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殺手保鑣》:人生充滿著不期而遇!

《殺手保鑣》(The Hitman’s Bodyguard)是動作喜劇片,上映前,台灣片商打出「無笑退費」的活動,意即這會是一部「爽片」。不過進場可能得先有心裡準備,《殺手保鑣》不是那種無厘頭,開場就讓人從頭笑到尾的喜劇,而是劇中有一些情境,配合打嘴砲的台詞,引你笑場。當保鑣麥可要保護一個讓他討厭的仇敵殺手金凱,而保鑣又得盡職責,但殺手卻不想被保護,因為他是「傷人機器」、「殺不死的小強」,這就是兩人要互動成搭擋的背景。

殺手(山繆傑克森飾演)與保鑣(萊恩雷諾斯飾演)兩個本來就立場敵對的工作,加上兩個主角截然不同的性格,不過在出庭作證的路上,必須相互合作,才能脫離危險,於是慢慢磨合出了默契,彼此激盪成搭擋的效應。

在《殺手保鑣》劇中,髒話不少是特色,不時就會有一句「Mother Fuxker」,但卻也加入不少「人生道理」與「生命體悟」的詞句,特別是在殺手金凱的台詞上,他的「人生金句」連發,以自己的人生經驗,反倒像是保鑣麥可的人生導師,不論提供麥可對人生的看法或是愛情上。

就像金凱說,「人生就是會讓我們見血,你只能貼上OK繃往前走!」,也說,「人生是條高速公路,而且他媽的長,過程充滿曲折,你知道總會出包。你可以摔、你可以滑、你可以跑,但你躲不了,沒人能活著出來。」這對凡事都講求謹慎,照步驟行事的麥可,有不少的衝擊。

因為麥可是照著謹慎和安排,時時提醒自己「無聊勝過有聊」,才能走到3A保鑣的最高等級,他確實是凡事建築在小心上,才能把保鑣工作做到完美,安全無慮,才能保有自己零中彈的紀錄。

但是人生總非處處都能依計畫行事,再周密的防護,不時會有天外擦來一筆的事。就像他保護著一開場的日本人黑澤,可卻也沒想到金凱遠在300公尺外的巧遇,就毀了一切,他原先還一直氣著是前女友愛蜜莉亞(艾洛蒂袁飾演)臥底洩露給警方搞的鬼。

而麥可在感情上的處理,一樣偏向一廂情願的死腦筋,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沒有想過自己誤會前女友愛蜜莉亞。金凱教他如何跟女人說愛,尤其點醒他,「女人才不喜歡被原諒,因為這表示她們做錯了事!」

除此,《殺手保鑣》劇中強調,不管在人生和愛情上,都充滿著不期而遇,人生總有不可預期的撞見。金凱和自己的老婆索妮亞(莎瑪海耶克飾演)在酒吧瘋狂的相遇,而麥可也是在危急的客戶喪禮中,撞見愛蜜莉亞。麥可最後能與愛蜜莉亞復合,他感性的說,「撞見你!是我這輩子最棒的事!」即是如此。其實《殺手保鑣》連最後的片尾花絮也扣著這意涵,萊恩雷諾斯在運河旁的咖啡前演著,結果不知哪來的鐘聲就是敲不停……,這些也是拍片時,無法預料的擦曲。

《殺手保鑣》的故事和塑造比較多情感的設計是落在金凱的角色上,從他對麥可說,「是殺壞蛋的人?還是保護壞蛋的人?誰比較邪惡?」看得出,故事比較站在他的角度,也因此,他是個有感情的殺手,從小時候為何走向殺手路的故事,到寧願冒死送花,只為了心愛的女人開心,都看得出金凱的有情有義。

而山繆傑克森在表演上這角色上,就得展現隨興和即興,自在唱歌加歌詞,增添隨興而作的直覺反應。而相對的萊恩雷諾斯就要表演得比較拘謹,隨時得提高警覺的模樣,按部就班,如此兩人鬥嘴才有趣。當然《殺手保鑣》除了山繆傑克森和萊恩雷諾斯的鬥嘴外,有兩個演技派的資深演員做配角,才讓戲能營造出比較多層次的氛圍。

蓋瑞歐德曼飾演劇中大反派白俄羅斯總統杜霍維奇,他的狂暴與凶狠,給了喜劇多一點恐怖。而墨西哥女星莎瑪海耶克飾演金凱的妻子索妮亞,十足大姊大的模樣,氣場驚人,在獄中每回講話的情境都很有趣,她應是劇中說,「Mother Fuxker」僅次於山繆傑克森的人吧。

《殺手保鑣》全片取景最多的國家在荷蘭,尤其中段的運河追逐戰,是愛德華覺得全片動作的高潮戲,不管飛車、快艇和重機,穿梭在巷道,還有紅燈區,以多彩的荷蘭阿姆斯特丹為背景,讓動作戲在緊張中,也帶著一種悠閒的放鬆感。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