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逃出絕命鎮》:種族歧視延伸出人性最病態的私欲

《逃出絕命鎮》(Get Out)是2017年小成本大驚奇的一部電影,口碑與票房在美國市場都豐收。由喜劇演員喬登皮爾編導的第一部作品,運用懸疑、驚悚的手法,說了一個恐怖又富省思的故事,故事愈到結尾,愈呈現病態及高潮。「Get Out」一詞用來當英文片名,有「快逃」及「滾出去」的雙關語,很符合故事的劇情表達。

看《逃出絕命鎮》要注意一些細節,得耐心看,因為導演安排的每一個橋段、角色、動作及道具,都有寓意,甚至與最後的謎題都有關。此外,也得有些聯想,包括對美國一直存的種族主義的戲謔嘲諷,劇中還一幕主角黑人克里斯(丹尼爾卡盧亞飾演)的好友報警,向一群黑人警察說明事情經過,連同是黑人的警察,都不相信在現代還有這種奇怪的種族奴役問題。

《逃出絕命鎮》確實是一部探討美國處理種族方式的思考,以及種族歧視的根本問題,或許種族歧視就像導演所言,「本身就是惡魔的概念;它是一隻美國怪獸」。

愛德華覺得《逃出絕命鎮》在設定上以此命題,但跳脫一些過去白人自認優越的框架,而產生歧視行為的概念,故事反而以白人羡慕黑人是現代主流,運動、音樂及藝術都有獨到領先的特質,而思考如何侵占掠奪這些能力,如果以這個出發點,那種族不只是歧視,而是暗藏在人性的壞因子,包括忌妒心與占有欲,用計搶奪別人的資源,犧牲別人,成就自己,故事中即有犧牲別人的生命,延續自己家族壽命的恐怖病態思考。

故事最後的一個老白盲人,欲占有黑人克里斯能夠捕捉美景的眼睛,他就直言,不管主角是不是黑人,他要的是主角那雙眼睛,證明黑與白的種族歧視之外,建構在弱內強食、侵占掠奪的就是人性無可救藥的私欲。

《逃出絕命鎮》電影一開場,留下一個黑人被偷襲,最後在派對上與男主角相遇,變成另一個人,為何會變得如此?其實結尾就暗藏最後劇情的解答,這個病態的家庭,從女主角露絲(愛莉森威廉絲飾演)開始在網上尋找可利用的黑人,弟弟負責打殺,母親負責催眠,父親負責手術,黑人成了一個被白人占用的軀殼。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只是在軀殼裡似乎有靈魂的掙扎,所以在看到閃光燈後,失控對克里斯大叫,「Get Out」,一來帶有白人的氣話「滾出去」,一來也有黑人提醒克里斯「快逃」的口吻。

當深夜黑人園丁在快速奔跑,直撲克里斯而來,其實也暗示著先前劇情提到的田徑選手擊敗出身那個會跑步的運動員爺爺,所以可以理解園丁就是爺爺;而奶奶藏在女僕裡,從女僕三番兩次照鏡子,正常僕人何需在意打扮,也可猜出端倪。

這個家族是病態的,是一種自我合理化的催眠思考,甚至誇張的把克里斯當作禮物,大玩賓果遊戲,看哪一個參與活動的白人嘉賓誰能得到。而從最後一段女主角聽著音樂,怪異的將彩色麥片與牛奶分開,神情有點詭異,應也暗示著女主角有精神病,而這家族似乎帶有這樣的基因遺傳。

《逃出絕命鎮》結局,當黑人克里斯執行了自我防衛的正義,最後警車開來,如果車上是白人警察,在美國會怎麼做?另外,再反轉一個思考,如果故事的主角是白人,謀害的是黑人,那種族歧視的思考是否仍存在?

 



精選閱讀推薦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