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移動迷宮:死亡解藥》:奔跑的「兄弟情」終章

《移動迷宮:死亡解藥》(Maze Runner: The Death Cure)是「移動迷宮系列電影」的最終章,要不是2016年3月狄倫歐布萊恩拍此部電影,遭車子碾過,身受重傷,導致上映日期延至2018年1月,否則從2014年9月開始的《移動迷宮》,接著在2015年上映續集《移動迷宮:焦土試煉》,到原定2017年2月上映的《移動迷宮:死亡解藥》,只花3年多的時間,就緊湊完成三部曲的系列作品。

如果未看過第一集及第二集,可能會對《移動迷宮:死亡解藥》劇情的背景設定和故事欲解開閃焰症病毒解藥謎、民豪的營救及角色們的生死安排等,有些無法連結,甚至第一集的重要人物,回鍋出現也難以理解。如果想了解更多「移動迷宮系列電影」的設定,建議可先閱讀:《移動迷宮》:湯瑪士的領袖特質《移動迷宮:焦土試煉》:年輕世代的生存反撲。愛德華以下的影評內容,涉及劇情分析與討論,請自行斟酌閱讀。

《移動迷宮:死亡解藥》開始的劇情就接續在第二集《移動迷宮:焦土試煉》劇末,民豪(李基弘飾演)被WCKD組織(即WICKED)的安全部隊主管詹森(艾登吉倫飾演)擄走,而存活在右支的人準備劫火車救民豪。開場的火車及汽車追逐戰,接著空中飛機的出現,驚險吊起一節車箱,片頭就有了不少大動作的場面(狄倫歐布萊恩也是在拍這段火車及汽車追逐戰時受傷的),而懸吊的畫面及場面,在這集運用了幾次,愛德華覺得最驚險的一次場面,出現在城內營救民豪及被實驗的孩子,當煎鍋吊起布蘭妲(羅莎薩拉查飾演)駕駛的公車那一段,有不少驚嚇的視覺效果。

至於說到驚嚇的一段,即出現在首次救民豪不成,再次行動,當車子開往「末日之都」要通過的墜道處,一群狂客衝出,追擊湯瑪士(狄倫歐布萊恩飾演)、紐特(湯瑪士桑格斯特飾演)及煎鍋,這段算是有些刺激,再來就是民豪被實驗,在冥想記憶中,重回迷宮被鬼火獸追殺。

《移動迷宮:死亡解藥》因為這些動作和刺激驚悚的橋段,觀影有了不少視覺感,不過劇情的發展變化及友情的昇華也是觀看的重點。當然劇情的變化,如果知道「移動迷宮系列電影」的故事發展,必定依著在最重要的主角湯瑪士身上安排,似乎這樣連結局或謎底都不用猜了。

而答案而不意外,湯瑪士在第二集為就布蘭妲換血清,就已看得出他的血液可能就是閃焰症病毒的解藥,只是當泰瑞莎(凱亞絲柯黛蘭莉歐飾演)一心一意想為找到解藥,解救眾人的想法,或是計畫負責人艾娃(派翠西婭克拉克森飾演)在劇末的轉變,還是WCKD組織裡如詹森等人,想把解藥當作權力籌碼,那又如何?當「末日之都」被外圍的反抗軍攻入,WCKD被四處被攻擊破壞,人和人相殘,全都毀滅了,那有解藥又有何用?因為,人死了都無法復生。

為了尋求解藥,在實驗的過程犧牲太多人了,尤其可憐的年輕世代,湯瑪士當初就是認為這種不平等的對待,反WCKD組織,而被丟入迷宮幽地,在他失去記憶後,卻憑著領袖的特質,成了年輕世代的領導者,就如紐特最後在信上所說,見到湯瑪士不久,就覺得信任他,想追隨他。

湯瑪士、紐特及民豪三人建立起極佳的友誼情感,有難同當,一同出生入死的情感及反抗WCKD組織的暴行,使得湯瑪士寧可捨棄對泰瑞莎的愛,選擇兄弟友情相挺的心,甚至後來結識到豪爾赫(吉安卡洛伊坡托飾演)及布蘭妲的義氣相交(雖然布蘭妲對湯瑪士有情愫)。

因為「正義」的價值,對生命的尊重,湯瑪士站在與泰瑞莎不同的角度。湯瑪士對弱勢是同情同理的,並且他想做到公平,而非讓好處盡給權貴所享受,而泰瑞莎雖然也有想救眾人的心,卻被組織所利用。

本以為在第一集已死的伽利(威爾普爾特飾演)再次出現,算是給湯瑪士另一種情感的考驗,畢竟他殺了那時他要好的朋友查克,只是伽利的立場到了這集,與他相近,畢竟最惡的是WCKD組織一行人,他選擇讓伽利有改過的機會,伽利的出現也成了他們能夠潛入「末日之都」的重要引線。

玻璃與鋼鐵的色調,使得這集與前兩集相較,有更科幻的感覺,但奔跑依舊是重要的動作,不管之前在迷宮、在沙漠,這集在大樓、地道裡,奔跑的動作,雖然是逃跑,但卻是一個衝向自由的行為。在追求自由的過程裡,湯瑪士與迷宮幽地的一群好友,結為兄弟情,因為兄弟情,他不願放棄身旁每一個人,即使紐特已感染,他仍不放棄,最後一段的紐特快變狂客,抓狂中,自己將刀頭刺向自己,也是一種不願傷害自己兄弟的舉動。

在到達文斯(巴里佩珀飾演)安排的安全之地前,這條通往自由的大道,不是輕易即可爭取而來的,這也意味著,古今中外歷史皆然,自由是經由許多人的生命、熱血奮鬥所換來的,自由的空氣,十足珍貴。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