外勾到滑雪板,使她受傷,失去參賽奧運的資格。

這場戲,總結了苿莉在心裡最與父親相處最過不去的那道關卡,有了親情的加持,苿莉最後的法庭宣判,也帶有一點點幸運,遇到明理的法官,她被判緩刑一年,罰款1000美元,並做社區服務 200小時。

茉莉布魯經營撲克牌的賭局人生,已不只將撲克牌當成遊戲而已,而是她人生策略與思考的應用。《決勝女王》在法庭攻防及茉莉布魯對自己下一步打算時,有運用一些撲克牌遊戲的思考手法。她在賭場看到各種玩家不同的風貌,累積了人生經驗,比如:牌局有機運,技巧取勝並非永遠有用,即使一再能贏的玩家,只要手氣背時,就應趕快離場,懂得見壞就收。而如遇到滿手好牌,也不應高興太早,要懂得運用數學及讀心術來算計對手。所以苿莉懂得談判、懂得人性,當她危急時,她已算過自己的停損,經費缺口在哪,如何補救,甚至如何找一個可靠的律師來幫忙,這些都是她能贏得官司的另些原因。

而什麼是贏家?什麼是成功?茉莉除了有撲克牌遊戲的策略運用外,跌倒失敗再站起來,是她面對挑戰及困難的態度,電影最後以邱吉爾定義成功話來結,能夠一再失敗,卻不失熱忱就是成功的關鍵。這也是茉莉遇到人生逆境,能夠翻轉成好局的原因。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