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還有機會說再見》:厭世嗎?想想人生最後一天怎麼過

《還有機會說再見》( Before I Fall)改編自同名的暢銷小說,題材是青少年小說,所以是YA片(Young Adult),不過內容不只校園青春、閨蜜友情,還牽扯到人生道理,生命價值觀等意涵,對於年紀輕輕就對生命感到「活著到底要做什麼?」、「這個世界無趣,沒有意義」的厭世行為,無疑是一個衝擊思考,想想如果人生,只剩下最後一天,那到底該怎麼過?

電影一開場,或許會有點不知主角高中校花莎曼珊(柔伊德區飾演)說了一堆台詞,有什麼意義,她說,「或許你還有一千個明天、三千個明天或著一萬個明天,有這麼多時間可以沉浸。但對某些人來說,我們只有今天……」電影其實是倒敘法,到了結尾,會重複這段話,自然了解莎曼珊對於人生最後一天的珍惜想法。

這樣的開場,其實也直接說明,主角莎曼珊已死,接著運用無止盡的輪迴手法,重新回到人生最後一天,考驗著她在死亡前一天,如何看待自己的人生。

意外的事件是從舞會後的不愉快糾紛,莎曼珊與閨蜜們自駕車發生車禍後,隔天一早醒來,她感覺自己又回到當天的早上6點50分,場景一模一樣的接連上演,而後車禍事件又準時發生。在看似無法逃避下,她先是狐疑,之後覺得無力改變將發生的死亡事,於是厭世,在重複的一天中,放任行為做自己,結果事情變得更糟,人際關係、家庭關係更離譜,試想,如果,真這樣離開人間,那到底還留下了什麼人生?

於是她重新檢視自己的短暫青春,先是愛情,她發現自己的感情並非是選擇一個女孩都喜愛的校草,而是該選擇,從小一直暗戀喜歡她的男生肯特,因為肯特對她才是真心,是想守護她的人。之後,在校園生活裡,她和閨蜜們,四人並非真的好人緣,是一種自以為是的小團體,主導了同學的友誼,霸凌貼標不喜歡的人。其中像是因同性戀傾向而被排擠的安娜,另外被認為怪怪,被她們貼上瘋子標籤的茱麗葉。

莎曼珊在重複過著最後一天的生活,逐漸理解,茱麗葉被貼標,鬧自殺的原因,同時也了解閨蜜琳賽(荷絲頓塞奇飾演),為何武裝自己,霸凌別人的原因,除此和媽媽間,因青春期的變化,變得不友善,在家庭裡,她也不是個好姊姊……,但這些要解決的問題,如果生命只剩最後一天,她該怎麼改變?甚至告別?

在改變的過程中,幾次的輪迴,讓她慢慢意識到,她可能無法救自己(原先她是害怕想躲避的,以為逃過死亡時間,時間就可繼續,但卻又重複輪迴了,因為她註定要過人生的最後一天),但她可以彌補周圍的人際關係與家庭關係,甚至,她可以救一個原本她也討厭的人。

《還有機會說再見》的生命教育題材,雖然對青春還有些遠,不過把握當下,珍惜周邊的人事物,更是理解生命、用心對待生命的重要方向,「生命長短說不準,認真過好每一天」,是電影要告訴你的人生事。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