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八惡人》:借古諷今的「種族歧視」問題

看《八惡人》(The Hateful Eight)前,可以先了解美國南北戰爭的背景和影響。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內戰,起因北方的林肯認為蓄奴不人道(奴隷制度下,幾乎是都以蓄養黑奴居多),反對南方擴大蓄奴,而一向以農業發展的南方,需要大批的黑奴人力;當林肯1861年4月上任總統後,南部十一州陸續退出聯邦政府,另成立邦聯以傑斐遜戴維斯為總統,於是林肯為了確保國家領土完整,下令攻打邦聯,北方在兵力占優勢及南方黑奴加入,贏得了內戰,也廢除了奴隸制度,但南方在戰後仍有一些種族主義的組織形成,即使至今歐巴馬當選了總統,種族歧視問題在美國社會仍然存在。

《八惡人》的故事設定在南北戰爭結束後,劇中即以當時的背景,諷刺今日的種族歧視問題。昆汀塔倫提諾的電影常以諷刺題材下手,以非線性的敘事方式呈現,而爆頭爆血漿的暴力美學及黑色幽默就是他的風格。

昆汀塔倫提諾的第八部作品《八惡人》以這些架構及元素,外加推理的情節,組成這部電影。

《八惡人》分五個章節來敘事,到了第四章節穿插倒敘,這時才能明瞭,整個故事的始末,但昆汀塔倫提諾的電影,有意思的是讓你猜不出,下一刻爆頭爆血漿的血腥畫面什麼時候來,有時在一堆敘述台詞後,有時隨著角色的反應,夾雜了緊張和懸疑。

劇中的角色都是惡人,各有各的罪惡,聚在一起,血腥鬥智,看誰最後能生存下來。片商在公開宣傳前的一段時間,曾將查寧塔圖列為隱藏版角色,讓影迷好奇他為何有演出,卻未在八惡人裡。確實查寧塔圖在劇中的第三章末出現的時機,令人嚇了一跳,他的角色戲分不多,但卻是串起故事的一個轉折關鍵。

電影快結束時,珍妮佛傑森李飾演的通緝犯黛西多默格與紅石小鎮的新警長克里斯(華頓哥金斯飾演)做最後的談判,再掀一波高潮,這段高潮十足黑色喜劇。

《八惡人》劇中主角山繆傑克森飾演的賞金獵人馬奎斯華倫少校,一段與尋子的南方將軍桑福德對話,逼對方氣急先動手,而將之除掉的戲演得精彩。山繆傑克森先是文戲說著故事,說這段故事敘述台詞頗多,說完待將軍動怒,就拿槍爆將軍血漿了。昆汀塔倫提諾電影的台詞不少,演員要將台詞說得到位並不容易,他會為山繆傑克森未獲得奧斯卡提名抱屈是有原因的,他認為山繆傑克森是能把自己的台詞講得最到位的演員,評審把山繆傑克森的表現看得太理所當然。

寇特羅素飾演功利的絞刑人約翰魯斯和華頓哥金斯飾演狡滑投機的警長克里斯也演得很到位。最辛苦的演員當屬珍妮佛傑森李,不時被手銬銬著,還挨打,最慘的是滿臉被噴了一堆血漿,同時要說著話表演,很不容易。

理解《八惡人》是發生在南北戰爭後的時間背景,就能理解為何賞金獵人馬奎斯華倫會偽造林肯的信,想求得白人認同信任的原因。他是為了生存求自保,在那時代即使解放黑奴,白人仍對黑人有歧視。沒有林肯的信,他在大雪中想上絞刑人約翰魯斯的車都沒門。

通緝犯黛西多默格是難以捉摸的,她背後有太多祕密,最後才露出身分,她是幫派的女魔頭,在米妮小屋一連串的殺人事件皆因她而起。有時自我認定的正義價值,會因意識形態而選邊站在一起,劇中因南北戰爭的理念而分邊即是如此,但真正是非對錯的價值,不能因意識或種族歧見而變。

《八惡人》片末狡滑的警長克里斯是劇中唯一理念轉變及負有選擇權的角色,他其實可以選擇答應通緝犯黛西多默格的條件,最後他仍選了一開始不喜歡的賞金獵人馬奎斯華倫,他原有種族歧視的偏見,但為何會決定與黑人馬奎斯華倫站在一起?因為在血腥惡鬥的比較下,通緝犯黛西多默格的幫派,手段實在更為兇殘,而黑人馬奎斯救過他一命,當然他的選擇也有利益的出發,不過,最後他的選擇超越了一開始的意識形態成見,這並不容易。

愛德華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