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軍艦島》:端島世遺風光下的暗黑史

《軍艦島》(The Battleship Island)是韓國電影近年的大作,耗資220億韓元(約5.88億台幣),為求逼真,在仁川的片場,以近4公頃的面積,打造出逼近三分之二大小的軍艦島,電影拍攝時間長達半年,陳述一段韓國人於二戰日治時期,在端島遭到不平的人間煉獄故事。在看《軍艦島》前,愛德華建議可以先了解一下這段歷史背景,更有助於觀影。

軍艦島就是現在日本長崎著名的觀光景點端島,距離長崎17公里外,因為外形像軍艦而得名,這座半人工的島嶼,曾是日本重要的煤礦產地,1890年時,端島的煤礦所有權賣給了三菱公司,自此長達100年,端島幾乎是三菱公司的私有地,直到2001年,三菱公司才將軍艦島無償轉給長崎市政府。

二戰爆發後,1941年,日本開始執行「產業報國戰士運動」,三菱與日本政府關係緊密,端島的煤炭產量也達到高峰,但採礦需要大量的人力又相當危險,於是不斷傳聞高薪吸引勞動者相繼投入。當時最多前去端島勞動者,大部分是朝鮮人,少部分是華人,不少勞動者是被金錢誘惑騙進,也有些是被俘虜強迫,電影《軍艦島》即在描述這段血淚史。

2015年5月5日,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經日本申請,建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將「明治維新時期工業革命遺址」,即「軍艦島」的長崎端島煤坑、福岡縣三池煤礦及靜岡縣韭山反射爐等,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結果引來韓國官方的強烈抗議,韓國認為日本未將日治時期,強徵朝鮮半島的勞工勞動史實列入世遺內容,經過韓國強勢協議,日本後來改以口頭承認歷史,日韓雙方才達成共識,端島世遺才申請成功。

在「軍艦島」的歷史看待上,日韓雙方有相當大差異的觀點,《軍艦島》上映後,兩國的官方都發表了看法,日本官方強調電影是創作而非紀錄片,與史實不同;而韓國官方則認為電影從客觀角度出發,記錄了當時歷史。

導演柳承完為了《軍艦島》做了不少功課,基於真實的歷史改編,他選擇了底層的小人物為視角,敘述這個故事,除此,他並非要歌功頌德,強調「民族主義」,反而在劇中幾個讓人恨得牙癢癢,不齒的角色是設計在韓國人自己的角色上,像內奸、走狗,並對韓國人在當時的情境,無法懂得團結也有了批判。

這對「民族情結」極高的韓國觀眾是個挑戰,但柳承完的《軍艦島》就因捨棄這種慷慨激昂的愛國主義情結,讓電影的價值有了較高的層次,因為刻畫的是這黑暗時代背景下,人如何活下去的人性。

《軍艦島》電影一開場就揭露了可怕的人間煉獄場景,礦工被毫無人道的虐待,窩在狹小的空間,冒著生命危險採礦,但想逃離,面對高牆與大海,幾乎不可能逃回家。

《軍艦島》在故事敘述上,主要落在三個演員身上,黃晸玟飾演的樂團團長李姜宇,是個典型為求生存而懂得賄賂阿諛的小人物,他帶著女兒(金秀安飾演)被騙到軍艦島上淘金;蘇志燮飾演的崔七星是一個惡霸打手,自以為可以靠拳頭做老大,結果反而引來走狗的陷害,但因為他的真情真義,最後讓被帶到島上的慰安婦莫妍(李貞賢飾演)有了不一樣的看待;宋仲基飾演朴武英,是獨立軍受訓練的菁英,前往軍艦島執行祕密救援朝鮮人領導尹學哲(李璟榮飾演)的任務,卻意外發現,他串通日本人分贓其他朝鮮人的血汗錢,劇中他是正義英雄,帶領所有人逃出軍艦島。

電影有不少感人橋段,像崔七星與莫妍最後一同血戰的情感,深情交織;童星金秀安不少戲,不論在藝伎場合、父女親情,都有賺人眼淚的演出,在《屍速列車》後,她又演出一部動人的好戲。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