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返校》:誰才是「抓耙子」?

《返校》以「致自由」為核心主題,透過虛實交錯的劇情故事,傳達人民有思想自由的權利,當政者不應以「國家」為名,實行打壓及迫害的暴行,同時也提醒我們要珍惜現在所擁有的自由與生活。電影不是靈異片,但以心理驚悚的元素呈現,故事改編自同名電玩,電影背景時間設定為1962年的台灣戒嚴時期,以白色恐怖下的政治氛圍,禁書文字獄、迫害人權自由的事件為題材。

電影上映3天,《返校》票房達6770萬,立即成了2019年國片的票房冠軍,雖是佳績,卻也可知今年台灣自製電影真的很辛苦在撐。你知道嗎?單是《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在台灣賣了9.1億,就已打趴一堆國片上映的票房總和,而原本今年國片票房最高是五月天的音樂電影《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只有5416萬。

由於《返校》電影牽扯到台灣過去的歷史,又逢選舉年,難免被政治議題關注,不過不管如何以政治意識看待,歷史已經發生的是事實,也無法再去否認台灣曾經歷過的那段黑暗期,政府情治單位,淪為政府整肅異己的工具,不少無辜的人,被扣上匪諜的帽子,遭刑求毆打,甚至成了冤獄的亡魂。

《返校》雖然非以真實歷史做改編,但劇中隱晦一些白色恐怖的歷史事件,如對電影彩蛋暗示的事件,想多一些了解,可閱讀:《返校》彩蛋,影射白色恐怖下的哪些黑歷史?

接著愛德華這篇影評,再切入《返校》在這時代悲劇下,劇中主角方芮欣(王淨飾演)的角色心境做解析,因為這部電影的說故事手法,有別於一般電影直線或多線的敘述方式。它採用了虛實交錯,解構再重建的敘事手法,如同原作遊戲,帶你進入這個架空的歷史裡,去面對一個「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的事件,而這個故事的關鍵人就是方芮欣。

愛德華很喜歡《返校》運用的說故事技巧,還有營造驚悚的觀影氛圍,這是國片少見的拍攝方式,不過由於虛實交錯的情節過多,相信有些觀眾在觀影中,如果稍有不注意,或是理解不同,很可能會被搞亂了。

其實這個故事不複雜,只是導演編劇徐漢強故意設計了許多懸疑,讓觀眾去解謎,而這個謎就是,「誰是抓耙子」?「抓耙子」即是閩南語、台語「告密者」的代稱。

也許一開始的發展會讓你誤以為魏仲廷(曾敬驊飾演)可能有問題,再來是讀書會的成員之一黃文雄(李冠毅飾演)、游聖傑都可能有嫌疑,但最後結局峰迴路轉,再回到主角方芮欣本身,而她為何會成了告密出賣讀書會的人?

方芮欣看似文靜乖巧的高三生,但她卻處在一個家暴的家庭環境長大,在軍中擔任要職的父親(夏靖庭飾演),不時發脾氣毆打母親(張本渝飾演),母親成天疑神疑鬼,把心靈寄託神明,父母並未實際關心她,而她缺乏愛的慰藉,於是投射到了在學校對她照顧有加的老師張明暉(傅孟柏飾演)身上。張明暉對方芮欣少女情懷的愛,也未有過多的設限和距離。

就在一次母親因長期被父親欺壓,終於忍不住向軍方檢舉父親收賄,父親被軍方強制帶走,臨行交待她去求助學校教官白國鋒(朱宏章飾演),又恰巧她在校園聽到老師殷翠涵(蔡思韵飾演)與張明暉的談話,吃了殷翠涵的醋,於是在認為可救自己的愛情和親情下,成了告密者,也害了讀書會的成員,一一成了威權體制下的亡魂。

《返校》電影從方芮欣一夜被困在鬼魅橫行的異域裡,當她在反覆追蹤,回憶事件時,其實可視為她內心自我贖罪的過程,她因無法承受自己的過失,而自責在禮堂上吊自殺。然而在這過程中,仍有存活希望的魏仲廷,是她要營救的對象,所以她想帶魏仲廷逃離出這個異域。

方芮欣是抓耙子,但她的告密,產生行為的後果,可以說是她人性的妒嫉心使然,但其實是時代的悲劇所造成,真正殺人的兇手不是她,是權威腐化下,控制自由思想的國家機器。如對《返校》遊戲改編的電影相關重點有興趣,可繼續閱讀:關於《返校》電影,你會想了解的5件事!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鈦金(悠遊)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