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美國製造》:這不是傳記電影,是瘋狂的政治鬧劇!

《美國製造》(American Made)是2017年湯姆克魯斯繼《明日邊界》後,再次與導演道格李曼合作的電影,不過這次拍的不是科幻動作片,而是犯罪類型的電影,不知是阿湯哥把主角演得太神,加上不少以第一人稱跳出的寫實拍攝紀錄穿插,讓人誤以為這是部傳記電影,但實質不然,電影只有藉用一些真實人事的背景,然後做戲劇性的改編,只是真實的人事背景,放在當時的政治環境,重新檢驗下,會發現實在太荒謬了,電影抓住故事主角的奇事,諷刺了美國近代政治相當離譜的一頁。

愛德華觀影後,忍不住查了一些阿湯哥飾演劇中環球航空(TWA)機師巴瑞塞爾的一些軼事,發覺真的很扯,而且主角居然真能假正義愛國之名,做出一堆狗屁倒灶的事,事後,美國政府為了反共、掃毒,默許他轉汙點證人減刑,但其實他對自己走私軍火和毒品犯罪,毫無悔意,最後囂張的犯罪行為,政府關不了他,結局下場竟是由黑幫私下的報復解決。

《美國製造》真實的原型人物,沒有阿湯哥那麼帥氣有魅力,而是個高大的肥男(奇怪,阿湯哥明明在劇中演犯罪的壞蛋,怎還這麼瀟灑?),在年輕時被美國政府吸收(不過他在法庭否認自己被中情局招收,而真實事件上,也沒有電影中,多姆納爾格里森飾演的中情局特工崔佛一角),協助政府提供情報。

從70年代晚期和80年代中期,巴瑞塞爾就從事多起不法的軍火及毒品走私勾當,但未受到美國政府的法律制裁,為何他可以如此囂張,《美國製造》推敲了一些原因,認為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問題不小,除此,巴瑞塞爾藝高人膽大,利用政治情報工作的掩護,直接與中南美毒梟做生意,並販售軍火,電影只是把這些荒唐事,加入戲劇的手法,誇張地表現出來。

為何美國政府會默許這樣遊走在黑白兩道的人物,原來當時是冷戰的後期,加上反共的時代背景,還有中南美毒品嚴重入侵美國本土等問題,但許多政治事背後都有目的,擔心被扣假民主自由,有些事無法拉上抬面明講,加上為穩固政權及民心,於是透過私下的協議,處理一些不光彩的事。巴瑞塞爾就在這樣的背景才存活,並且有恃無恐,在當時只要打著反共愛國的旗子,就可假正義行不法事。

貪婪使人迷失,當巴瑞塞爾賺到原比自己當機師多了好幾倍的財富時,他更加瘋狂,電影前半段描述他走私毒品的經過,賺錢賺到財富多到數不清的煩惱,只是走偏門後,尤其這種利益勾當的壞事,一做下去,幾乎無法回頭,當他的小舅子出現,接連豬隊友的行徑,影響了他與毒梟間的信任關係,因為毒梟更想保護自己的管道,黑道永遠都有自己的私法,而小舅子脫軌的問題,也被黑道以炸死處理。

巴瑞塞爾知道自己身陷黑白兩道利益糾結的風險,他最後錄了一堆影音,意即想交待一些事物,除了為自己脫罪外,也留下一些線索給律師及檢方,萬一他真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死了也可反擊。當他最後為脫罪,反咬毒梟一口,從法庭無罪釋放時,他已知黑道不會輕易放過他,於是四處以汽車旅館為家,每次開車扭動發動器時,不免想起小舅子遭黑道謀殺慘死的手法,只是躲得了一時,也躲不了永遠,他還是死於黑道的暗殺。

《美國製造》主角會有如此瘋狂的脫序行為,原因確實就是來自於美國政府部門愛國主義的正義心作崇,把反共的愛國主義無限上綱,即使緝毒局、FBI,甚至檢方都握有主角犯罪的大量證據,但仍敵不過政治背後的盤算。像劇中最後暗示牽扯當時坐鎮白宮的美國總統雷根,也意即主角的不法事,但在達成掃毒,拉攏民心的前提下,都可通融,所以「政治」是門好生意,只要犯罪扯上政治,就沒有是非了嗎?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