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猛龍怪客》:最強老爸的私刑教育

《猛龍怪客》(Death Wish)電影改編自1972年的同名小說,也是1974年同名電影的重拍版,雖然加了一點現代網路科技的元素,不過整體的故事及情節推動手法,甚至包括復仇方式的以暴制暴,都比較老派一些。不過整體的故事及節奏都還算流暢,幾場動作戲,也有驚悚感,除此,《猛龍怪客》應是布魯斯威利這幾年來,真正以主角身份主演的電影,其他大都是客串,另外,也是他近年在IMBb評分上,少數高過6分的電影,雖然在爛番茄《猛龍怪客》新鮮度很低,但至少布魯斯威利,仍有一些過去讓觀眾懷念的約翰麥克連硬漢形象出現,並加了不少內心的情感戲。

《猛龍怪客》的主角保羅原是名芝加哥醫師,家庭圓滿,結果一日,妻子(伊莉莎白蘇飾演)和女兒原要慶祝他的生日,結果醫院臨時有事,他離開家後,家裡竟遭歹徒闖入,妻子為保護女兒,不幸在爭鬥中被殺害,而剛考上大學的女兒,被蒙面的歹途侵犯,並被施暴,以致昏迷不醒。

保羅在悲痛之餘,受不了警方辦案進度,內心怒火難耐,決定化身私刑者,伸張正義,打擊罪惡,也逐一找線索,追擊殺害妻子的兇手。

布魯斯威利在《猛龍怪客》一樣很猛,不過不像那個《終級警探》系列裡,打不死的英雄約翰麥克連,因為約翰麥克連從頭到尾都很強。

《猛龍怪客》的保羅,原只是一個外科醫師,只會拿手術刀救人,後來為了復仇,從網路影片上,學習如何買槍、拿槍等知識,在一次試槍的夜晚,意外救了他人,變成制暴的私刑者。而他持槍的技術,本有不少瑕疵,但一戰接著一戰,從經驗中累積能力,最後一樣有像約翰麥克連般的英勇表現。

《猛龍怪客》一開場塑造保羅的個性是不想與人爭鬥,也不想用暴力的沉穩個性,雖然他過往有拳擊的能力,但經過此次事件,他徹底改變性格,並對自已身為男人,無法保護妻女,感到自責。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為何社會有執行正義的私刑者,都會引起崇拜的騷動,只能說壞人實在太壞,警方及司法所做的仍有限?相信,再下這評論時,與本身是否曾是被害者及被害者親屬有連帶關係,如果真經歷像劇中保羅這樣的悲慘的事件,不可能不會有想報復的衝動。如果有正義的私刑者,能為社會除害,你會不支持他的作為?

到底什麼才是正義?如果警方一直破不了案,正義如何伸張?再來,司法與私刑,似乎司法永遠敵不過被害者願意等待的時間,私刑為何總是早一步,比正規的法律制裁來得快?當然這牽扯又有人權及證據等問題。

而劇中保羅原本是理性,甚至原本警方還以為私刑者是工作不穩的保羅弟弟(文森唐諾佛利歐飾演),但為何一個原本連罪犯送進醫院,他會處理急救的人,後來變得如此激進的私刑者?

《猛龍怪客》雖然沒有帶來太多哲理的思考,但劇中保羅的處境,會令人同情的,而他想做的只是化身「最強老爸」的復仇,並以「私刑教育」制暴。電影最後一段,當歹途再次找上門,如果保羅沒有槍枝防範,沒有自我保護的能力,那不就成了歹途的槍下亡魂嗎?這樣的矛盾的情結,也是美國槍枝管制法上,常有爭議的地方。只能說,槍可殺人,也可自衛,只是到底槍在誰手上。

 



精選閱讀推薦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