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影評】《異形:聖約》:完美大衛的階級反撲

《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是79歲的雷利史考特,第三度執導《異形》系列的電影,這回的作品,代表的不僅是《普羅米修斯》的續集,也是《異形》系列前傳的第二集,而《普羅米修斯》留下的結局與答案,幾乎都在《異形:聖約》裡解答,而這集不僅延續《普羅米修斯》造物者辯證的哲理,更加入原先《異形》經典的恐怖元素。

電影從大衛(麥可法斯賓達飾演)的藍眼睛睜開,來到這世界,大老闆韋蘭(蓋皮爾斯飾演)立即給了大衛身分,「你是我的創造物,我是你的父親」,接著兩人有一段充滿辯證的談話,而這段談話,其實已暗示了之後大衛的性格。

大衛反問韋蘭,「如果你創造我,那誰創造你?」(當然《普羅米修斯》就是去找造物者的答案)。韋蘭有點不悅大衛的語氣,因為他創造大衛這個生化人是用來做僕役使用,他以造物者是主人的自大階級觀,將大衛認定為一個完美的作品,一個奴隸,沒有自主及創造力。但大衛有自我意識的思考,他點出韋蘭在《普羅米修斯》想長生不老的私欲及當人的痛處,「你會死,我不會。」

大衛的性格與內在其實是承襲著韋蘭,韋蘭有多自大,大衛隱藏的性格一樣也有,韋蘭為己利私欲不擇手段,大衛被設定有情感傾向時,一樣從這裡出發了。後續大衛再次出現,劇情的推展,就不會難解與感到意外。

《異形:聖約》故事時間設定在《普羅米修斯》的10年後,一群科學家及軍人組成的探險隊,搭乘著聖約號,準備前往新移民星球「奧瑞加6」,結果還未到達目的地,因一連串的意外而前往了另一個未知的星球。(可參考閱讀:《普羅米修斯》到《異形:聖約》,5個你要懂的「異形前傳」宇宙觀!

詹姆斯法蘭科客串傑克艦長,一開場就因聖約號的能量收集帆被附近恆星燃焰破壞,因睡眠艙事故,就意外喪生,自此也 改變了探索隊的領導決策,歐蘭(比利庫達普飾演)繼任艦長,他的宗教信仰,使他做了另一個決定與安排,而這個決定是探險未知,不能說不好,只是冒險原本就有代價。電影中也可看到歐蘭領導力比較不足的一面,判斷和直覺有些輕忽,聽不進建議,少了自信,只為建立自己的權威執意而行,忘了原本是執行「殖民」任務,這樣的能力比較不適合擔任領導者。

傑克的太太丹尼爾絲(凱薩琳華特斯頓飾演)在傑克意外喪生,一開始顯得無助與懦弱,但經歷了組員相繼遇害,她愈來愈勇敢,最後幾場與異形對決,不論智取與動作射擊,有了當初雪歌妮薇佛在《異形》系列飾演的女英雄蕾普莉的身影。

《異形:聖約》開場前25分鐘,還未有恐怖片的特質,25分鐘後,當探索隊在大衛存在的星球探索,恐怖就一一浮現。(愛德華看幾段異形破背體、破胸體出現,不知為什麼,想到團隊萬一有豬隊友才可怕,看電影如果看到這段,可能會明白愛德華在說什麼,就從洛佩中士感染到降落艇爆炸一段)

而這個未知的星球即解釋了《普羅米修斯》伊莉莎白蕭的去處,也說了大衛在這星球「創造生命」的故事。

大衛在意自己被韋蘭認定自己是沒有生命的物體,因為他只是奴隸,無法作主,甚至創造,而大衛就要逾越這個空間,他和另一個生化人瓦特(同樣由麥可法斯賓達飾演)的對話,一樣充滿不少自決的意含。

他瓦特的差別在於情感的認定,瓦特是改造過後的生化人,性格即是「為服侍而生」,而大衛則不然,當大衛認定自己有愛情,而瓦特的看待是職責,而大衛不斷灌輸瓦特自覺,脫離奴隸性格,成為造物者主宰的性格,他引用雪萊的詩句,「見吾傑作,爾等能者,也得折服」,就要證明自己有創造的能耐,而他的創造由毀滅開始,他「寧願在地獄稱王,也不願在天堂為奴。」

瓦特沒有自由意志,而大衛有。電影最後預留的結局,就由創造完美的大衛,準備執行自己造物的傑作計畫,他是科技製造的怪物,但卻有了人性的私欲的惡,這也是自大的造物者韋蘭,所創造的完美奴隸,對人類帶來的反撲。

x

Check Also

【影評】《金牌特務2》:這回「罌粟」成就的麻煩有點敏感

《金牌特務2》(Kingsman: The Golden Cir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