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漫漫回家路》:追尋人生的答案

《漫漫回家路》(Lion)改編自真實的故事《漫漫歸途》(A Long Way Home),這是一個從澳洲到印度千里尋親的故事,8900公里的旅程像是個奇蹟。不過不是每個失蹤的印度孩童像劇中薩魯這麼幸運,《漫漫回家路》電影片尾字幕指出每年都有超過8萬多名印度孩子失蹤……,這些孩子也需要奇蹟。

在劇中有一段幼年薩魯,流浪在孟加拉街頭,和一群流浪街頭乞討的孩子短暫相處,睡夢中,突然有一群人來抓小孩,這是在1980~1990年代,印度人口販賣最嚴重的時期,有些孩子甚至被以器官販賣而失去性命,不過《漫漫回家路》未描述這些故事,只有一段他在孟加拉差點被拐騙。電影的主軸聚焦在薩魯5歲前的原生家庭及後來與養母家庭的相處,在追憶過往與當下,透過Google Earth找到25年前回印度老家的路。

印度小童星桑尼帕瓦演了薩魯的童年時期,這一段的故事占了電影近一半時間描述,而後才是戴夫帕托飾演的成年。戴夫帕托詮釋不少內心掙札的親情戲,幾段與妮可基嫚飾演的養母,親情互動以及後續的情感變化衝突有不錯的演技發揮,不過小童星桑尼帕瓦的演出更是搶眼,幾乎帶動整部電影的觀影情緒與情感。

薩魯5歲前生長在印度,從小他就有聰明體貼的特質,母親以撿石頭、搬石頭維生,而大哥古杜也要扛起家計,他從小就愛跟著哥哥到處走,他還有一個更年幼的妹妹。電影花了不少時間,放進幾段古杜和薩魯的兄弟情,這些都是後來除了生母的思念外,薩魯陷入情感掙札和蘊釀尋親的重要關鍵,因為他覺得自己和哥哥一直有個吃印度杰里必甜餅的約定。

有天他吵著跟哥哥去找車站附近工作,但到了深夜,薩魯太小太累,哥哥讓他先在長椅睡覺休息,結果一覺醒來,薩魯看不到哥哥,跑到火車上去找哥哥,結果這列火車一開就讓薩魯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火車開到了離家已有千里外的加爾各答。

薩魯的第二人生也從這個意外走失而悄悄展開, 經過一番驚險的流浪過程,他被一對好心的澳洲夫婦收養(大衛溫漢飾演養父、妮可基嫚飾演養母)。沒多久,他又多了一個同樣來自印度叫曼托許的弟弟。曼托許的精神異常,不時情緒失控,薩魯一直忍著。

有一段妮可基嫚看到年幼的曼托許失控,獨自躲著痛哭,薩魯體貼的安慰她,不過這樣善解人意的薩魯,長大出社會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吃到印度的杰里必甜餅,隱藏在心裡的親情感傷,頓時擴大了變化。他有了強烈的自責感與愧疚感,他徬徨在找回未知的家,與繼續安逸在澳州的幸福當下。

一次帶女友(魯妮瑪拉飾演)回家聚餐,他與曼托許有了口角,壓抑日久的情緒也爆發在養母身上。接著他想逃避養父養母對他的好與愛,他覺得自己的幸福充滿著差恥,對照著日夜在腦海中零碎記憶的生母與哥哥仍在痛苦的找尋他。

因為薩魯是相當有情的孩子,所以內心相當煎熬,他必須做一個決定,可是擔心這決定又會傷害到一直照顧他的養父母。只是養母的一段話,更見證了養母的偉大,他們並非生不出小孩而選擇領養小孩,他們是想給沒有家庭的小孩一個家。也難怪妮可基嫚會形容這部電影就像給她養子們一封愛的情書。

最後薩魯在養父母及女友的支持下,追尋自己人生一直要找的答案。電影片尾加入真實尋親的畫面,生母與養母相遇,這個奇蹟故事真的很感人。而當最後知道古杜為了找薩魯而被火車撞死,那段讓人聽了鼻酸,尤其幼年的薩魯與哥哥牽手在鐵道上玩耍的天真。薩魯在尋找過程中難以被找到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過去唸錯自己的名字,原來自己叫謝魯(Sheru),在印度話的意思是「Lion」,片尾字幕敘述的安排,也回應了電影片名。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