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低壓槽》:張家輝的意識流電影

《低壓槽》是張家輝執導的第三部電影作品,相信他一直很想挑戰自己的創作能力,甚至做出更屬於自己風格的電影,《低壓槽》的創作企圖與表現手法,似乎就帶著這些理由。這次他選擇創作的電影類型是香港電影最擅長的警匪動作片,只是他沒有採用過去前輩拍攝這類型電影的一些套路,走的是一種接近實驗電影的創作精神。

這樣的創作方式,帶點勇氣與冒險,因為電影終歸要接受大眾市場的考驗,好壞很快會在口碑與票房上反映,而《低壓槽》在電影中,運用了太多象徵、隱喻,劇情隨著主角的心理,其實就是用意識流的手法來穿插故事,這樣一部需要一些思考的電影,對於純粹想看動作電影的影迷來說,就會變成一種負擔,而故事說得夠不夠技巧,暗示說得讓人懂不懂,有時也會成了電影在創作上的藝術抉擇,而張家輝似乎在創作時,心中想加入藝術電影的部分技巧,於是《低壓槽》的評價,確實得承受一些兩極化的批評。至於票房,搶先在最大的華語市場中國開片,選擇五一檔期上映,但成績似乎不太理想。

愛德華看《低壓槽》時,不覺得不好看,但電影節奏有時過於緩慢,不時又跳出一些主角的心理意識表達,然後劇情片段凌散又不說不清楚,是讓人有一點不耐煩。尤其後一段在找「老闆」的故事上,似乎內心戲及對話太多。至於動作戲,第一場兩個黑幫大火拚一段,最為精彩,林雪飾演的黑幫大哥九指跛,有自己的笑點,而後幾場賽車追逐戲、對打的動作戲,則有點來得快,去得也快,像是點綴般,有點可惜。

從《低壓槽》的片名,借著氣象學的名詞,帶了些深層的隱喻。低壓槽在氣象學裡,指的是受地理環境、季節變化等因素影響,而形成的低壓區延伸,在劇中張家輝刻意運用的色彩即走的是灰暗調性,而電影中不時有氣象預報,都帶些處於低壓槽這樣的灰暗地帶,那種無法預期的變化,卻也無法逃避,來形容人處在這種時刻該如何應對的暗喻。

劇中的主角于秋(張家輝飾演)是一個臥底警察,他即處在這個灰暗地帶的犯罪邊緣,電影描述著他該如何自處與面對內心的掙扎,最後又如何執行自己心中的正義。

如果想看懂《低壓槽》的故事,不妨就直接將電影拆成兩個故事來看,會比較好理解。

第一個故事,即是講于秋在大哥程昀(苗僑偉飾演)手下做臥底,因程昀過去也曾是警察,然後也做過臥底,後來不願在這種雙重壓力下的身分生存,直接成了黑道,而這樣的選擇,帶給于秋一個質疑自己身分的衝擊,因為昀哥待他也不差,而警局的上司阿占(何炅飾演)也拉扯著他該做正義的事,在一場洗衣店的槍戰中,他因自己的衝動,害死了昀哥,此事件後,他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矛盾,於是放逐自己到非洲逃避,這段時間,他似乎在心靈上,聽見正義的召喚,於是當阿占請他再次追查「老闆」的事件,他已有了堅定的轉變。

第二個故事即是在追查大魔頭「老闆」。因為電影設定的犯罪城市「孤城」,似乎被「老闆」所控制著,而「老闆」的身分也不知是何人,經過幾次的調查行動和小女孩的綁架案,在阿占的助手Jackie(余男飾演)的資訊調查下,發現「老闆」的身分是惠美子(徐靜蕾飾演),而惠美子的罪惡來自於童年的不幸,她想用自己的方法來統治世界,當她發現自己罹癌,所剩時日不多,想找人接管她的工作,而那人就是于秋。

《低壓槽》其實從一開場,披頭散髮的于秋,對決兇狠的惡狼,就帶著一個象徵暗示的意涵,當時一剎那會覺得他也太神了吧(整部電影張家輝的角色還真不是普通人)。不過,這在最後故事快結束時,會感覺開場的意涵帶有些意思,那就是一直暗示著,于秋必須在矛盾拉扯的情結中,做一個果斷的了結,惡狼像是一直擾亂他心中正義的惡魔,他必須勇敢地去面對克服。

這也即是他在電影最後,說了兩段不同版本結局的故事,第二個版本是真實的結局和主角的心境,因為創傷,帶點狠心,但他也為了贖罪,決定做臥底,伸張正義,來彌補自己的罪行。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