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角頭2:王者再起》:做「兄弟」的不歸路

《角頭2:王者再起》雖說是2015年《角頭》的續作,不過卻是另一個故事,所以未看過前作,不需擔心劇情或人物角色的連貫。這部黑幫電影,拍得格外寫實,有些黑道規矩、手段,甚至爭地盤的恩怨糾紛,都有細膩的刻畫描述,電影想必也有不少導演顏正國自己的體悟,甚至幾個角色也有他的影子,電影主旨雖是老生常談「歹路不可行」的警語,但為何就是有人年紀輕輕就勿入歧途,做「兄弟」混黑道?

是因義氣,還是血氣方剛,逞兇鬥狠做「兄弟」?甚至拚「角頭」?《角頭2:王者再起》透過不同世代的黑道人物,看黑社會的人與事,如果說做「兄弟」有情非得已的原因,那是藉口,但又似乎未盡公平,因為有時亦有些說不出的苦衷和無奈,只是如果無法抽離,就會愈陷愈深,而到頭來的下場,就像想淡出江湖的貴董(高捷飾演)感嘆:做兄弟的,到頭來就是一首悲歌!

是悲歌!但陷在當局的人,卻不認為。《角頭2:王者再起》劇中的三個主要角色人物,仁哥(王識賢飾演)、劉健(鄒兆龍飾演,台灣觀眾最熟悉他過去演出的角色,應該是第四台常播周星馳電影《九品芝麻官》裡的常威)及林玉慶(鄭人碩飾演),他們各有自己的行事風格及面臨的處境,而「野心」是造成他們在局裡,愈陷愈深的因子。

搶地盤、搶位子,想做角頭老大,是有野心混黑道的目標。劉健是最典型這樣的黑道人物,他是中生代的黑道,有謀略有企圖,不滿老一代如貴董等人的經營手法,以販賣毒品的方式,擴大版圖,並且勾結政府白道,稳住他的黑金勢力,進一步搶奪其他角頭原有的地盤,而不服者,他即用殘忍逼迫的手段,虐殺清除這些阻擋的人。

他的狠,幾乎沒有道義,如果有也只是想藉由利益關係而吞併,他與阿仁從高中即相識(電影最後的彩蛋,追憶兩個人相識的源起,對照後來的人生發展與衝突,只能說人生的變化真大,而當初換帖的義氣相交,到後來的結局實在難堪),都想在黑社會裡擁有一片天。

而阿仁雖是北館的角頭老大,但上頭還有老大哥貴董,而貴董到了老年,愈來愈想過安穩日子,不想再打殺爭地盤,以和為貴是處事做風,但在爭權奪利,面對其他幫派的挑釁和搶地盤,阿仁實在很難做到貴董的訓誡,尤其他手下的小弟們「北館五虎將」也吞不下被對方新生代較量的氣。

「北館五虎將」是即將竄出接班的一代,雖然年輕,但也近而立之年,已在江湖混了多年,他們想有更多的空間發展,在利益誘惑下,很快就有換邊站的想法,阿超就是先被金錢利益吸引的,只可惜,他只是劉健的棋子,而後,兩方的仇恨愈扯愈深。

而貴董想要以老一派喬事的方式排解糾紛,只是劉健不領情買單,進而引起更大的衝突與火拚。在廝殺過後,混兄弟的,其實沒有人是贏家,都是輸家,不管是被殺、自殺,還是親情、情義全失,都注定這是做「兄弟」的不歸路。

而「角頭」也被地下社會發展而污名,貴董在車上告訴憤怒的阿慶,角頭最早的意義,並非逞兇鬥狠,想爭地盤的地方惡霸,而是地方正義之士調解鄰里糾紛,保衛地方不受外人侵侮,受人尊重的人。只是貴董在如何好言,仍勸不過已迷失的阿慶。

《角頭2:王者再起》以羅大佑的《彈唱詞》做插曲,這首歌過去也被用在類似的香港黑道電影,「本是同根生,何以自相剖;血染生靈心,誰人凶刃手。絕滅天理處,誰人在怒吼;嘿喲哼嘿喲,天地的怒吼。」電影中,阿仁與劉健合唱時,有兩人的結拜情,卻也是已近無言的絕唱詞,因為在黑社會裡,做老大的只有一個,只要有野心,為了利益爭奪,暗黑的人性下,沒人情願做一輩子的小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