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我不是藥神》:藥命的衝突與剝奪

《我不是藥神》是2018年中國票房最好的電影,票房達到了30.97億人民幣,而劇中的故事,更是近年來中國電影對現實社會,提出醒思與批判的話題佳作。故事的原型改編自2015年,中國湖南省爆發的「陸勇案」,陸勇是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中國叫「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患者」),因服用治療的用藥「格列衛」,藥價過高,即使他是針織品出口的小老闆也無力負擔,後來發現印度仿製藥,療效相似,服用有效並介紹給其他白血病患者使用,但因仿製藥在中國未得到批文,因此被定為「假藥」,後來又因買仿製藥的境外匯款問題,陸勇被捕,但有百名患者聯名請求法院撤訴,最後獲釋。

這個「假藥」是「真有藥效」的仿製藥故事,編導文牧野改編成《我不是藥神》,徐崢飾演的程勇即陸勇,人物角色極為立體,也有不少轉折,尤其在人性的刻畫上。不過改編的程勇不是白血病患者,如此讓這角色的心境有更多重的變化(如果他是患者,當然會一直進藥,因為要救自己的命),他是上海印度神油店老闆,只是個賺小錢求溫飽的老百姓,不料陷入中年危機,老婆要離婚,並帶走孩子,而父親重病又得負擔龐大的手術費,這時有個白血病患呂受益(王傳君飾演)透過介紹找上門,希望他能幫忙從印度走私相同療效的「格列寧」(劇中虛構的藥品名,真實的藥品名,中國稱「格列衛」、台灣稱「基利克膜衣錠」)。

由於此藥在中國被藥廠壟斷,需要4萬人民幣的費用,但印度當地的價格卻不到二十分之一,如能從印度帶來這款仿製藥,程勇就可從中獲利。

他親自到印度走一趟,取得進貨的管道,到了中國,沒想到白血病患者眾多,且無法負擔如此天價的藥費,不少病人賣房破產(不要說窮人沒生病的本錢,就算有錢人患病,治療不停負擔如此高昂的藥價,也會愈變愈窮),於是程勇和老呂找同為病友的牧師當幫手,其中叛逆的打工仔彭浩(章宇飾演)原搶奪他們的藥品,後來發現程勇並非相當勢利的人,而加入了團隊。

另外,因女兒患白血病的媽媽思慧(譚卓飾演,她就是《延禧攻略》的高貴妃,不過《我不是藥神》中,她有截然不同的演出角色),在網路成立群組,向程勇取貨照顧其他患者,讓病患有便宜的藥可用。因她是舞女,劇中她還一段想以身陪睡程勇,來換取報答,不過程勇最後未接受這個舉動。(從這點也可看出程勇是心軟的人)

當錢愈賺愈多,程勇心中也有所顧忌,畢竟賣「假藥」要做牢,於是有另一個假藥販子張長林找上他,而程勇的小舅子是警察(周一圍飾演),再三警告他的風險,於是程勇將藥的管道轉給張長林。沒想到張長林比藥廠更無良,讓白血病患的治療藥幾乎斷炊。

看已退出江湖的程勇,原想正經做生意,沒料到老呂的妻子前來泣訴,才知老呂重病沒錢買藥,而當初自己把藥的管道轉給張長林,反而害了更多白血病患,就在多人期望他重出江湖,程勇的良心被這些辛苦過活的人打動,自願公益提供用藥。

只是此舉動,造成在中國獨家販售的藥廠向警方當局施壓,要求急速查案破案,程勇最後被捕。電影結尾很刻意的「戲劇」呈現,雖有些造神般的感人,不過無損整部電影描述的藥命衝突與剝奪,激起觀眾的情緒。而窮人買不起藥的同理,引起共鳴,是《我不是藥神》能貼近市井小民,票房大賣的原因。後來電影熱議,也影響了中國當局對醫藥的政策,對抗癌藥降價提出相關醫療改革的措施。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