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可可夜總會》:生命有另一種更美妙的詮釋

《可可夜總會》(Coco)是《玩具總動員3》導演李安克里奇所執導的動畫電影,如果看過《玩具總動員3》應該知道故事裡的主人翁安迪長大要去上大學,陪他度過童年的玩具們,意外被母親遺棄,玩具們難過被最重要的陪伴者安迪「遺忘」。「遺忘」同樣是《可可夜總會》電影故事的重要元素,此次李安克里奇更將「遺忘」的元素,加入墨西哥「亡靈節」的色彩,透過「死亡」,深刻反思生命的意義。

一直覺得皮克斯製作的動畫,境界很高,不只給小孩看,也給大人有更多啟發。亡靈節有點類似萬聖節,在墨西哥是一個重要的節日,家人和朋友彼此聚在一起,為已逝的家人及朋友祈福。墨西哥人認為「死亡」只是生命的一部分,相信亡者在另一世界可以好好生活。

《可可夜總會》即延伸「亡靈節」的重要意涵,注入了許多墨西哥的生活、音樂及民俗風情,而電影運用的色彩相當鮮豔突出,明亮的熱帶色彩,應該受了芙烈達卡蘿的影響,電影中亦有向她致敬的不少橋段。

芙烈達卡蘿是墨西哥近代傑出的女畫家,她的畫作大都是自畫像,她6歲感染了小兒麻痺,18歲發生嚴重車禍,造成下半身行動不便,一生都與生命在博鬥,她的畫採用了寫實主義和象徵主義的風格,有時帶有超現實主義,孤獨和苦痛是她畫作常表現的主題,僅管不幸,她仍然寬容看待生命,最後一幅畫作《生命萬歲》,即對死亡及生命有豁達的看法。

知道芙烈達卡蘿的故事,可以感受更多《可可夜總會》想要表達的生命層次,以及精神永在的想法。芙烈達卡蘿的畫作傳世,她《揮灑烈愛》(2002年上映)的故事與熱愛藝術創作的精神,傳頌墨西哥,未被世人遺忘。《可可夜總會》也暗喻著,孤獨並不可怕,比死亡更可怕的事,就是被人遺忘。

而被人遺忘,再延伸至「亡靈節」的重要意涵:透過家人的祈福與家族記憶,讓亡者在另一世界不孤單,永遠活在人的心中。「真正的死亡,就是沒有一個人記得你」是《可可夜總會》一句重要台詞,即道盡了對死亡的思考,與活著的價值。

活著要有價值,情感與夢想,即是讓生命更有意義的地方,這也是《可可夜總會》要表達的另一重點。

故事中12歲的小男孩米高,有著與家族相傳的家訓,完全背離的夢想,他的家族都是做鞋,個個是鞋匠,因外高祖父為了實現音樂的夢想,拋妻棄子,離家出走,所以外高祖母伊美黛就禁止家族後代,不可與音樂有所接觸。而從小就喜愛音樂,深受以《勿忘我》(電影裡的主題曲 Remeber Me)成名的已故流行歌手德拉古司影響,自學彈吉他歌唱,為了參加在亡靈節的選秀比賽,與祖母有了衝突,而吉他也被祖母砸毀。在沒有吉他可表演下,他跑到德拉古司的紀念館,偷偷拿起了吉他……。而後就穿越了時空,來到了亡者的「夜總會」世界。

一連串的「夜總會」旅程,他開啟了一場尋親之旅,最後也找到了真正的外高祖父,意外破了當年外高祖父被謀殺的案件,他原還以為自己是德拉古司的孫子。

在「夜總會」的旅程,尤其在最後一段的演唱會,達到了高潮。米高得到了陰間家族家輩的祝福與諒解,並協助修補外高祖父母的關係,之後再回到陽間,為了救外高祖父不被遺忘,努力喚起曾祖母可可,還僅存的父親記憶,原來《勿忘我》是外高祖父給曾祖母的歌,是父親表達對女兒的思念與親情。

什麼是家人?家人就是不離不棄。家人就是能彼此寬容,能彼此諒解。米高的夜總會旅程,和解了上上一代的家族親情,也重新開啟家人對音樂的熱愛,最重要的是他讓家人了解他對音樂的執著與熱愛,也讓家人祝福有夢想實現的機會。

在這裡,愛德華也給父母一些建議,許多家長總認為學藝術、學音樂,甚至文學的孩子,長大很容易沒飯吃,因為這些興趣不能當正途,然後一昧的阻止孩子有藝術創作的潛力,其實藝術能不能當飯吃?後天的努力和機會都是原因,但不應在一開始或是中途就毀了孩子的想像。除此,學藝術的孩子總比較浪漫,不解現實,不過支持他勇敢去闖,失敗了他自然會醒悟自己的處境,調整自己的夢想。如果只是禁止他,或不停打壓他,讓他連嘗試夢想的機會都沒有,這樣只會讓他將來想起自己成長的過往,徒增遺憾。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