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蜘蛛頭監獄》:看完,有種「釀鬱」的感覺

《蜘蛛頭監獄》(Spiderhead)劇情題材雖然有些創意,但故事卻沒有說好,結局原想帶入的省思空間,卻有點成了心靈囚徒,自圓其說的自我原諒告白。電影的評價不太理想,在IMDb只有5.5分,爛番茄則只有45%的新鮮度,很可惜這部電影,有克里斯漢斯沃、麥爾斯泰勒和朱妮絲莫利特等演員組合,導演則是執導2022最賣座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的約瑟夫柯金斯基。

為何這部在Netflix線上發行的電影,未如預期好看?歸根原因,出在劇本沒有把想要營造科幻驚悚的人體藥物試驗故事,敘述得完整清楚,而角色的塑造也看不出其背景,尤其克里斯漢斯沃飾演瘋狂科學家史蒂夫的過去與角度,並沒有帶到其病態足以說服人的觀點,加上有些情節解釋過於重覆,如麥爾斯泰勒飾演傑夫自責厭世的心境。而劇中有些情節刻畫過於簡陋,也造成劇情說得不夠明白。

《蜘蛛頭監獄》電影受到新冠疫情拍攝的影響,有近90%在室內搭景製作,不知這是否也是造成故事及劇情、場景轉換,無法拉開格局的原因?電影改編自作家喬治桑德斯的短篇小說《逃離蜘蛛頭》(Escape from Spiderhead),如果電影能將人的私欲、藥物的濫用、心靈的空虛和罪惡感的救贖等內容,拍得再細緻,同時加上驚悚感,或許《蜘蛛頭監獄》會更好看些。

電影一開場,原本是還有讓人想好奇看下去的劇情,史蒂夫和助手馬克測試著藥物功效,而測試點在監獄,這座沒有圍籬,人可自由活動,而兩個監管人員也態度和善,卻隱藏著不自由的藥物測試問題。劇情張力最強的一段則是在「N-40愛意濃」的藥物測試,傑夫在藥物控制下,與互不喜歡的希瑟,當埸相愛交歡。可是這個「春藥」劇情,後來就一直圍繞著打轉,無法再讓故事進入下一個高潮,故事發展也變得愈來愈空洞,漏洞也不少。

而後再引入《蜘蛛頭監獄》最具威脅大腦情緒控制的「I-16釀鬱」藥物,像是劇中最具不聽話就懲罰的設定般,會讓人產生極度憂鬱的藥物,引發不可測的生命自戕行為。過程中,也有「G-46笑樂爽」、「B-15語彙豐」等藥物測試,不過隨著傑夫看到史蒂夫的記事本內容,見到阿奈斯提公司的名字,才驚覺自己全程遭到史蒂夫設計在這個監獄,做不合理的人體測試實驗。

史蒂夫這一連串的藥物試驗,主要是為了測試B6服從藥,是否能成功,所以透過「愛意濃」讓兩人相愛,再要求一方是否能聽從指令,給予「釀鬱」,可能造成生命危險的藥物,如果仍有愛意的人,能夠同意執行,那B6服從藥就代表成功。後來史蒂夫發現傑夫和瑞秋(朱妮絲莫利特飾演)互有感情,再做服從藥測試,結果雙方攤牌,揭露瑞秋犯罪的瘡疤。

結局,馬克的反轉太過平淡,被傑夫說服,良心發現成了報警的人,而一直困在過往醉酒車禍,造成女友離世的傑夫,和瑞秋逃出蜘蛛頭監獄,然後這段創傷似乎已雲淡風輕,他走出陰霾,原諒自己。至於一心想發明服從藥的科學家史蒂夫,則開走飛機,但因施打到愛意濃,而迷幻美好的前景,失事撞山而亡。

愛德華這篇影評的標題,以劇中的惡藥「釀鬱」入題,多少帶著看完有些空虛失望的感覺(蛤,結束了,比較難給電影正面評價),不太想再為這故事加料延伸什麼省思哲理,或許需要加些「語彙豐」,才能表達故事想延伸的哲理,寫出更多的形容了。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