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寒單》:贖罪的肉身寒單,痛能抵過嗎?

《寒單》如果以排片的上映時間來看,算是2019年最前檔的國片賀歲片,但電影除了熱鬧的炸寒單、迎財神(寒單爺被視為武財神)等場景,擦到一點年味的邊外,其實《寒單》電影的故事,劇情沒有熱鬧歡喜的賀歲片元素,它說的一個由愛生恨,釀成悲劇的故事,是一部主角透過肉身寒單的型式,贖罪自虐自省的劇情片。愛德華在試映看完電影時,第一個想法是這故事太過悲情了,因為描述社會底層的故事,雖然帶些寫實,但也過於寫實,幾乎常見到社會新聞中的一些不幸事件,像情殺、黑道、毒品、強制拆遷等都會發生在兩個弱勢家庭的主角身上。

再來《寒單》這故事,不會告訴你一個和好、大團圓的局,因為傷害已造成,這個傷口的裂痕無法補回,兩個主角,在炸完一百萬的炮後,未來的路應不會再有任何交集,這樣故事的收尾,不像是一般社會犯罪寫實劇,總想交待被害人角色,如何放下仇恨的情節處理方式,所以《寒單》的劇情,並不討喜,如果以看熱鬧的心情,期待這部電影,應該會很失望。不過,如果對台東炸寒單的文化有興趣,甚至從一個想藉肉身寒單來贖罪的角度,去思考罪與罰這件事,應會有一些感觸。

愛德華建議在觀影前,可以了解導演黃朝亮拍《寒單》的創作心境,他為了拍《寒單》,先拍了紀錄片,甚至還親身上場,體驗被炸的感覺。這不是鬧著玩,黃朝亮當然被炸得皮開肉綻,這樣的創作原理很真誠,等於他創作《寒單》,是真的有親身體驗,他了解那種痛,更感受一旁家人在觀看時的心情不安和焦急心疼,所以在劇中,有不少親情的情感元素。像最後結尾,當主角胡宇威飾演的林正昆,必須藉由撐過一百萬的鞭炮來賠罪,自身除了必須忍受苦痛外,一旁在意他的母親(楊貴媚飾演)、女友蘇奈(小薰飾演),心情更是飽受折磨,所以鏡頭也不斷會帶到,而各角色間的種種糾結,錯綜的情感,是《寒單》透過肉身寒單的炮炸,所要訴說的。

電影除了親情,交織的是兄弟情,還有引爆衝突的愛情,而故事主角犯下的大錯,就從吃醋的愛情開始。林正昆喜歡同鄉的同學萱萱(林予晞飾演),只是萱萱一直把他當哥們似的朋友,她喜歡的人是鄉裡的小混混黃明義(鄭人碩飾演),只是黃明義從小就霸凌欺負林正昆,更出言挑釁他撿破爛的家世,在大學畢業前的寒假,見到明義在肉身寒單的轎上,不可一世的傲氣樣,加上萱萱探班的關懷,使得他魔性大發,點燃一旁大量的爆竹,原想炸傷黃明義,沒料到萱萱犧牲自己救了明義。

這個意外,從此兩個主角,命運有了改變,原可當老師的正昆,沒有完成學業,當起了肉身寒單,並做了資源回收工作,而明義則被炸傷了手,染上毒癮,成了廢人。正昆自覺心有虧欠,所以把明義拉起,關他戒毒癮,並合伙開了回收場,但惹上了想搶食資源回收大餅的黑道大哥(高捷飾演),不過兩人團結以兄弟相挺,渡過經營難關,只是隨著萱萱被炸死的真相浮出,明義無法原諒,決定為萱萱的死復仇,要求正昆以肉身寒單接受一百萬的炮炸來還。而後結局,兩人分道揚鑣,明義帶著萱萱未竟的夢和遺憾到台北,正昆雖然有了感情的歸宿,但除了肉身寒單贖罪外,也接受了法律的制裁並服刑。當然如果看了電影,應該有不少影迷會質疑明義怎會被蒙在鼓裡這麼久,甚至沒有察覺到正昆每年肉身寒單在萱萱靈骨塔前的問題,愛德華想導演應有另一種想法,想為贖罪的痛,做一些認罪的安排。

「痛表示還活著不是嗎?」是正昆不時掛在嘴上的台詞,因為正昆性格壓抑,一直不敢把真相說出,只能藉痛來麻醉自己犯下的錯,但要完全贖罪,並非是身體折磨才還得了,真正的痛,是心一直解不開的罪,只有親口向當事人道歉,向自己的親人說出傷痛的真相,心結糾纏的痛,才可能填補一些罪孽的傷口。劇中,蘇奈向正昆說出自己不堪的過去,也因為蘇奈提醒了他說出心事和祕密後,心裡坦然,正昆才重新面對自己的關卡,向明義認罪。


【看電影,必備的信用卡推薦】

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點我辦卡及了解相關優惠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而用肉身寒單來贖罪,罪孽就能解脫嗎?當然就信仰來說,有時是一種情緒的釋放,不過像劇中正昆的大錯,導演也用很實在的做法安排,除了自身受肉身寒單的痛來還,勇於向受害者認錯,更合理寫實的安排,需要接受法律的制裁。這也是為何導演最後讓反目成仇的兄弟情,鑄成大錯的正昆,必須向明義坦誠自己的過錯,說出自己心中的話。

其實看《寒單》,愛德華最感慨的是,為何家境一樣不好的明義,還去欺負嘲笑和他一樣是來自底層家庭的正昆?明義過去的惡行,當然是年少家暴父親的影響,以及沒有接受良好教育的無知,但受過高等教育的正昆,又為何過不了自己的情關?因為從小看似乖寶寶的他,對感情其實是不解的,他自認自己條件比明義好,萱萱應該要喜歡他,怎會看上一個小混混?但他不知愛情是無法用人的成績好壞做衡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情觀和情感選擇。

《寒單》在劇情故事外,也帶到了不少台東的美景,像太麻里華源村、台東森林公園琵琶湖,還有一些廟宇人文景觀,而這部電影,也再次考驗了鄭人碩的演技,要演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吸毒者,又要演出聽障和肢體殘缺的殘疾者,有幾幕表演,真是令人佩服他精湛傳神的演出。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