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殺人者的記憶法》:真相永遠只有一個,那兇手是誰?

《殺人者的記憶法》(A Murderer’s Guide to Memorization)這部2017年的韓國電影,故事懸疑驚悚,尤其在最後的結尾,兩個殺人犯同框,讓人有些霧裡看花,到底誰才是兇手?看似一種開放式的結局,兩名嫌犯都可成立,但愛德華不覺得兩個嫌犯,都可以說是兇手的說法,畢竟劇中導演的剪接及演員的演技有誤導。《殺人者的記憶法》改編自韓國作家金英夏的同名小說,故事以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角度,拼湊殺人的記憶。

薛耿求飾演阿茲海默症的患者炳洙(當他的病情愈嚴重,記憶也隨著流逝而模糊),他本來犯下一連串的殺人事件,而每一個殺人的理由,趨向於自我審判的私刑,至於會造成他如此病態的殺人,源自於中學時酒鬼父親的家暴,在一次父親毆打他的過程中,殺死了父親,從此他的家庭也有了變化。

《殺人者的記憶法》的敘事,不時倒敘加插敘,觀眾得自己整理因果,才能知曉故事全貌,而且有不少故事是逐漸失智的炳洙,自己的片段記憶及自我合理的記憶(其實他成長的家庭,並未因他殺了父親後而變好)。就當炳洙在17年前,犯下最後一起殺人事件,因車禍傷到大腦,造成他後來逐漸失憶的後遺症(後來故事會再重現這起事故的全貌),炳洙也未再啟動殺人的習慣。

17年後,炳洙居住的村落,突然接連發生了連續殺人命案,已罹患阿茲海默症的他,沒想到許多記憶已消失,但殺人的記憶似乎還片段留著,他不確定自己是否就是近期的連續殺人犯。就在女兒恩希(雪炫飾演)與警察男友泰柱(金南佶飾演)交往後,炳洙感到不安,他因先前一起交通事故見過泰柱,並懷疑近期一連串的殺人命案是泰柱所為。為保護女兒,擔心女兒遭泰柱行兇,展開一連串的反制手段。

薛耿求從一開場,顏面神經抽動的演技,一下兇殘、一下失智無神樣,演出相當精彩,而炳洙這角色,讓他有不少發揮,像劇中炳洙在與泰柱對決前,有趣的要重新鍛鍊身體和手的握力,這角色殺人,擅長以掐脖子,勒死對方,所以手臂及握力都要很有力。

就在炳洙的記憶,自認泰柱綁架女兒,前去救援,最後並殺死泰柱,只是故事開始有了不少翻轉,包括檢警單位搜查,都在在證明炳洙才是接連犯下殺人事件的兇手,只是最後的結尾,兩個殺人犯又接連出現,搞得觀眾有些糊塗了。

愛德華覺得《殺人者的記憶法》是導演元信延玩故事剪接及故佈疑陣太多,使得故事到後來有些畫蛇添足的凌亂,加上金南佶帶有一點邪氣的演出,泰柱自然很容易成了觀眾心中的嫌疑重犯,但事實上,全是炳洙一人所為,他的阿茲海默症流逝或殘留的殺人記憶,已漸漸變成疑神疑鬼及精神分裂,這也意即故事中泰柱的一些殺人行為,全都是炳洙的幻覺及懷疑。而17年前的那起車禍,當時他因妻子外遇,即殺害了自己女兒的母親。炳洙的現實生活是不愉快的,他的成長遇到家暴,婚姻遇到背叛,殺人成了他洩憤的習慣。

《殺人者的記憶法》比較可惜的是後來故事的敘事,加了太多畫面的剪接延伸,使得真相變得有些不明不白,不然故事的前半段,加上薛耿求的演技,真的還不錯看。玩轉「記憶」的敘述,是不少懸疑及推理片,常使用的戲法,2017年也有一部華語電影《記憶大師》,也是在玩拚湊「記憶」,如對這題材有興趣,可繼續閱讀:【影評】《記憶大師》:把記憶玩殘的燒腦故事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最優惠的信用卡:點我辦卡→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新戶享更多好禮!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