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親愛的殺手》:人為什麼要活著?

《親愛的殺手》電影,雖然宣傳是赤裸大尺度的色慾激情國片,不過並非限制級的情色電影,而是輔15級,偏向殘酷寫實的劇情片,電影的故事及角色設定,帶有些社會弱勢的探討。電影開局看似帶點懸疑性的手法,可惜就像個煙霧彈,懸疑驚悚不是這部電影的主調,電影也未真正針對情節中放下的疑點去發展,而是一直圍繞在男女主角的性與愛之間,標題「殺手」的謎,直到結局解開,並不意外。如果這部電影在敘述手法上,再加些角色人性的塑造,劇情多些抽絲剝繭的推進,或許會更好看些。

那這樣該說《親愛的殺手》是個殘酷浪漫的愛情故事嗎?如果以這角度,看成是劇中六(鄭人碩飾演)與少女泡麵(邱偲琹飾演)的愛情故事,可能會比較好理解些,不過如果還未看這部電影的觀眾,愛德華建議要有心理準備,電影的第一幕到第二幕,故事鋪陳都有些壓抑,要有點耐心,否則會覺得很悶,而電影直到第三幕劇情才有些變化,角色的過去事也會浮現。

《親愛的殺手》故事,一開始從男女主角,各自的家庭情況說起,大樓保全文哥(鄭志偉飾演)一角的出現,算是男女主角六與少女泡麵的牽線人,從一次性交易的關係,讓兩人逐漸發展出一段相戀的愛情。

「性」在劇中或許可以視為一般成人,男歡女愛自由自主的象徵,但是對劇中男女主角來說,卻不盡然,一個帶著生理需求的期望,卻無法如願,另個帶著厭惡的恐懼,無法自主選擇。六因車禍意外,成了身體殘疾者,父親(喜翔飾演)自責自己的過去,也痛苦六受人歧視,無法照顧自己,如正常人活著。六在認識文哥後,似乎點到他生活苦悶,想藉性幻想與宣洩,躲避人生的無奈現實,只是他要解決性的需求,也是一件難事。

泡麵則是在成長過程,飽受精障母親(黃采儀飾演)的折磨,加上家中經濟問題,遭到文哥性侵無力反抗,又因文哥是房東,為了照顧母親和承擔的經濟壓力,淪為文哥的性工具。性對泡麵來說,並不像六般的期望,而是一種痛苦的形式,為錢出賣肉體所需的過程。

「心靈」是泡麵最需要的慰藉,她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情緒,而六的心理或許比泡麵堅強些,但殘疾的身軀,仍影響了他的自尊,他的「心靈」一樣需要寄託。在兩人性交易後,六愛上了泡麵,而泡麵也漸漸被六的追求打動,兩人因為「愛」的結合,似乎起了些互補,也讓弱勢兩人的心靈得救,只可惜劇情並非朝美好的方向前進,給兩人愛情有好的結局祝福。

《親愛的殺手》結局帶些社會現實的殘酷描述,原本兩人對人生似乎起了燃點與希望,但先是文哥吃味的攪局,再來六父親因病已活不久,擔心六無人照顧,決定帶走六,一起離開人世,至於泡麵的母親則是無法克制的惡言惡語,不斷污辱泡麵是婊子,泡麵積壓已久的情緒爆發,餵飯噎到母親。這是一個邊緣族群,再互相殘害的悲慘結局。

結局是一場悲劇,所以《親愛的殺手》是個殘酷的愛情故事,六與泡麵兩人因愛交歡過程中,或許帶些浪漫,但無法長久。不過泡麵在最後,已找到活下去的理由。電影開頭,「為什麼要活著?」,而後逐一解釋,就是泡麵在這段愛情中的成長,「人活著有三個理由,一個依靠,一個期待,一個明天。」

 



精選閱讀推薦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