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捍衛戰士:獨行俠》,你會想了解的5件事!

湯姆克魯斯主演的成名之作《捍衛戰士》,終於在36年後,迎來續集《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電影評價在爛番茄影評網開出滿分好評,IMDb則高達8.6分。這部電影的劇情故事及拍攝籌劃工作至少醞釀超過10年,首集導演東尼史考特在2012年過世,續集改由約瑟夫柯金斯基執導,演員方基墨飾演的「冰人」回歸,並加入麥爾斯泰勒、珍妮佛康納莉、喬漢姆、格倫鮑爾、路易斯普曼等人共同演出。

《捍衛戰士:獨行俠》這部好看的軍事動作電影,獲得2022年75屆坎城影展首映禮的殊榮,湯姆克魯斯也獲得榮譽金棕櫚獎,續集電影致敬了當年24歲的阿湯哥自己,更超越了前作,熱血勵志的感動,必定留名影史,成為難以取代的經典作品之一,因為這部電影,除了是湯姆克魯斯多年的心血,也是一群熱愛電影,瘋狂求真,玩命拍出來的大作。接著愛德華為你整理《捍衛戰士》首集的重要劇情、《捍衛戰士2》演員角色及電影看點,供你觀影前後,皆可參考了解。

1.《捍衛戰士:獨行俠》劇情重點,關注「獨行俠」角色的心境變化

《捍衛戰士》湯姆克魯斯飾演的「獨行俠」彼得米契爾,首集是自信破表,桀驁不馴的海軍飛行員,他駕駛的F-14戰鬥機,能展現翻身特技,高超駕駛技術獲選加入美國海軍最頂尖的飛行訓練單位「Top Gun」受訓。而他的好搭擋雷達攔截官及唯一的摯友是「呆頭鵝」尼克布雷德蕭,結果在一次飛行訓練任務,意外引擎熄火墜機,「呆頭鵝」在彈射逃生撞斷脖頸,意外喪生,雖然事後軍方調查,「獨行俠」並無操作失誤,但彼得自認「呆頭鵝」的死,是自己自負疏失而導致的飛行事故。

陷入低潮,女友夏綠蒂仍無法撫平彼得喪友的心情,直至彼得找了「毒蛇」教官談心,教官告知他與彼得父親曾在越戰的事,而彼得一直找不到失蹤的父親,原來父親已是越戰傳奇,犧牲自己救了同伴。而《捍衛戰士:獨行俠》劇情主要連結在首集「呆頭鵝」的事件,仍對彼得有創傷陰影。

如果未看過《捍衛戰士》首集,直接看《捍衛戰士:獨行俠》,不至於完全看不懂,但至少要了解「呆頭鵝」事件對彼得的影響。除此,續集故事補足了首集未能完整交待角色的心境,甚至不少文戲對應到首集,湯姆克魯斯飾演的「獨行俠」彼得米契爾,已不是當年那個年少氣盛的飛行員,在當年電影的結局,已成了飛行教官後,為何他仍持續服役36年,不想升職?而新科技,對他又有何影響?

2.重要角色的過往與彼此的心結

《捍衛戰士:獨行俠》重要的角色連接是麥爾斯泰勒飾演布雷德利「公雞」布雷德蕭上尉,他就是「呆頭鵝」的兒子,首集那時他還是到基地懇親,讓媽媽(梅格萊恩客串演出,後來她成了90年代的美國甜心)抱著小男孩,坐在鋼琴上與彼得唱歌玩樂。36年後,「公雞」年幼失怙,再見到彼得,對於「獨行俠」有種說不出的情結,而「獨行俠」也對摯友的兒子,心裡一直過意不去。

而當年與「獨行俠」競爭互不相讓的「冰人」卡贊斯基,續集已是四星上將兼海軍作戰部長,方基墨回歸這角色,有不少意義,現實生活中,他因喉癌失聲所苦,能再參與電影演出,真的是靠著意志力撐起,而這角色與「獨行俠」的互動變化,也是觀戲重點。

而《捍衛戰士》兩部作品,都是陽剛的軍事電影,是男人的浪漫情懷,不過首集的愛情元素不少,凱莉麥吉莉絲飾演的女教官「查理」夏綠蒂是《捍衛戰士》的女主角,當年她的模樣,相當迷人,與湯姆克魯斯劇中的姊弟戀搭配(真實中凱莉麥吉莉絲大「阿湯哥」5歲),十分有話題。

《捍衛戰士:獨行俠》愛情不是故事的重要劇情線,但珍妮佛康納莉飾演的潘妮班傑明(出現在首集一開始長官臭罵彼得一堆我行我素的行徑台詞中,包括泡上了海軍上將的女兒,呆頭鵝驚訝說是潘妮班傑明?)完美點綴續集該有的浪漫元素,她的出現,填補了「獨行俠」的部分失去的情感,這角色也補足「查理」夏綠蒂的空缺,她是前海軍上將的女兒,是一位單親媽媽,也經營著酒吧。

3.F-18超級大黃蜂戰機主秀,電影還藏有美軍黑科技

《捍衛戰士》電影在90年代前後風靡全球,掀起飛行夾克、雷朋墨鏡等穿搭流行,也帶動後來不少軍教片、軍事片及空戰、戰爭電影的浪潮,甚至被戲稱是「史上最貴的徵兵廣告」,因為有不少美國青年看完電影就想從軍,而且報考海軍的人數不少。是的,當年《捍衛戰士》的拍攝,美國國防部是傾全力支援所有拍攝工作,在航母的F-14等軍事武器,全部真實呈現,而這次拍攝《捍衛戰士:獨行俠》,美國國防部一樣全力支持。

由於F-14戰機已退役,現實美軍的主力戰機就是F-18超級大黃蜂,《捍衛戰士:獨行俠》就以F-18為主秀,而電影的飛機及武器裝備都是真實的,但其中有一個無人機「暗星號」(Darkstar)雖是虛構,但卻隱約透露美軍的黑科技秘密,因為它是由洛克希德公司臭鼬工廠(Skunk Works)設計,與真實的「黑鳥之子」SR-72高速偵察機有不少相近處。

4.電影配樂金獎級,片尾主題曲值得再聆聽

《捍衛戰士:獨行俠》電影配樂,由金獎配樂大師漢斯季默加入與首集的作曲家哈羅德方特梅耶合作。《捍衛戰士》首集的電影配樂就是整部電影的靈魂,當年電影原聲帶大賣,也是影史上原聲帶銷售量最熱賣的大碟之一。首集由柏林合唱團演唱的主題曲〈Take My Breath Away〉(帶走我的呼吸),更一舉拿下奧斯卡金像獎及金球獎的最佳歌曲,另一首肯尼羅根斯演唱的〈Danger Zone〉(危險地帶)也是名曲,這次在《捍衛戰士:獨行俠》會有驚喜的彩蛋。

《捍衛戰士:獨行俠》更請來女神卡卡(Lady Gaga)親自操刀並獻唱〈Hold My Hand〉(牽我的手),從上映前的MV首播,就感受到她的聲音能量,在電影結束後的片尾,可以再次聆聽欣賞。

5.空戰真實實景拍攝,大銀幕感受更震撼

《捍衛戰士:獨行俠》受疫情影響,原本從2020年預定上映,一延再延至2022年,而且堅持不直接於串流影音上架,有著湯姆克魯斯對電影院的熱愛,因為這部電影只有在大銀幕上才能看到最佳的觀影效果,其中IMAX版、4DX版能呈現真實度,但這部電影特別安排有56分鐘的「ScreenX」內容,只有在ScreenX影廳(全景電影格式)270度全景的影廳設備才能播放(台灣目前未有ScreenX影廳)。

這部電影的完成,幾乎是演員及拍攝工作團隊賣命演出。在拍攝前,演員集訓數月,並到飛行學校接受課程訓練3個月,學習試飛單引擎飛機,習慣機艙的空間,並要學會L-39教練機進行特技飛行,最後進階到操作到F-18超級大黃蜂戰鬥機,阿湯哥還從航空母艦甲板上起飛。為了預防飛行途中發生意外,演員還要先學會空中彈射與海底逃生的求生技巧。

演員拍攝這部電影最危險的地方,即是要承受飛行員在幾萬英呎高空的G力問題,一般人在遭受4至5倍以上的G力(自己體重倍數的重力加速度),就可能會陷入G力昏迷,即重力加速度太強而失去意識。而飛行員一定要經過訓練,承受6至8倍的G力,此次演員是接受戰鬥機級的8倍G力訓練。

在拍攝上,更在駕駛艙內安插6個研發改良的小型的IMAX攝影機(因為攝影師無法擠進駕駛艙拍攝),演員必須要操作飛機、還要演戲,也要懂得攝影鏡頭的操作,已是自導自演自拍了。這些心血,都是為了讓觀眾看到最真實的影像,感受空戰的場景,也只有在大銀幕才能呈現這些畫面的觀影質感。觀影後,有興趣可閱讀:《捍衛戰士:獨行俠》彩蛋,如何致敬回應「Top Gun」首集經典?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