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猩球崛起:終極決戰》:凱撒的仇恨難題,如何走完物競天擇的殘忍旅程?

《猩球崛起:終極決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觀看前得有心裡準備,別被預告及釋出戰爭畫面的精選照誤導,否則會以為有多大場面的人猿戰爭及對打衝突,因而期待落空。電影不是完全沒有雙方對戰的展開,但戰爭並非是電影所要呈現的主要劇情,整部電影透露想表達「慈悲心」、「適者生存」的思考意涵很深,尤其在安排凱撒面對的仇恨考驗上,營造了當凱撒同樣陷入《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中柯巴對人類的仇恨難題,是否等同於柯巴的魔性?這些因素,使得《猩球崛起:終極決戰》的劇情更加黑暗,也更加聚焦在凱撒一角上,觀影需有些耐心,因為電影不只有劇情及角色塑造,還有驚悚懸疑的步調。

如果沒看過前兩集,或許會對衝突的背景和雙方劍拔弩張的局面,無法完全投入,不過應還是能看懂些(當然有看過前兩集更能進入情境);但有看過前兩集,尤其喜歡第二集,也不要太過投入於最後開戰的期待,否則觀影一樣不太能進入狀況。下面愛德華的影評,會牽涉到劇情及人物角色討論,請自行斟酌閱讀。

故事一開始,即告訴觀眾凱撒(安迪瑟克斯飾演)在因柯巴挑起的戰爭後,所做的隱世決定。他並非想進一步擴大戰事,甚至與人類交戰,他心存和平,躲隱山林,只是人類的一方「上校」(伍迪哈里遜飾演)不斷想消滅猿族。(愛德華不想以「牠」來代替猿族,因為在系列故事中,他們將逐漸取代人類,成為主宰的物種)

凱撒一直讓步,包括柯巴的隨從投靠上校,他可以不追究,直到「上校」直搗他隱居的巢穴,殺了妻子及兩個孩子,他的情緒怒火完全被點燃,一心一意只想復仇,亂了心智,他想獨自前往軍隊營地,殺了上校,無法繼續帶領猿族找一個「家」。而他忠實的好友莫里斯等3個猩猩,仍追隨著他,於是小隊展開了復仇的旅程。

這趟復仇的旅程,是《猩球崛起:終極決戰》的主幹,在過程中,凱撒陷入柯巴的夢魘與情結,莫里斯發現他愈來愈像柯巴的魔性,無法放下對人類的仇恨,結果反而誤了自己猿族保有的一切,但凱撒何嘗不想放下,只是他愈接近營區,愈發現上校的軍隊的殘暴無情,心中仇恨更是難消。

對凱撒起了關鍵情感變化的角色,就是一名受到猿流感感染的小女孩,這個小女孩在莫里斯收留下,跟著他們一同踏上旅程,而小女孩的純真,代表著人類的善,在互動中,再次感受到人性的溫暖,尤其後來小女孩冒險救他,讓他重新思考自己是否該一直處於柯巴的仇恨情結。(當然凱撒也有自責殺了小女孩的親人)

凱撒在自己情緒失控丟下猿族,使得猿族全被軍隊抓來當奴隸的結果,他也充滿自責。在被俘擄中,一段與上校的對話上,他表明自己已讓步,為何上校還要趕盡殺絕?原來猿流感的突變,使得人類可能變回猩猩,進而無法言語失智,但猩猩智商反而會在進化,變成地球的統治者,上校為了人類的生存,必要使出戰爭的手段。

而凱撒提出「慈悲心」的思考價值,卻被殘忍的上校嗤之以鼻,認為他太感情用事。因為上校的獨生子染上猿流感,他怕再傳染給其他人,親手殺了他,他站在為自己種族的延續的高點,想要人類繼續統治地球的生存權。只是這個反差,也讓凱撒慢慢頓醒,如果自己不放下仇恨和私欲,繼續走下去,他不只是柯巴,也會是上校。

而上校瘋狂的思考還包括來自權力的爭奪,原來隊抓猩猩當奴隸築高牆還有原因,就是凱撒看出人類互鬥的殘殺,這些複雜的情緒在觀影中,或許你會有些不耐煩,因為這些都是凱撒陷入掙扎所帶來的悶,凱撒在劇中會有不少掙扎兩難的心境考驗,他不想陷入柯巴情結,但又難消心中的仇恨,這些壓抑就在最後他見到猩猩們為了他,不怕犧牲,團結的保護他而爆發,使他必須要堅持信念救出猿族,並執行原先要為猿族找到家園的承諾。

《猩球崛起:終極決戰》會在爛番茄影評網開出高分大致跟劇組營造凱撒一角的深度有關,而其他角色也有了轉變,像原先原先柯巴的隨從倒戈支持上校,最後見到凱撒為救猿族的勇敢而有了逆轉。

而另個指路者「壞猩猩」是一個原在動物園的猩猩(史提夫贊恩飾演),後來猿流感,使他原有的同伴被人類所殺,而這角色原本是自求自保、不太敢冒險的猩猩,也逐漸透過凱撒一群的改變,見證了解猩猩團結的重要。

倖存的孤兒小女孩,在被莫里斯收養,感受到猿族的溫暖,她想成為猿族,但莫里斯告訴她是「諾娃」(從動物園「壞猩猩」拿到的掛飾),一來有指她的身分仍是人類,不忍欺騙,二來也暗示,她可以成為猿族,這段對話是愛德華覺得劇中相當有意義的營造。而最後小女孩完全融入猿族,有著人猿一家的象徵。

最後結尾的一埸大雪,來得突然,大自然的毀滅,重生的是猿族,是否也有些因環境的改變,最後有機會爬逃上樹幹的猿族得已繼續生存,這也有些諷刺,難道是另種物競天擇的演化過程?

上 / 下一篇文章