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壞事大飯店》:好人與壞人的那條線到底在哪?

《壞事大飯店》(Bad Times at the El Royale)是2018年上映的一部黑色驚悚懸疑電影,由《詭屋》的導演德魯戈達德執導及編劇,劇情相當離奇的穿插著美國70年代的背景,敘事手法也以倒敘、插敘並進,主要人物角色有7人,錯綜的故事線,最後結局再把故事及角色一一連在一起,這是一部愈看愈有趣的電影,在爛番茄的評價還不差,有近74%的新鮮度。

愛德華建議看《壞事大飯店》需要有些耐心,如未觀影,也不要先去看劇透結局,否則會影響你對電影轉折的趣味性。接著愛德華解析電影想要呈現的一些想法及人物角色,讓你可進一步了解導演的用意,如果還未觀影,建議下面的內容觀影後再來閱讀。

《壞事大飯店》從設定皇家大飯店,橫跨著加州與內華達州的交界,一邊是陽光普照的加州,一邊是充滿機會的內華達州,旅客可自由選擇要居住在哪一州之上,再到人物角色上的設定,每個角色都有現在與過去,甚至各有著兩種身份,一個是入住房間的身份,一個是暗地裡真實的身份,再來是飯店裡密道,充滿懸疑性的雙面鏡,可窺探房間裡的一舉一動,這些設定手法,導演想傳達什麼暗喻呢?

導演應想透過電影,讓觀眾去思考人性善惡的一體兩面,同時也諷刺著好人與壞人的那條線,到底在哪?究竟誰是好人?誰又是壞人?什麼才是正義?什麼又是虛偽?看似好人,卻也可能做出惡事;被認定的壞人,卻似乎也不一定壞到底!不要以刻板的印象或意識形態去看待、評斷一個人,而是以當下的事件去衡量人性的價值。

雖然《壞事大飯店》敘事上,如一不注意,會感到有些凌亂,但其實故事很簡單,就是某天一群人突然同時入住了這間飯店。

丹尼爾神父(傑夫布里吉飾演)入住四號房, 女歌手達琳(辛西婭艾利沃飾演)入住五號房,嬉皮艾蜜莉(「格雷女」達珂塔強生飾演)入住七號房,推銷員拉瑞米(喬漢姆飾演)住進蜜月套房喬漢姆,而飾店員工麥爾斯(路易斯普曼飾演)則在員工室及櫃檯,另外有兩個不速之客,一個是被綁到飯店的蘿絲(卡莉史派妮飾演),另一個是殺入飯店的比利教主(「雷神」克里斯漢斯沃飾演),7個人各有故事,最後離奇的交織在一起。

首先最早抵達飯店,發現飯店有問題的是拉瑞米,原來他是要調查飯店偷錄影片的不法問題,他真正的身份不是推銷吸塵器的業務員,而是FBI探員。

而讓《壞事大飯店》電影充滿歌舞旋律的是歌手達琳一角,她因飯店離工作演出場所近又便宜才選擇入住,她被男人騙的過往,使得男人接近她,總是帶著防衛心,所以當丹尼爾接近她,並下藥,很快就被她反擊。

丹尼爾表面是神父,其實是剛假釋出獄的搶匪,而《壞事大飯店》的一條主要與「金錢」的故事線即是由他身上延伸,10年前,他和弟弟搶劫失敗,弟弟被殺之前,即把搶來的錢藏在飯店的一個房間裡,他到飯店,即是要挖出藏在房間裡的錢,但因入住的房間有錯,真正的錢藏在歌女的房間。

艾蜜莉是嬉皮,不滿自己的妹妹蘿絲愛上邪教般的比利,於是綁架妹妹,希望逃離邪教的魔爪,只是妹妹中毒太深,最後還叫邪教教主前來飯店血洗,而比利李進入飯店後,一一把飯店的祕密帶出。

至於表面看似服務員的員工麥爾斯,其實也有另一身份,是越戰時的神槍手,所以最後結局時,他也加入混戰,一一殺死對方,但當他殺死比利李後,又被自己救的蘿絲所殺,而蘿絲又被丹尼爾殺害,最後只剩丹尼爾與達琳兩人活著離開飯店。

《壞事大飯店》也有著人性貪婪和欲望,被當權者擺弄的諷刺,電影中則充滿著美國60~70年代的文化背景,包括越戰問題、胡佛的國家機器問題,曼森家族的邪教事件(2019年昆汀塔倫提諾的《從前,有個好萊塢》亦以此事件為題材)等,而音樂上,則是爵士搖滾的流行。

不少人看完《壞事大飯店》,覺得有昆汀塔倫提諾《八惡人》敘述故事的影子,確實是有不少相似處,如果想了解《八惡人》這部電影作品,可參考閱讀:【影評】《八惡人》:借古諷今的「種族歧視」問題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