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誰說最悲傷的事,不會有一個幸福的結局?

台劇 電視影集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在Netflix上線,這部台劇改編自韓國電影《最悲傷的故事》,延伸《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電影版的故事劇情,10集的影集,雖然仍敘說著「K」和「Cream」的故事,但加入A-Lin的製作人王柏瀚與單親的可樂媽媽安以琪這組角色,情節跳脫原本純粹的虐心愛情劇,多了讓人省思的人生與生死離別觀點,而影集版的結局,在Cream的去留安排上,也有另一種詮釋。

整體來說,《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評價優於《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電影版,補足了電影版較欠缺的細節轉折,讓原本較流於俗套,欲直攻觀眾淚腺的劇情設定,多了更多角色成長故事鋪陳和塑造(其實不管是韓國版或台版的電影,都很容易逼哭觀眾,但仍少了一些支撐的力道),接著愛德華下面《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的劇評及結局解析,會有部分劇透,如未追劇,請自行斟酌。或可先閱讀:關於《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你會想了解的5件事!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安以琪、可樂與王柏瀚這條故事線,道出更深沉的悲傷事?

如果觀眾看過《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電影版,在已知「K」和「Cream」的愛情故事及結局下,再來看影集版,會想要看什麼故事?會再被同樣的梗,洗眼睛一次嗎?假設觀眾都已知劇情,也了解兩人的相愛經過,那影集版的翻拍自然毫無意義,同是台版電影的監製林孝謙、莊淳淳及劇組團隊當然知道這問題,所以在保有原愛情故事的悲傷基調,加入了安以琪、可樂與王柏瀚這一組的故事線,重新再道出一個悲傷的故事,算是不錯的編劇手法及延伸劇情的方式。

從A-Lin的製作人王柏翰(王柏傑飾演)及助理安以琪(邵雨薇飾演)在尋找〈最悲傷的事〉原作曲與作詞人的下落,進而得知「K」張哲凱(范少勳飾演)與「Cream」宋媛媛(王淨飾演)這對戀人的愛情故事,也帶到牙醫楊祐賢(曾少宗飾演)和攝影師Cindy(姚以緹飾演)的相愛故事,引發一些人生課題的必須面對,當遇到最悲傷的事,親人的離逝,該如何放下,更是在安以琪這角色上,有了更多體悟。

親情、友情與愛情,交織「K」與「Cream」的故事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在處理親情戲的情節,相信是更引發觀眾淚腺的地方,安以琪的角色,應是劇中最能體會「K」與「Cream」這段悲傷的愛情故事的人,因為她有著相近的遭遇,「失去」生命中最愛的痛,與生命中的摯愛骨肉分離,是無法言語的。

可樂(白潤音飾演)是單親媽媽安以琪堅決獨立生下,扶養長大的孩子,但患有先天疾病,體貼的可樂從小就心思細膩,擔心自己有天不在,希望有人能夠陪伴媽媽,照顧媽媽,劇中這段的安排,就如「K」為「Cream」的安排設想,而安以琪在知道「K」與「Cream」的故事,更能理解當時兩人的處境。

影集版的好看處,即在這條親情線的交織下,敘述同樣的悲傷事,讓觀眾更能體會「K」與「Cream」,已經夾雜到「家人」不可分的情感,已超越了愛情。「K」與「Cream」11年的相伴,從一場車禍中,兩人命運的相識,進而相知相惜,互相照顧,只是有一方先離開,留下來的人怎麼辦?

「Cream」還活著,留下來了嗎?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結局的安排,不像電影選擇以殉情的悲劇方式收場,而是多了一些生命的思考的命題。在結尾墓園,安以琪與王柏瀚於「K」與「Cream」的墓前致意,但隨後不久,畫面帶到應是Cream(K給Cream的冰淇淋手環,即是暗示),並由Cream說出的旁白,「如果有一天我們離開了,就會有一個擺渡人來接我們到海的盡頭,那就是彼岸的世界」。

彼岸的思念,是Cream來到最接近K的地方,Cream仍活下來,才是給K最好的安慰,好好地活下去,是真實面對傷痛,需要的正面思考(殉情是戲劇昇華愛情的表現方式);同如安以琪失去可樂後,人生應該還是要繼續走下去。留下來的人,難免承受更多的情感痛苦,但理好情緒,將這些回憶化做美好的記憶,誰說「最悲傷的事」,不會有一個幸福的結局?

如果對《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中,「K」和「Cream」虐心的愛情故事,想要有更多了解,可參考閱讀:【影評】《最悲傷的故事》:真愛是什麼?【影評】《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愛情沒有永遠?下輩子的約定是一種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