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紅雀》:女間諜的色計馭心術

《紅雀》(Red Sparrow)不好看嗎?愛德華看到IMDb的評分,還真有些驚訝,一開始還看到5字頭的低分,目前爬升到6.5,而爛番茄也只有51%,這樣的評價,代表電影無趣嗎?愛德華在觀影時,覺得劇情還可以,節奏也算緊湊,故事有懸疑性,不會覺得沉悶無聊,而珍妮佛勞倫斯的大膽裸露演出,整體來說,《紅雀》仍算是一部還有看點的電影。

至於為何在國外影評網出現這樣不高的評價,應該和觀眾對這部間諜驚悚電影有不一樣的期待,以及這部電影有些設定瑕疵,紛紛提出不合理的質疑有關。如果仔細的檢視電影,確實有出現一些敗筆,愛德華以下的影評內容,涉及劇情及故事背景討論,如未觀影,請自行斟酌閱讀。

愛德華覺得《紅雀》最大的敗筆出在時空背景的設定上,因為沒有明確點出,也交待不清。電影的故事不是發生在冷戰,卻有冷戰中美國對蘇聯的政治思維,故事又看似發生在現代,卻沒有太多高科技的間諜武器,而故事背景可能設定在80年代或90年代,但故事中又談到社群網站的網路科技,而電影中的車子、植皮的醫學、部分監視系統的設計,卻又像是現代才有的機器及技術,這樣的落差,使得觀眾會對故事背景產生時空錯亂,無法投時代間諜背景的氛圍,而看電影時,如果又以為會有特務片般的動作及特效出現,可能又更失望了。

再來是角色的安排,「復仇」是劇情重要的戲碼,只不過在女間諜的刻畫上,相當重視「性」及「女色誘惑」的元素,似乎女間諜最強的武器是「肉體」,甚至將俄羅斯的特務訓練,過於物化和窄化,而劇中男性似乎像無腦的精蟲上身,很容易被女性的美色與性所勾引。

在第四學校的訓練上,校長(夏綠蒂蘭普琳飾演)耳提面命的訓練,不斷強調身體是國家的,幾乎每堂課的演練,都著重在「性事」上。這對《紅雀》主角多明尼加伊戈洛(珍妮佛勞倫斯飾演)的敘事,後來又想刻畫一些雙面間諜的情感,比較不利,幾場感情的戲,顯得沒太多溫度,感情反轉也過於奇怪。

因為是「復仇」,看得出電影一開始安排多明尼加伊戈洛的用心,也為後來從天鵝墜落成麻雀的情緒反應鋪陳。原本是國家首席的芭蕾舞者,因表演時意外受傷,而無法繼續在舞台上演出,在俄羅斯國家情報局擔任副局長的叔叔(馬提亞斯修奈爾飾演)用情報資料告訴她意外的真相。原來她被團裡另一個女舞者桑雅及男舞者設計,毀了芭蕾舞生涯,她在傷還未痊癒就到埋伏在劇院,趁著兩人燕好時,擊傷報復他們。

這裡就可看出多明尼加的狠與復仇心,不是誰可欺負的。為了延續能照顧母親的醫療,她不得不接受叔叔的安排,先被叔叔設計出賣肉體的考驗,再來進入第四學校,成為美女特務,進行不人道的「紅雀」訓練。之後,她一連串痛苦遭遇,包括肉體與心靈的摧殘折磨,都拜叔叔所賜,這也是為何最後她會再設計報復叔叔,因為她的本性,就是有仇報仇,不屈服的堅毅性格。

電影一開場也安排另一段伏筆,交錯著多明尼加的天鵝湖表演。原來美國中情局特務耐特納許(喬艾格頓飾演),偽裝成商人,在俄國境內收買政府人員做線人,竊取情報,結果意外被發現兩人的交易。而後俄國情報局,即要找出這個洩露國安的「內鬼」,多明尼加在接受訓練後,即被賦予接近納許的任務,兩人相遇後,電影加入虛虛實實誘惑的感情戲,不過找出「內鬼」,才是《紅雀》故事的主線。

只是「內鬼」在最後一段突然現身,將軍(傑瑞米艾恩斯飾演)看似沒有太多與多明尼加有交集的線,還有在故事也未有太多隱藏的但能找出的明顯線索,將軍一角就直接在最後跳出來,告訴多明尼加自己是內鬼的苦衷與原因。這也是最後電影收局的缺點,轉折有點快,少了線索安排。

《紅雀》改編自前美國中情局傑森馬修斯的間諜小說,或許作者是中情局出身,小說寫實,導演佛蘭西斯路易斯也想把一些訓練及逼迫手段,更寫實的重點拍攝,尤其在性與權力、暴力上的安排。

藉由多明尼加的角色,用「性事」看穿男人的權力欲心理,因為能看穿男人的權力欲,她更能運用心理詭計來「色」計男人,而且可以看出她相當聰明的運用「性」,她會以攻為守,採取主動,而非讓男人來主控「性」的遊戲。

《紅雀》如果單以性與心理的角度來看女間諜的手段,外加電影製造的一些懸疑及肉體折磨的驚悚,仍算是部觀影有娛樂性的電影。而多明尼加這角色在電影最後一通只有音樂聲音的電話,透露著她與納許的情未了。

《紅雀》未來還有續集嗎?珍妮佛勞倫斯被媒體問到自己是否未來有機會為《紅雀》再拍續集?她希望有機會,她覺得自己與這角色的緣分還未結束。相信這雙面間諜的角色有不少能讓珍妮佛勞倫斯表演的空間,但就看票房成績,有無機會開拍續集了。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